iPhone, 拿鐵, 慢跑鞋

剛來美國的時候, 我一直覺得,美國人應該是被Apple統治了,車上街上到處都是白色耳機, 覺得美國人真是單調的可以。 但結果是,四年後我買了一台iPhone,雖然下手還有包括種種原因, 但不得不說Apple在這裡的感染力真可怕。

在台灣的時候, 喝咖啡是偶爾的奢侈閒趣, 和朋友談心時的溫暖伴侶, 那時, 去星巴客只鍾愛焦糖瑪其朵。 來這裡之後, 從寫論文開始, 因為想要被人群包圍而三不五十的去星巴客報到, 逐漸地對咖啡因帶來的振奮感上癮。上班之後去的更頻繁, 每天早上都要來一杯, 但點的方向從焦糖瑪其朵變成拿鐵。

選擇越趨近平凡, 它越像生活習慣一自然存在。

慢跑鞋這回事, 以前是不存在的, 我不喜歡慢跑也不是很愛運動。來這裡之後, 每天都被跑來跑去的美國人洗腦, 最後還熱血地去跑5 miles trial。 運動鞋的選擇, 也從nike變成asics, 從想要好看的運動鞋變成想要好用的運動鞋。

然而, 最後卻發現, 那些看起來的變化, 其實都不是真的變化,而是我慣性地適應環境這件事從來沒有變過。

關於MassArt-03-我要去MassArt了, 要準備什麼呢?

[作業平台] MassArt用的作業平台是以Windows為主還是MAC?我該帶Laptop還是Desktop?

MassArt基本上是以Mac為主的, 學校裡的電腦都是mac, 但以研究生的課程內容來講, 並不一定要用Mac才可以, 還是滿多人用Windows, 我自己也用Windows的Laptop, 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是, 通常是美國學生用Mac, 外籍學生用Windows…, 用Mac的好處是比較容易找到友情的軟體支援…。

至於Desktop還是Laptop, 我還是建議Laptop, 機動性較高, 因為還滿容易到學校之後還在改東西, 或是帶著電腦去跟同學老師討教事情, 現看現修很方便, 要做presentation也因為熟悉自己的機器不會花時間在弄懂其他機器上,不用帶著PC版的檔案到學校之後用MAC打不開, 在學校MAC做一做又要擔心回到存取問題。當然, 這還是建議, 一切都看自己的習慣。

Read more

關於MassArt-02-我要口試了, 怎麼辦?

會問些什麼?

1. Why XXX school?Why this program?
2. 為什麼想唸研究所?
3. 你想從graduate program學到什麼?
4. 請從你個人的專業經驗中說說你覺得最滿意的作品或專案,或是說說你做過最有挑戰性的案子
5. 談談你對團隊合作的想法
6. 除了設計,你個人的其他興趣是什麼?
7. 說說你對”學習”的看法是這些嗎?
8. 若不是本科系畢業的, 可能會加問你爲什麼要轉方向

Read more

關於MassArt-01-DMI是什麼?可以吃嗎?

從04年申請上MassArt的DMI到現在(蝦毀, 五年了歐..), 不時有新生詢問關於這個program的相關資訊, 累積了數年之後,  發現大家問的問題都很相近, 我想乾脆在這裡把大部分人會問的內容陸續貼上來, 方便未來有興趣的新生做參考。

DMI是什麼? 可以吃嗎?

答: 不可以吃, 但你可以做吃的。

DMI全名是Dynamic Media Institute, 原本是MassArt研究所裡叫做”Design”的科系, 但這幾年越來越有專注在互動設計這部分的趨勢, 所以就把很籠統的Design改名Dynamic Media Institute,除了讓大家較明確的知道這個科系主題在哪, 但不要被Institute弄糊塗了, 以為是另外一個學校, 其實就只是改名字而已拉, 所以你可以想成這個program叫做”Dynamic Media”。我自己認為加個institute, 大概有一種自以為聽起來像研究中心的fu的意味吧…哈哈。

Read more

熱情的鄉民

雞包

前兩個禮拜, 和豬豬暴走紐約, 瞎了個看似無用的雞包回來, 但實際上這雞包用途多多, 不僅外型突出, 內容量大, 攜帶之餘可以做為和朋友間閒談的話題, 最重要的是, 還可以跟陌生人交朋友阿! 對於這個經常招致他人眼光的戰利品本人相當滿意, 走路都有風起來了吶!

因為雞包很搶眼, 所以一直受到路人稱讚也是正常的, 不過, 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前幾天在公司附近過馬路的時候, 一位停在斑馬線前的阿桑, 在我過了馬路之後, 搖下車窗大喊”你的雞包好可愛阿!!”(Your chicken is so cute!!), 唔…幸好這裡大家都講英文, 中文怎麼聽起來頗為奇怪吶….

體操選手

長期跑步下來, 我的右邊大腿後側有條筋經常疼痛, 右腳的大拇指也常呈現輕微的麻痺, 本來以為拇指外翻, 試著換鞋子穿厚襪子, 腳指邊的摩擦破皮的情況有改善, 但是麻痺和疼痛沒有, 再這摸跑下去好像不是辦法, 老闆說該去給醫生瞧瞧, 做個復健(Physical Therapy)之類, 前兩個禮拜看了家醫之後, 說可能是我的尾椎有被壓迫到, 讓我預約復健師來進一步檢查。果不其然, 今天到醫院給復健醫師檢查, 東折折西壓壓的, 還量我的腿長, 最後的結論是:小姐你有長短腳。

由於腿長不同, 跑步時候地面的反作用力會讓尾椎關節的地方錯位, 進而壓迫到神經, 所以連帶下來, 就是那些疼痛跟麻痺, 嘖嘖, 家醫小姐還真是很有經驗阿。

腿的長度差別其實不到一吋, 所以還不至於要做什麼嚴重的手術, 只是要開始做一些伸展操, 然後定期去跟復健師報到。然後也因為, 不算是什麼大礙, 自己對於解開謎底這回事, 感到異常的興奮, 深深覺得看醫生很有收穫吶。

我不是那種感冒就看醫生的人, 但來美國之後, 看的醫生次數還不算太少, 美國的醫療制度老是要東檢查西檢查, 然後還要定期回去檢查, 沒想到來美國會看那摸多次醫生, 繳的保費應該都有賺回來吧…。但我比較喜歡在美國看醫生倒是真的, 有時候慢歸慢, 囉唆歸囉唆, 但總比較詳細, 也有一種比較輕鬆的感覺, 不用急齁齁的, 還沒看完, 下一個病人就走進來, 讓人很害羞。

換過幾次家醫, 所以也逛過幾間醫院, 阿明明是醫院, 我卻把它當成逛百貨公司一樣貨比三家。這一兩年住在頂級的醫院區附近, 想當然爾, 我的家醫當然要改成在這附近的醫生拉。目前來講還頗滿意的, 不只是醫生本身, 而是整個醫院給人的感覺, 最重要的是, 掛號的小姐親切無比, 這在美國實在是極為難能可貴, 也無怪乎被選為最佳服務了。

當然壞的經驗也是有, 我前一個家醫, 因為我沒有什麼經驗, 就隨便挑了一個, 結果那間醫院的小姐超沒耐性不說, 醫生本人更是脾氣差到爆炸, 還進行人身攻擊, 我在電話裡面解釋的不清楚, 醫生就很沒耐性的說了些很傷人的話, 類似"你的英文也太差了吧, 到底在講什麼鬼阿你" , 頓時讓當時年幼的我大受打擊, 掛了電話之後大哭。現在要是再讓我遇到一樣的狀況, 就FXXX的回給他。

今天的復健醫師, 還挺年輕的, 力道是沒有很大, 但東喬西喬的, 又讓我翻來翻去, 然後不停的做肌力測試, 複雜的檢查過程差點把我大卸八塊。

醫生問我"你以前有練體操嗎?"

我說"沒有阿,怎麼?"

醫師"你其實還滿強壯的, 筋骨也很鬆軟"

我"歐?"

醫生"所以我是想說你是不是有練體操"

我"沒有捏…^^"…."

不知怎地, 被說很強壯當然是高興拉, 身體健康誰不高興, 但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究竟是因為我肌力很強所以說我很強壯, 還是因為摸到我強壯的小腿肚而擅自揣測呢?

ps.今天真的證實了, 我沒有膝反射ㄟ, 本來以為是小時候敲不對地方, 但今天醫生敲來敲去, 就是沒有…醫生還問我是不是一直都這樣…

Dog House

昨天是小s老闆的生日, 雖然我人在紐約大爆走, 仍記得傳簡訊祝賀, 結果今天有兩個同事被放進狗屋了, 原因就是忘記祝壽, 伴君如伴虎, 切記切記阿…

Yesterday was my boss, Little S's birthday, sweet as i'm always used to be, i kept this important day in mind and sent him a blessing msg said"Happy Birthday, YOUNG Boss!", even though i was in nyc with serious hang over and tiredness caused by 3 days crazy walking.

Today, two of my colleagues are put in dog houses because they didn't say anything on such an important day. Everyone else in the office either text message or IM our boss to show their care. We mandarin-speaker people usually said "Serve your boss as serve a tiger", this is so true. Hopefully, my poor colleagues would learn this important lesson from today.

今年應該是呆在波士頓最冷的一年吧, 今天出門拿出手機檢查, 已經下到華氏負六度, 也就是攝氏負21度的意思, 這時候的冷, 已經不是冷, 是痛, 如果不用任何布料遮口鼻, 呼吸起來是會痛的, 又酸又刺, 鼻子內和喉嚨都有凍傷的感覺。這禮拜幾乎都是十幾度的低溫, 我每天上班的穿的跟去滑雪一樣。

一般來講, 不管是50F,40F,30F, 20F, 10F(註), 我可以承受冷的時間大概只有十秒, 就是踏出公寓大門, 覺得"耶?還好嘛…."然後走不到巷子口就全身發抖, 我永遠自以為的樂觀, 天氣永遠比我想的冷上一層。更不要說走到公車站, 地鐵站, 火車站, 超過三分鐘的步程都是致命的危機。

.

根據這幾年的實驗, 天氣冷, 不是要穿的多, 而是穿的密, 穿的貼, 如果穿的過於鬆垮, 冷空氣會從上衣下方竄進來。現在牛仔褲腰都低的可以, 如果上衣長度無法遮到腰部以下, 就算是外頭穿長大衣都會覺得肚子涼涼的; 除了肚子, 脖子和耳朵也是很需要保暖的部位, 我嘛, 低於60F, 脖子就需要保暖, 低於40F就要帶耳罩, 而手套, 老實講, 有點難用, 因為真的冷的時候, 手套自己都會整個受溫變冷, 雙手還是會受凍, 還不如插外套口袋來的暖和, 而且戴手套極為麻煩, 拿錢包拿信用卡拿車票都很遲緩, 不然就是要不停穿脱, 然後還要害怕弄掉手套, 整個很忙。至於怎樣穿的好看, 有三種方法, 一種是去哪裡都開車, 另外一種, 就是要不怕冷, 最後一種, 就是有錢, 一般來講運動型的雪衣打折下來一兩百塊就會有, 可以撐的溫度比一般毛料外套要低, 加上, 脖子和手腕部位還有下擺都會特別做防風防寒的設計, 幾乎整個冬天再冷都還能夠撐, 真要穿毛料外套撐低溫的天氣, 那真的要很好很好的料子, 一兩百塊錢的毛料外套是有些困難的。

呆在會下雪的城市, 出門前得先看氣象, 而且是一定一定要看, 出門如果發現太冷, 不是忍一忍罵一聲暗就可以算了, 體驗死亡邊緣的風險不是隨便可以承擔, 到時候可是連罵暗的力氣都不會有滴。

註:50F=10C, 40F=4C, 30F=-1C, 20F=-6C, 10F=-12C

那道光

好像是從認識塔羅牌開始, 對於"靈光一閃"這詞有著很執著的好奇。雖然頗喜愛塔羅牌這玩意, 但我知道自己始終還是停留在解釋表面牌意的階段, 而無法使用"直覺"這關鍵性要素, 因為我的心一直都很亂, 沉澱不下來的結果就是算的很攏統, 加上我不是很用功的學生, 只是把塔羅當閒暇的娛樂, 所以目前來說, 我的算牌功力仍然很薄弱。不過, 有一次, 在試算一個事件的時候, 突然間所有相關的元素就在腦海裡面很快速的自動排列出一個合理的前因後果, 而我大大的驚嚇到, 心裏不停的喊"我的老天, 我的老天阿!", 事情其實還沒被證實, 但我自己就已經把這事情當成已發生似的認定了, 事後, 結果被驗證, 我是對的, 但我已經不那麼專注在那結果的對錯上,反而是那時候全身被電流通過, 一身冷汗的感覺。

在這之後好幾次, 都發生過突然間就想通了一個事件的感覺, 每次都一身冷汗, 但只要這感覺發生, 那事件的原貌幾乎就是如我內心所想的, 一字不漏。海面上仍是風平浪靜, 我卻看到底下的波濤洶湧, 是一種很奇怪的感受,以前我一直都只知道表面上的風平浪靜, 並且也相信就是像我看到的那樣子。

想了很久, 為什麼會開始產生這些準確的預言, 倒不是說我有什麼通靈的能力, 我想, 只不過是內心變得更誠實罷了。我的內心在漸漸擺脫, 她說的, 彩色泡泡的世界。一般來講該說這是好事, 是因為我變得多那麼一點點堅強, 有能力去接受溫室外不預期的風吹雨打了, 有機會去認識多一點真的世界。之前看過一本書說, 我們的潛意識是會保護我們的顯意識的, 如果我們沒有做什麼改變, 接受一些摩擦, 一切都會一成不變, 我們會做一樣的事情, 一樣的事情也會相同的發生, 如果環境給予我們太大的變化, 我們很可能因為難承受而產生心理上的毛病, 好比憂鬱或是暴怒。

而壞處是, 少了那些天真的幻想, 就少了一點多愁善感的能力, 靈感突然間就停電了。(所以BLOG越寫越少…)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有鴕鳥的問題, 現在有比以前好那麼一點點, 公司的小花說, 在你弄清楚自己是什麼要什麼之前, 事情是沒有辦法如你所想的發生的。前幾天看了冒牌天神, 有幾句話還滿有意思的: "如果有人祈禱說要耐心, 你認為上帝會給他耐心嗎? 還是給他一個機會, 讓他們有耐心? 如果他們祈禱要勇氣,上帝給他們勇氣還是給他們獲得勇氣的機會? 如果有人祈禱讓家庭更親近, 你認為上帝是直接給他們溫暖的感覺(心裡直接覺得溫溫熱熱的), 還是給他們一個機會彼此相愛呢?" 簡單來說是, if you pray for something, God wont give it to you directly, but give you the opportunity to have it. 所以說, 上帝讓我逐漸認清真相, 到底是為什麼呢? 或說, 是因為我自己想要什麼呢? 我知道自己好像還沒有去面對一些事情, 所以還有一些卡住的感覺, 而我真的可以嗎? 真的會前往我要去的方向嗎? 還是我要去更清楚的弄出藍圖呢? 現在的我寫下這句話的時候, 竟然是膽顫心驚的阿。

可穿式毛毯

Snuggie

冬天很冷的時候, 總會窩在沙發上還外加一件毛毯或被子,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要離開沙發去上廁所/倒水/接電話…etc, 天氣那摸冷, 不管是手還是脚伸出來都很恐怖,小丸子有一集就是在講沒有遙控的電視機, 為了不離開溫暖的棉被桌, 小丸子試圖要用一根長棍子去轉電視頻道。

上禮拜俺在電視上看到這郭可穿式毛毯的廣告, 這產品看起來很智障, 但是又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

原價一件要七十米金, 現在一件只要二十, 還買一送一, 另外再加贈看書夾燈, 電視購物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