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離開

要走的那個人, 期待未來的興奮多過告別現在的哀傷, 我聽他字字說出的難捨, 像強力放送的電視廣告, 平淡無聲的從耳後隆隆經過。

曾經離開, 我知道, 一但高飛遠走, 拋在身後的, 漸漸渺小, 化為黑點, 模糊, 然後消失。

回神過來, 我點頭說是阿是阿, 記得再連絡, 奮力平衡呼吸, 風清雲淡掛在臉上, 悠悠的道別。

突然

大致上, 身邊的朋友最近都沒有太多的變動, 安定狀態的仍是穩當, 漂浮的還是繼續漂浮著, 那多雲翻覆的歲月已過, 日子像落在地上屋子的影, 標示著沒有日期的早上下午。

這一兩年喜事多, 踏上紅毯的, 孩子聒聒墜地的, 不知不覺對這種既定的模式習以為常,在喜樂中安逸,還未到達幸福彼端的,總覺得就在路上了吧,那些平日叨絮在嘴邊的埋怨不過是小風小雨,礙不了事。

怎知一瞬間就空了,被連根拔起的抽空。

整個人空了, 於是恍惚, 飯吃不下, 不知道要做什麼, 混入人群裡, 說說笑笑得以暫時忘記無止盡的慌, 回到一個人的時候, 周圍又空洞起來; 情緒一下好, 一下壞, 極盡地思考原因, 找遍理由來湊合一個希望, 早上醒來的時候最清明理智, 心想走就走了吧, 但是晚上, 思緒被搖晃一整日, 渾沌不清, 越夜越恐懼, 整個溺水, 拼命的想要抓住什麼。

這些年來你學會了他的拿手菜, 日復一日地溫習,成為自己的家常飯, 你從不說她不在身邊時的想念,但,是那彷若她在廚房忙進忙出的氣味將你溫暖圍繞,使得冬夜不寒。如今這氣味竟要將你窒息,回憶順著拉起的麵條直撲而來, 眼淚撲雌撲雌的下。

即使你不恨, 我希望你憤怒, 感激和懷念留給明天, 現在要快步走過, 那條狹長陰暗的黑色小路。

聽話

我只想要找一個人 說說話

聽我說的話 笑的很大聲

聽我說的話 覺得充滿幹勁

聽我說的話 說:我也好想吃ㄟ

聽我說的話 挑釁機車說瞎話

聽我說的話 心裡舒適起來

聽我說的話 用力的點頭

聽我說的話 認識我說過的一百個人名

聽我說的話 點醒我做的太傻

聽我說的話 帶我往前邁進

聽我說的話 聽懂我說的話

那麼 我便覺得有個家

好心分手

你一直是我的信仰。

沒想到, 誰都不可盡信。

風和日麗的對話,只剩下盤算的言語, 我對你一切的景仰都消失了。

面對自己的信仰變成如此不堪,那感覺應該是除了失望還有些別的吧。

那嘆息還包括很多, 好比, 信任。

當我一點一滴, 發現你竟那樣清楚地知道從哪裡踩上弱點的穴時, 理所當然的撿撿挑挑著你想要的部分時,

嘆息就又包括了驚訝, 憤怒, 心痛。

那一頭的你, 微微的笑著嗎?

滿意我說了你要聽的話; 拉拉線, 很愉快的發現我的左手右手還是能正常使用。

但我內心那巨大的翻騰的感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像的到呢?

當我說"好"的那時, 我們之間的關係便重新下了定義。

定位座標起了劇烈的旋轉, 對你的認知, 那些元素重新排列組合, 形成新的骨架, 那個我看上去, 你大體的模樣。

你給我什麼, 我還給你什麼。

你用什麼經營, 我用什麼經營。

只是一向不擅長, 可以把感情關係乾乾淨淨的剔除, 調整成生意模式。

我以為句點畫下之後, 塵埃落定的關係便緊緊綁在樹頭上, 裡頭註解了精神上的, 曾經的, 美好的。

我們誰也不拆開。

告別之後, 把線頭繫在心上, 說, 就這樣了。

我偶爾看看心頭上的細線。

拉扯時抖落佈滿塵埃的回憶。

是暖暖的, 是無奈的, 是感激的, 是不明白的。

你撒手一揮,

什麼都壞了。

是我不曾知道你是什麼模樣,

還是, 這些年來, 你成了我不認得的模樣。

我如果還是簡單的人就好了,

如果還傻就好了。

it's sad.

我告訴自己,

只有三張衛生紙的份量容許哭泣。

生日快樂, 各位

各位巨蟹座的朋友們, 祝你們生辰快樂。

最近越來越容易忘記所有人的生日了, 連重要的親近的朋友我都會忘, 真糟, 想當年可是以金頭腦強記所有人生日聞名…

真是糟糕…

朋友阿~如果我忘記你們的生日, 請不要難過, 是我老了, 真的真的, 很多事情我都記不清楚了, 不是不愛你們了喔~

生日快樂捏~

啾咪~

ps1.都要即將邁入獅子座了…

ps2.話說, 我認識的巨蟹座的好朋友棉, 多到大家站在一起應該大概可以連成一個月的線….竟然可以整個月都過去了沒有一天記得是巨蟹月…

最後那天

如果誰說了, 就輸了。

明知道, 爭論輸贏是孩子氣, 但就是那樣的競爭感擦出火花。老是貧嘴, 真想由衷稱讚也斤斤計較的。更不要說, 誰該先把底牌掀出來。

喜歡是一種簡單的事情。

比方說, 只是看著你的眼睛, 就快要窒息。就算是有很多讓人討厭的部分, 但是只要那個閃閃發光一出現, 我就快快的融化。

是天真的笑著說"哎呀, 我怎麼忘記了","阿呀, 原來在這裡", 一個傻傻的樣, 想掐死你又捨不得的傻樣。

就算, 偶爾, 你說的笑話很難笑。

有天, 突然恍然大悟。就是那靈光一閃, 剎那間全都明白。我罵了幾句髒話。重複的毆打愚蠢幾次之後,不管你說什麼做什麼, 那些禮貌的語言與總是過於合理的藉口, 銅牆鐵壁瞬間在意識上透明了。面對著那道牆, 我看不見, 那氣味跨過城牆飄散過來, 我聞到。聞出衝動的形狀, 聞出熱愛的顏色, 聞出發燙的溫度。

你說: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樣。

我說:同樣的我也不明白你。

而為什麼是到最後這一刻才明白。

孩子一樣

父與子

那孩子的逞強總是很明顯, 沉默的時候, 裝瘋賣傻的時候。總是想要讓自己撐起整個局面, 不讓誰流淚, 什麼責任盡愛往自己身上攬, 即便是他讓我知道關於責任的真諦, 使我明白卸不卸下的拿捏, 卻沒見他自己肩上的擔子少過, 他自己也老是忘了衡量輕重, 或是, 腦子裡兜著兜著, 沒有絕對是非的真理中, 他選擇沉重的那一邊。我說他真是欠打。

骨子裡害羞的要命, 卻很可愛; 經常是直硬硬的說些柔軟的話, 卻很動聽。

有一天, 他說有一點點想我, 我笑了, 轉過身去把濕漉漉的雙手在圍裙上正手反手的擦乾, 開玩笑的應他幾句略帶戲謔的場面話, 又急忙的轉回身來, 掩飾自己老是找不到適合這種場面的表情的笨拙。很巧的是, 剛好前一天晚上該死的硬碟沒事摔了一跤, 腦子裡蹦出的驚呼是好險那張兩個人頭很大的合照沒放在裡頭, 然後想起來, 好像很久沒見面, 正想跟他說:”有一點想念你喔! “, 卻給他搶先了。

我也不知道, 這關係是歸類在什麼, 有點類似家人那樣嗎? 至於怎麼形成而來的, 摸索很久, 還沒做出正確的分析報告。

昨晚的深夜對話帶來很久沒有的沮喪和衝擊, 雖然是消沉了一會兒, 放肆的大哭以及和朋友胡亂抱怨後, 仍知道自己可以撐過, 近日來那新生力量長出的幼苗還頗為強韌。而今天早上起床整理照片時竟然又大哭起來, 那久違的熟悉, 笑的樣子, 說話的聲音, 一股腦的全部湧上。相片裡的模樣太過栩栩如生。

“如果不是缺了什麼, 是不會去想念什麼的” 她說。

“嗯, 是吧” 我望向窗外, 看著春天快要接近的陽光, 眼神渙散, 以呆滯的精神狀態回答。

“不是什麼人, 都擁有像他一樣, 能給人既溫暖又有力的能量。”然後默默的在心裡答了另一句話。

那壞的

對他的感覺, 大致上, 和你對她的感覺一樣, 真不能再見面。

那東西之於平靜生活的不健康性, 說明書上都清楚寫著。讀過一遍一遍, 也曾不斷告訴身旁的人這東西的有害性, 我們深知後果。

但人生並非總是需要那樣健康的, 正直的生活。

我們被完美欺瞞過久。至此的人生, 在追求無瑕中, 忽略那壞的以至於失衡。為了維持完美的表面張力, 我們禁錮卻求自由, 忍受卻求反擊, 壓抑卻求憤怒。

如果我們總是自由著, 反擊著, 憤怒著, 還有那麼多哀傷嗎。

那些外來的壞形成一個勾, 默默的, 要把你心裡的壞部分也拉出來, 愛戀慾望和衝動糾結一起, 在心裡竄著。

而後來, 我們貪婪地要試遍各種滋味, 我們大喊不要如此單面性的人生, 而出於本質, 我們既貪婪又膽小, 怕是出了軌道, 整個世界即要崩塌。

那麼, 看也別看, 也別想藏在什麼地方, 最好是不要存在於伸手可得之處, 不慎洩漏一點點氣味, 都要把人的魂給懾了去吧。

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折扣換來佳偶一對阿!

昨天早上準義大利媳婦淑賢和小美丁丁冬冬的在MSN上不停的敲鍵,待我回頭一看,已經是滿滿一長篇的對話:我們家的小鎂要結婚啦!

想當初呢,我是衝著雙人成行折扣五百元,拉了小鎂去學開車,真沒想到,就在教練場,小鎂認識了她未來的另一半阿…

另,遠在澳洲的小棋同學也要結婚啦!

嘖嘖…今年我們班一次要嫁掉三個,猴腮雷阿!還有誰要嫁的!快點舉手阿!!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唷~~^O^

:::::

有三分之二嫁國外是怎麼一回事…

瑪芬媽

回台灣換了支可愛的夢幻小白機之後,帶來的唯一缺點就是一堆人的號碼要重新輸入,原本不是一件多麻煩的事情,反正只要把美國的卡插入新手機,台灣的卡插入舊手機,兩支同時打開,就可以對照著來輸入,但是,T-mobile的手機簡直太機車,台灣的卡插進去完全不能用,一定要給個暗號才行,但偏偏我不知道暗號是什麼,加上懶散跟無情,只好讓有緣人打來,聽聲辨人再來一一輸回去。喔對,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太囉唆,什麼步驟都要問”是嗎?””要嗎?”,深深感受到他的日本血統及其文化薰陶,嘖嘖,真是太有禮貌了。

不過呢,除了這個缺點之外,小白機的確讓愛慕虛榮的我本人感到相當有面子,不僅有亮麗的外表,還讓我走在時代的尖端,擁有許多我在美國不能用的溝通功能,比方行動上網(這好像是我的小白的問題),比方視訊通話(竟然可以像webcam一樣講話真是太屌),比方傳俏麗的動畫影片兼文字訊息等等。這些備而不用的功能,讓炫燿的層次完全提升,嗯,你看,我可是個重內涵的人喔!並不是只是看外表而已阿!!!

今天呢,優秀的小白帶了一份驚喜給我:

我看到我媽之前傳給我的生日簡訊的內容了!!!!!!!!!

真是超開心的阿!!!!

瑪芬媽你竟然會用手機傳簡訊ㄟ~~~

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簡訊讓我覺得我媽真是可愛死了,好俏皮,他除了跟我說生日快樂還順便炫耀說他會用簡訊了喔~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希望有一個功能是可以把簡訊錶框起來阿!

因為下班時在火車上相當無聊,把手機裡面的簡訊一個一個點來看,才發現有很多沒有名字的號碼的中文簡訊,包括很久之前J帥傳來他對NANAKO的愛,以及上次回台灣泡芙姐妹還有小R(應該是他吧)的簡訊。ㄟ可是奇怪,為什麼號碼存不起來,簡訊都還在呢?而且是有的在有的不在,這是什麼狀況勒…

阿反正不管,瑪芬媽,我愛你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圖片來自手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