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買買

最近會員限定販售的網站和團購的網站如同下雨之後的筍子的多,獨買買不如眾買買,乾脆來寫一篇綜合整理給買買團吃吃團的朋友以及周遭的親朋好友。以下的網站連結有的是按下去之後加入會員就可以讓我賺點數的(或是你也有可能賺到點數), 有的則是只有單純的網站連結(因為只能透過email來邀請)。 經過一連串的連結設定, 感到分享也是有科技層次上的差別, 有些網站可以將的邀請連結客製化, 也就是說不會看到是用什麼email帳號, 這個對於想要公開分享又不想要透露私人資料的是個好功能, 有的則是很陽春的一個網址加上你的email帳號, 更陽春的就是只能用email分享。

Read more

吃吃團紐約行

每年總是不需要計畫就莫名的會到紐約一趟, 這次主要是和吃吃團的朋友到紐約打牙祭, 算是稍微的有提早籌備, 但計畫還是很隨意潦草。心裡想著, 紐約, 這麼近,一點也不怕錯過什麼,反而怕因為太過拘泥於行程而錯過正在你眼前發生的,那萬分之一的天時地利人和。

吃什麼

妹妹看到我們出團回來之後照片驚呼: 什麼? 去紐約吃拉麵?

唉, 大家真是有所不知, 波士頓一家像樣的拉麵店都沒有, 韓國菜也是勉強可以, 海鮮煎餅經常是被數落的品項。由於團裡的每個人對紐約都有一定的造訪次數了, 紐約對於我們來說, 反倒成了一個滿足東方胃的城市。星期六的中午排了好長的隊吃Totto拉麵, 在窄窄小小的店裡吃入口極化的叉燒; 晚上又排了好一陣子的隊坐進BCD Tofu House狂點菜, 海鮮煎餅, 豆腐鍋, 韓國烤肉一樣不少, 這裡除了常見的一小碟一小碟的韓國泡菜之外, 還一人送上一條炸魚當前菜, 十分豪爽 。晚餐吃得好撐, 情不自禁之下我把最後一塊香酥的海鮮煎餅吃掉, 結果到了睡覺時間整個胃都還是漲的發噁, 塞了兩顆胃藥舒緩舒緩才能睡著, 這到底是何苦…。

東方美食之外另一個攻擊目標是甜點。

吃完拉麵之後好不容易走到了Maison Ladurée, 店門口竟然大大的寫著Coming Soon, 幸好團員們有口袋名單Lady M, 只不過, 又要再走個十條街。到了Lady M店門口, 覺得眼熟, 原來是以前經過了也看過了但從來沒吃過的地方, 點了杯冰的Early Grey, 沒想到清新甘甜又饒富滋味, 不愧是一杯四塊半, 蒙布朗簡直是驚為天人, 大概是從這個moment, 我默認了紐約甜點略勝一籌。

邊走邊吃

有個空檔時間, 原本是計畫要去我路過N次但是沒進去過的米布丁, 天曉得從Broadway Ave和Spring street交叉口往東走, 不到一個block,就先被一個french bakery Ceci-Cela攔住, 買了一顆馬卡龍, 我一向不熱衷此物, 卻覺得很是甜蜜。然後才走了一步又被隔壁的可麗餅店吸引, 我和H&M三人又分食了一個香蕉巧克力口味。還沒吃到米布丁, 就已經被路上有的沒的給塞飽, 這就是紐約。

吃得妙

在波士頓吃東西我一直有種感覺, 不論是食物本身還是餐廳風格本身都十分保守, 規規矩矩的好學生很多, 維持在一種水準但少一點驚喜少一點冒險精神。好餐廳永遠是dark wood裝潢, 小巧怪異的店並不流行。紐約的餐廳常常讓我有一種, “阿你怎麼會想要這樣安排動線?”的感覺, 奇形怪狀好不樂趣。這次吃到的怪東西應該就屬Black pudding waffle最妙吧, 這東西要我翻成中文我可能會翻成豬血(鬆)糕, 明明就應該是甜食的鬆餅竟然一口咬下之後出現豬油的香味。都怪我孤陋寡聞, black pudding原本就是豬血香腸, 難怪奶油是鵝肝醬口味(驚醒)。

吃不完兜著走

兩天的時間吃紐約實在很短, 想到一個好方法是可以買了之後外帶回去波士頓, 原本最終計畫是在Eataly買東西, 無奈下起大雨。友人們紛紛在韓國麵包店買些東西帶到車上當晚餐, 我運氣好些前兩天在Sarabeth多買了比斯吉和英式瑪芬當伴手禮。

以下是集合大家分頭吃以及一起吃的美食地圖,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嚕:
View 吃吃團紐約行 in a larger map

相見恨晚

細數來這裡之後認識的朋友,有好些,都是在他們要離去之前才變熟稔,甚至成為莫逆。在遊子頻繁地來來去去的波士頓,  時間顯得舉足輕重,  總對日期敏感, 相聚的時間經常需要倒著來數, 所以, 才容易又輕易地出現相見恨晚的感覺吧, 一種不得不的, 慣性的, 將倒數自動上了發條。

每年六月驪歌輕唱之後, 就要再演一次離別, 然後秋天重新洗牌來過。

這麼幾年下來, 身邊的人不停洗牌,  是膩了這遊戲, 更是累了。心理想著不要再重蹈覆轍, 倒也還是沒學乖過, 哪兒有人往哪走, 散場了, 就找下一場狂歡。你說會看開嗎, 也不會, 是知道輪迴怎麼走的, 但仍然無法超脫, 畢竟, 我仍然是有喝酒吃肉的凡夫俗子吧。

那些課本沒有教的字

中午老闆提夫賞了我半塊核桃派,到了下午四點,我還沒吃完,提夫問我:「Why you dont eat it?」還沒來得及反應,提夫就很自豪的説:「我剛剛說了chinglish(註),厲害吧!」我一臉困惑,想不出為何是chinglish, 原來是剛開始錯聽成why dont u eat it, 所以沒有覺得不對,提夫又說了:「如果是我我會說How come you are not eating it?」我想了想,一開始的確是聽錯,但我想我直覺上怎樣也不會用How come you are not eating it當成預設值來問”你怎麼還沒吃完”之類的就是了。

仔細想想, 很多現在在用的英文單字或是句型, 都是來這裡之後才學到的, 比方說available這個字, 以前大概就是硬生生的記得他是”可用的”, 怎麼也不會想到”你啥時會有空”(when will you be available?)竟然會有available這個字, 根據中翻英直覺法會說”When do you have time?”或是”When will u be free?”之類。

Read more

碎唸一篇

很久,沒有好好地按照心裡的感覺一步步踏上去書寫,那恣意放肆的輕狂不再,考慮的多了,感受也變得更刁鑽飄渺,字句都在斟酌。跟不上,合不了拍, 沒志氣的停了下來。

私人的事不好多提, 公眾的事寫起來又乏味, 左右衡量, 頓在那, 下不了筆。

網路,太容易進出,又養成了隨手丟棄的惡習,自由不背負罪惡。暫時還無法,在跳躍中貫出一氣呵成。

工作的緣故,被訓練求客觀,可壞了自我本身的主觀。寫什麼都要分析一番, 要對稱要對仗, 要容易理解, 有實質用處, user friendly。

性格和喜好的緣故, 不寫掃興的事, 不寫真的苦, Anna說, 你必定是個勇敢的人吧。 嘖, 不愧是Anna, 從來也沒提過什麼, 卻可以說的這樣一語中的, 而且正好我需要聽。多說了。總之, 寫些風花雪月閒雲野鶴的樂事比較討喜嘛。

多慮又好高騖遠, 唉唉, 綁手綁腳起來, 寫作本應該要是舒暢的事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