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理所當然

她可能不懂可能知道。

踢踢躂躂輕快的在那上頭踩過來踏過去,很是開心

我試著告訴她

那些輕快的腳步是踏在我始終未平軟爛如泥的心上

一步一步都是需要時間才得以消去的印子

而滿是泥濘的心

是傷痛的形狀

她明白的是

既是清白就該透明一切,以防無妄猜忌

而她不明白的是

不是每個人都能堅強的那樣無謂

幸福先生

card

幸福應該是一個人的名字,或也可能是個神明的名字。

據說,他總是會帶一份神奇的禮物來作客,但目前為止,沒有人願意透露他們拿到什麼,聽說一透露的話,有點小心眼的幸福先生就會去把禮物沒收,因為對他來說,送禮物最大的樂趣是看到對方驚喜的表情。從這些獲得禮物的人喜孜孜的臉上,可以看的出來,一定是很棒的禮物,可能是可愛的有趣的古怪的溫暖的實用的…,唉阿,好像瞎猜也沒用。

想邀請他來家中坐坐,可得好好準備一下。

我想呢,首先,家裡得好好打掃,並且要好好佈置,烘烤可口的點心,穿上優雅的圍裙,記得頭髮要梳理,指甲要剪齊,客廳的坐墊似乎和這個季節的顏色不搭,上街逛逛看看有沒有適合的花色。唉呀,好多事情要忙,為了好好招待這位稀客,準備清單怎麼也列不完。

阿!萬一,幸福先生待的太高興,想多住幾天還想請我帶他到城裡觀光怎麼辦呢?

那好吧,看來清單注定是要寫不完了,趕緊調查擁有美味的餐廳。咦?幸福先生喜歡哪種料理呢?好吧,只好法國日本義大利中菜路邊攤通通都去試吃一遍。至於有哪些地方可以拍照留念買紀念品,或是什麼稀奇古怪的特色小店也得好好調查一番。還有節慶或是特別活動可能也得了解一下,碰上特別的日子,一定要讓幸福先生覺得”難得難得”,說不定可以額外得到幸福的贈品,唉呀呀,太貪心了,還是先把準備工作做好再說。

好忙好忙…

幸福先生什麼時候來呢?….

“叮咚”

::::::::::::::::::::::::::::::::::::::::::::::::::

“等你準備好的時候,自然就結的了婚了”

那天,幸福的義大利白菜在msn那頭丟了一句百合花香的箴言。

::::::::::::::::::::::::::::::::::::::::::::::::::

[關於小幫手]

關於接待幸福先生這件事,有人可以自己一個人張羅,有人則喜歡有小幫手一起分享和努力,各自擁有不同的方式來迎接幸福。

浪子回頭

突然間他打了電話來

突然間他說訂了星期天吃brunch的餐廳

突然間他準備好禮物

突然間他偷偷的幫你把東西修好

突然間他說我們一起去渡假

突然間他一天丟訊息的數量比過去你們在一起一個月要多

突然間

他有空

突然間他開始主動跟你說話

突然間他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突然間他搭了你的肩

突然間他勾了你的小指

突然間他關心起你的心情

突然間

他並不只會在你身邊呼吸而已

:::::::::::::::::::::::::::::::::::::

一切的突然都很突然也不突然

也不過就是發現回頭來不及

他他他和他

::

除了可愛的笑容之外

他什麼都不做

然而笑容帶不來真實的承諾

雖然深深的迷戀著

有時候想偷偷的擁抱

不過算了

早晨清醒的時候看到的是蓬頭垢面吧

::

他不知道一切已經過去

我還沒告訴他

經歷這些那些來來去去

故事背後的故事的故事

再也無法替他編織任何藉口

說他是有千萬般無奈而不能和我在一起

剝開我想像過度出來的糖衣丟進垃圾桶

剩餘的

也不過又是另一個寂寞的個體

靠文字來宣洩過多的精力

企盼從小小的視窗上得到一些溫暖撫慰

像孩子一樣耍鬧還大聲嚷嚷

“你到底想怎樣?”心裡打著問號

我沒有責任,承擔你生活裡的不滿,安撫你的無理取鬧逗你開心

事情很簡單

我的愛和耐性有名額限制還要資格考

我不是你女朋友

甚至是

也不算親近的朋友

要耍賴請到別的地方去

你不覺得

這樣很可笑嗎

::

一直還是不知道

份量是多少

他總是緊閉著嘴唇的

而世界總以最安靜的點為中心圍繞運行

::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

要有下次

你不要再來跟我說

要我這唯一了解你的人原諒你的天生會犯的過錯

雖然我不認識那些你傷害的人

然而

我寧可為了他們的無辜

減少你一個朋友

全是因為

我不能接受

一直傷害別人還想要逃罪裝無辜的人

自私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

裝神秘

感情的世界

人人都有病

我們無法癒療誰的病

因為我們也相等的脆弱

有人學習了如何不受傷

有人學習了如何包紮傷口

有人學習了看淡痛楚

然而請記得

只有在自己願意跨出求救那一步

才得以檢視傷口 好好的治療傷痛

只是選擇而已

選擇原地踏步或是向前一步

很慘的是

女人通常比男人願意檢討愛情

所以有病的男人

好多

愛人的耐性

親愛的

希望你快快振作呀

聞到燒焦的氣味

卻不能尖叫

不能打電話叫消防隊

假裝沒有看見

假裝失去嗅覺

假裝我很忙碌

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不能問也不能知道

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可我就不能乖乖的安靜安心的在旁邊

總忍不住想做些什麼

而原來我

其實還是個自私的不成熟鬼

因為不習慣了

不習慣 少一個每天吵架的對手

不習慣 任性的問候

不習慣 快睡著的時候沒有你漸漸轉小的聲音

不習慣 你沒有每天說些傻話

不習慣 這麼安靜

阿 好可怕

你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呢?

快點陪我玩呀

我答應會買飯給你吃

很想假裝的成熟

裡面包著是一個孩子

很想故意的表現出來

但越是這樣 就越不像

所以還是很安靜的好了

噓…

星期二的下午

很久了,沒有這麼想念過你。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關係

我不會變得自信變得堅強變得懂事

活了二十幾年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可愛的女生

並且自此深信不疑

謝謝你的包容和忍耐

毫不保留的稱讚和鼓勵

沒有聽過你說一句重話

卻嫌棄總是笑呵呵的你有點無聊

但是在一起的日子卻那樣的輕鬆自在

你總是不說

而我到現在才驚覺

那樣的愛有多多

而一切都過去了

希望 很希望

笑呵呵的你

不管怎麼樣

都能像維持那樣的笑容 一樣 幸福

恩…

生理期是不是特別多愁善感

衛生紙請再來一包

里昂下起雪

“里昂下起雪,很美”你說。

“感恩節沒有下雪,只有火雞,但還不錯吃”我說。

“阿哈哈”

是”ahaha”,你很快的笑了出來,視窗上文字的是我們共同的第二語言,然而我卻是用自己的第一語言了解。”阿哈哈”,我常這樣說。還記得很多的時候你說”mouhahaha”,經過親耳印證,你的mouhahaha是我的ㄇ哈哈,我囂張的時候愛用的辭句。嗯,是的,你也是個囂張的傢伙。

然而只有我了解這裡面微妙的連結性,而且牢牢記得。卻沒有機會告訴你這些有的沒的事情。或許我想說,然而你不專心的時候,說了只是蒸發了走。

才說完,波士頓便下起雪了。但是我在沒有網路的starbucks,努力整理出要命的thesis outline。耳邊是聖誕節爵士,坐在靠窗得位置上,下午四點即將天黑,店內燈光亮起了昏黃,落地窗外下雪了。我不急著告訴你”黑!下雪了”,因為不用,也不需要,在你毫不專心的時候告訴你我感動的事情,有點浪費,我花3.52美金至少還有一杯冬季限定的Eggnog。

像山一樣高的作業堆在洗碗槽裡等待解決,我在這裡花了寶貴的20分鐘寫一個悼念jerk的故事。

Somehow, he is right.

“你很瞎ㄝ!!!”那天電話裡頭即將卸任的player老友很大聲的跟我說。

Zen

1131855179

晚上不想一個人在家,所以當跟班,跟著小尾去和他的日本同學Taka吃飯。

Zen Shabu Shabu位在Chinatown,他的中文名字是錢旺刷刷鍋,實際上的確就是台灣的那種刷刷鍋,料也很像。這家刷刷鍋的裝潢很乾淨明亮,餐盤也是完全台式刷刷鍋風格也很乾淨。食材方面幾乎都滿新鮮的,最後叫的小點心兩塊五一個超貴,但是很好吃。價位上略高,但總的來說是滿推薦波士頓留學生去的一間餐廳,如果你很愛吃刷刷鍋的話。

Read more

no words

there’s no words that i can utter.

don’t ask.

don’t tell me what to do.

sh….

just be with me.

u will hear the words that i can’t spit out.

now i’m too weak to …

sorry.

i need silence.

please, please, someone helps me to turn the tv off.

it’s over there, in my head.

i need time.

please, please, tell me how to survive in the storm.

it’s over there, in my heart.

it’s enough.

i have lost myslef for such a long while.

don’t tell me you know me.

don’t pretend you understand.

i know who i am,what i want.

i know it.

now i lost the key to open the door.

where is it?

i believe i know.

as long as you believe yourself, you will find a way to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