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awa coffee / 小川咖啡

DSC09726

前兩天進城, 跑去來自京都Ogawa coffee, 想說終於在Babbo餐廳之外有個有興趣的東西可以嚐嚐, 店內陳設風格摩登簡潔照理來說應該要很俐落的fu, 但我個人覺得視覺上有點凌亂, 大約是容易移動的桌椅沒有對齊的緣故(硬凹)…

波士頓店是ogawa美國展店的第一站, 我覺得還滿高興的。常常如果有什麼其他國家的連鎖店要來波士頓開店而且還是第一家分店, 我都會覺得萬分榮幸(是有必要這麼卑屈嗎), 畢竟東岸首選應該就是紐約啊!

我照例點了拿鐵, 當然是全脂, 但結果奶味就有點過重了, 整體來說很細緻圓潤, 有趣的地方是似乎帶一點蜂蜜的甜味(當然是沒有放); 皮爺點了他們的signature drink, 就是一冷一熱的咖啡組合, 熱的卡布奇諾上拉花非常厲害, 冷的則是盛在高腳杯裡, 非常強烈espresso(吧?), 也非常甜, 不約而同的都是有蜂蜜的味道?(疑似是因為在此之前先去海豚灣喝了珍奶的關係…)

 

山頭火/Santouka Ramen

20150418-213743.jpg
身為一個美食部落客(誰說的), 聽聞有什麼好吃的都想衝第一, 無奈因為又兼職親子部落客(哪一篇有親子了), 不是想去就能去, 這就是職業婦女淡淡的哀桑啊…

山頭火我在NJ的米滋瓦吃過, 當時覺得真的一般, 麵條整個都還是一團沒煮熟散開的感覺就很衝忙上桌, 所以來波士頓展店雖然感到欣慰卻也沒有覺得雀躍。

今天在Burlington mall給菜包拍完照片之後折騰很久才拿到照片, 顧不得飢腸轆轆還是開上highway比較快讓他昏睡, 但這一上highway要開去哪裡勒, 下午兩三點要去哪裡吃東西, 突然想起前一陣子聽朋友說他週末下午三點去山頭火沒有什麼人, 選日不如撞日, 直接殺去哈佛廣場, 沒位置的話也可外帶個皮諾丘pizza或是otto的pizza。

我點了味增叉燒, 皮爺點了鹽味豬頰肉。吃個一兩口之後立刻淚流, 終於讓我盼到你了阿拉麵君!繽紛細緻的層次在口中散開, 這才是去拉麵店吃的拉麵啊!不過老實說我的味增對我來說有點太鹹(但在拉麵界中其實很常見), 鹽味比較剛好。豬叉燒其實還不錯, 但豬頰肉又比豬頰好吃, 不, 是太好吃了! 好柔嫩啊~

服務的部分還滿不錯的, 會問是否需要給小人他們的專屬叉匙, 也會另外給一個簍子讓客人放包包, 這就是所謂的和風服務吧, 美國人包包都馬隨意放地上哪有在管的。店裡不能說太大, 但嬰兒推車是推得進去, 也算有一些空間可以讓你擺放, 但如果客人太多應該會爆炸, 然後搞得父母心情很阿雜。建議還是挑人少的時候去, 吃個Liner(lunch-dinner)比較好。(我們去的時候雖然算人少, 但還是八成滿)

Totto之前由於營業時間的關係還沒去過, 現在週六有中餐到四點, 之後再來去吃吃看比較一下(雖然已經有人說不好吃了…但我要盡責的當個美食部落客啊(又來!))

Paul

20141218-082251.jpg

來自英國的Pret A Manger在紐約早已開了多如7-11的分店, 前年來波士頓開分店, 這一開也是不可收拾地一間間冒出來。我很常去Pret A Manger光臨, 方便又美味, 分量也很剛好。

今年春天, 同樣來自倫敦的Caffe Nero進駐波士頓, 作為進軍美國的首發。在Downtown的Caffe Nero, 歐式古典裝潢, 豪華氣派, 咖啡不錯, 餐點也還可。

今年底, 來自法國的Paul也大波士頓地區陸陸續續地開張, 據說一次要開個六間, Assembly Row跟Natick Mall都已經開張, Downtown Crossing的旗艦店還在籌備中。Paul賣的甜點跟台灣的不太一樣, 初次嘗試, 我覺得有法系的骨, 比方細緻度乃至於口感等, 但味道上的整合似乎還需多琢磨, 有一種沒有結論的味道非常零散(註)。三明治跟在法國賣的差不多, classic ham & cheese, simple as that, 打趴美國許多連鎖餐飲的三明治 tastes pretty good。(後記:後來又多吃了其他各種口味的三明治, 老實說, 只有Ham&Cheese ok, 其它還滿乏味的)

這一連串的開張, 不免聯想是歐陸的連鎖餐飲總算要進軍美國市場了嗎? 什麼時候亞洲的連鎖餐飲比方摩斯漢堡也會來敲美國的大門呢?

註: 2015/1/2更新: 經過許多次嘗試之後, 甜點的部分其實還滿不錯的, pastry或是蛋糕都很棒, 也已經比較沒有冷凍櫃的味道了…XD; 三明治除了Ham& chesse之外就不要嘗試了…taste blah…

偷偷來了

發源於紐約的Totto Ramen來波士頓開店無疑是今年最令人振奮的美食消息之ㄧ。今年稍早山頭火就放消息說可能要來波士頓開店, 我並不是很興奮但覺得很欣慰, 前一陣子還在Newbury st上的Itadaki辦試賣會, 限量兩百碗, 友人大概在開賣時間的一個小時後抵達已全數售罄, 囉哩八嗦的還沒開, Totto就有小道消息說已經在悄悄的裝潢, 然後很快的五月三號就開店了。

波士頓的拉麵等級一直都是處於有就好的狀態, 差不多是去超市買湯包回來, 然後自己做叉燒糖心蛋以及配料就差不多的程度。雖然Yume Wakarate給我們帶來了一點新鮮度, 拉近了和日本之間的距離, 但在口味上並不算是常見, 無法成為思鄉時的comfort food(明明就是台灣人怎麼會思拉麵啊你說說)。這也演變成了每每去紐約打食, 其中一項一定要吃的就是拉麵。山頭火一風堂都吃過, 但個人目前覺得最上乘的應該是以雞湯為底的Totto, 炙烤的肥叉燒乃其一絕。湯頭鹹了點, 但層次華麗。

開賣當天, 我的FB就已經出現好幾個波士頓友人炫耀著拉麵照片, 以及大排長龍的人潮。雖然很想湊熱鬧, 但還是先忍忍, 等到可以背菜包出門然後站一個小時排隊的時候再來打算, 先放一張當初在紐約吃的拉麵照片望梅止渴吧。

Special Teas

Special Teas
這個週末原本要跟皮爺回公婆家, 但皮爺一早起床就唉唉叫說背痛, 咬牙開了一段路之後換成我在那裡渾身不舒適, 然後還遇到了大塞車。皮爺說, 這一切都是sign, 本週不宜出遠門, 我們應該要好好的待在家裡。話雖如此, 我們都已經開到worcester了, 看到對面的車流也不遑多讓, google map上面顯示了很長的一條dead red, 乾脆先在附近找個什麼地方閑晃或休息好了。看看時間, 近午時分, 肚子不算太餓, 突然想起之前Yu-Rong介紹了在Northborough的午茶店Special Teas, 離我們也不算是太遠, 不然就來吃個早茶吧(誤)。

大部份提供下午茶的餐廳, 都在固定的時間供應, 比較高級的飯店通常還會分成兩場, 比方早場一點半, 晚場三點半這樣。不過Special Teas很隨性, 他們在菜單上面寫著, 任何你想要喝午茶的時間都是好時間, 他們營業的時間是早上十一點到下午四點, 所以即便我想要來喝早茶也是可以的。

Special Teas的門口是紗窗門, 感覺很像要走到人家後場去, 一進門先看到的果然是廚房, 差點以為走錯, 後來才發現這裡的廚房是開放式的, 跟櫃台合併在一起。櫃台後面的廚房乾乾淨淨的, 一個大媽跟幾個年紀較輕的女孩正在忙著製作餐點, 大媽見著我們抬起頭來親切地招呼, 站在櫃台另一端的我有一種在參觀別人家廚房的錯覺。整間餐廳其實都洋溢著滿滿的家庭風味, 一般來說, 餐廳應該都是會把隔間打掉的吧, 但這裡卻維持了一般family house的格局。經過廚房之後是一個過渡空間, 左右兩邊都擺放了桌椅, 如果說是一般房子的話, 我會說這裡是dining room吧!在這裡的後面分別有兩間房間, 左邊的房間裡除了一般的四人方桌之外, 有一張比較大的桌子, 適合十人左右的聚會, 右邊的房間裡則有五張小桌子, 每張桌子可以坐兩三個人左右。小姐領我們到右邊房間靠窗的位置坐下, 房間裡後方掛著一張拼布, 裡頭的桌椅都是不成套的, 像是在分別從不同的古董市集裡蒐集回來拼湊, 桌上擺設的餐墊餐巾也都各不相同, 這些帶著不同故事的鄉村桌椅擺設們湊合在一塊, 唧唧喳喳的像是在開小型的歡樂宴會, 熱鬧歡愉。

靠窗的位置面對著一片小院子, 涼風從外面吹進, 剛剛一路上的勞累煩躁全都消失, 整個人輕鬆起來。

我點了下午茶套餐, 內容是半壺茶和三層點心塔, 皮爺則只點了一杯茶, 和我分著食物吃。點心塔由上往下數來, 第一層是scone, 第二層是鹹點三明治, 第三層是甜點, 這裡供應的點心比一般的午茶點心size要小一點, 男孩子應該都是可以一口吃完每一樣, 份量小歸小, 味道卻不馬虎, 皮爺喜歡他們溫熱的scone, 我最驚艷的則是最下盤的巧克力點心。我向來不愛巧克力, 但這盤點心裡的chocolate fudge, 甜膩中充滿核果香氣, 小小一口好適合配茶。價錢則是非常親切, 我的午茶組合只要美金16元, 跟上禮拜去吃的Taj相比便宜許多, 縱使樣貌不夠精雕細琢, 但味道上並不令人失望, 皮爺甚至覺得這裡好太多了, 或許, 是因為這裡的味道更近人小巧吧。Special Teas從佈置到食物都令人倍感溫馨, 服務的小姐也相鄰家女孩一樣親切。我們用餐完畢之後, 兩個人都得到了很大的放鬆, 身心靈仿佛都被癒療了一番, 結賬完走出門口, 我們對看一眼說, 喝完下午茶就應該是這樣輕鬆愉快的心情不是嗎?

Special Teas
10 Church St
Northborough, MA 01532

望眼欲穿終於盼到的牛角燒肉


約莫去年暑假, 就收到各方馬路消息說牛角燒肉要進駐波士頓, 原本估計是感恩節左右要開幕, 誰知道盼阿盼的, 農曆年都過了都還沒有進展, 三個禮拜多前, 友人去隔壁老四川吃飯, 順路打聽到了那個週末牛角就要開張的最新消息,它們的臉書也出現了掛上招牌的照片, 心想著熱吱熱吱的烤牛舌應該就在不遠處等著我們了。官方臉書還沒發放正式開幕時間, 但友人無意間看到牛角在opentable上開放訂位, 立馬二話不說先訂了週五的位置再說。結果牛角發放正式開幕時間是週六/週日, 而且不接受當天的訂位, 我們只好速速改訂隔週五。又盼了一週, 就在燒肉緩緩的向我們前進時, 那個週五早上醒來, 迎接我的是公司發來不要去上班的簡訊, 說是昨夜的水城事件, 波士頓封城緝兇, MBTA全面停駛。腦海裡的燒肉也停止前進。下午, 就在我發現opentable未來三個月都not available的絕望之時, 牛角的工作人員來電說明本日不營業, 我抱著一絲絲希望詢問可否改期, 工作人員很和善的說除了這個週末全滿之外, 下週都有位置的, 立刻又訂了個週五。終於!終於在昨天, 我花了一個半小時在茫茫紅襪人海中從downtown抵達牛角。

肉還沒吃到, 看見裝潢我就忍不住激動了, 一個個隔開的隱密用餐空間, 低調的高級感, 乾淨明亮, 這種泛日氛圍真叫人懷念。


肉品的部份, 品質還是不能跟台灣好一點的燒肉店比, 但也在水準上。沾醬也沒有被美國化, 我們一桌10人, 分別叫了三份套餐跟一些單點分兩爐燒烤。我和兩個朋友合點了Samurai套餐外加兩份牛舌, 套餐內容還滿豐富的, 燒烤的部份有三份牛肉一份雞肉一份蝦子, 一份奶油蘆筍, 一份奶油綜合香菇, 以及綜合蔬菜。青醬雞胸肉是還滿出乎意料的口味, 奶油蘆筍跟香菇都很好吃。除此之外還有開胃菜油漬橙香鮭魚, 味增湯, 酪梨蔬菜沙拉, 壽喜燒石鍋拌飯, 以及最後的驚喜甜點S’more。大家多少都知道S’more或是在野外烤肉時會來上一份, 各家的組合內容會有些小小的不同, 好比我一個美國朋友會用麥芽糖cracker, 然後夾黑巧克力, 但大體都不脫cracker,巧克力,棉花糖。在燒烤店看到S’more對我來說就倒是第一次了。店家發給我們非常大的叉子, 用來叉小小的棉花糖有一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而這個叉子竟然還可以伸長, 我們這一爐還有人把叉子伸得很長跨到隔壁爐去烤棉花糖。


原本以為牛角燒肉很難訂位, opentable在未來三個月都沒位置, 情況也未免太過火熱, 後來才知道, 他們暫時不接受網路預定, 只接受電話訂位。開幕那個週末跟隔週據說都是全部客滿, 我們當天的用餐期間, 環顧四週並沒有覺得大爆滿到需要很久之前預訂, 到了大概九點多週圍就沒有什麼用餐的人了, 如果下次還要來, 人多的話還是會訂個位置, 兩個人的話, 我想我會就直接walk-in了。

下次帶皮爺來, 就來點個kobe beef吧!

波城拉麵瘋


大概是一年前, 波士頓出現了一個叫做Guchi午夜拉麵(Guchi’s Midnight Ramen)的東西, 執行的幕後團隊來自O Ya餐廳, 他們經營的方式很奇特, 以不定期不定場所的方式於午夜凌晨販賣, 在開賣前三天才會在網路上公佈地點並且同時開放售票, 因為位置有限, 通常在開賣的十幾分鐘之內票就會賣光。之所以時間地點不定的原因, 官方的解釋是因為要跟別的餐廳借場地來舉辦, 而師傅也是在下班後閒暇之餘才能進行午夜拉麵的販賣。在各大報導雜誌的推波助瀾之下, 這種一票難求的情況造成一堆饕客以及湊熱鬧者開始對拉麵感到飢渴, 其他餐廳見狀也紛紛效尤, 比方Myers+Chang或Uni都在菜單上加了拉麵的品項。然而這個風潮卻沒有帶出一家真正像樣的拉麵店在波士頓進駐, Guchi最剛開始釋出消息的時候, 原本說是真正開店前的試賣, 結果不曉得為何後來變成午夜拉麵, 開店消息也從此沒有聽聞。Guchi熱賣歸熱賣, 網路上也出現一片酸葡萄的負面聲音, 說真的, 半夜吃拉麵沒關係, 但是每次都選在週一凌晨12點是要讓我們這些上班族如何是好?

直到上週, 波特廣場開了一家新的拉麵店, 叫Yume Wo Katare(夢を語れ), 這名字有夠長也還滿不通俗的, 沒有注意的話乍看英文的部份還以為是墨西哥菜或是什麼的。原本並沒有很高期待, 招牌實在是很醜, 但是甫開幕就大排長龍讓我好奇起來, 趁著昨天正好在附近, 就去湊熱鬧排隊, 整整排了一個小時多。進門之後先和櫃台小妹結賬, 兩片叉燒的小碗是一碗12元含稅也不用服務費。原本想說等這麼久不如多吃一點點五片叉燒, 但想想最近有點發胖還是點兩片好了, 幸好, 這個自知之明救了我, 麵的份量超大, 肉說是兩片, 但不是兩片薄片, 而是兩塊厚厚的肉片, 我的碗裡有一片薄的是帶肥的叉燒, 剩下的是幾大塊瘦肉。麵體很有嚼勁, 有手桿粗麵的感覺, 配料只有荳芽菜跟高麗菜, 湯是以醬油為底, 相對一般的湯麵的比例來說, 他是麵多湯少, 我得把麵吃掉一大部份之後才看得到湯。師傅問我要不要加蒜頭以及額外的青菜, 我左思右想之下也決定外加一些蒜頭, 額外的豬油就不用了。整個口味說起來還滿溫馨豪邁的,像是給大男孩吃的食物, 隔壁兩個台灣太太一直說好吃, 很有媽媽的味道, 我覺得完全是這樣沒錯, 醬油口味和蒜頭, 幾塊小碎肉以及小肥肉不均勻的灑落,一直讓我覺得是台灣滷肉飯醬汁淋在麵上。或許是湯汁少欠缺滋潤, 以及顯得稍微單薄的味道層次, 吃到最後, 漸漸的開始覺得肉很鹹, 雖然想繼續吃下去, 但是覺得要是再多吃一口我就會鹹死的頭痛而放棄了。

步出店門口的時候, 我有很多的疑惑, 內心也覺得很複雜, 明明就是一家貌似道地口味的拉麵店, 為什麼跟以前吃的拉麵味道都不一樣呢? 湯汁少, 麵上沒有筍乾也沒有溏心蛋, 整體來說, 剛開始吃的感覺還不錯, 但吃到後來會膩, 如果說會不會再回去吃, 或許會, 但就不太想排一個小時的隊, 所以抱著憂喜參半的感想跟朋友分享心得, 說他是波士頓最強那是肯定的, 但絕不是我心目中期待的拉麵, 不知道是我知道的拉麵種類太少還是說又是一家虛晃一招的店呢。吃完麵的隔天, 在唐蔬宋廚米麒麟的twitter上得知, Yume Wo Karate是一家二郎流的拉麵店, 我詳細看了一下台灣達人的解釋, 發現文章裡敘述的情況, 不管是進場和點餐方式,或是麵的口味和配料都如出一徹, 這下除了解惑長知識之外, 倒也驚訝起來了, 不管怎麼說, 比較常見也普遍的味增鹽味醬油豚骨大碗湯麵配上幾片薄叉燒都是比較容易被接受的口味, 連在台灣都不常見到據有中華風味的二郎流, 更何況是犯拉麵荒的波士頓, 我想師傅是勇氣可嘉的。

身在餐廳風格偏向保守的波士頓, 能夠碰上願意開一間道地的拉麵店真的是可喜可賀, 私心的希望這樣的風潮可以刺激波士頓人的舌頭, 鼓勵更多元的食物進駐, 這樣我們這些老外才不需要老是千里迢迢的跑去紐約吃拉麵和韓國烤肉了。

Dinner at Stir


最近想上點烹飪課長點知識, 無意間找到了Barbara Lynch旗下的教學餐廳Stir, 原本只是想去上knife skill(我到底為什麼一直要練刀呢!?), 但是看到Southern Italy還有名額就一起報了。衝動型消費就是這樣, 沒有看清楚詳細就繳錢, 原本以為是去上Cooking class, 結果其實是tasting class!!! 一踏進門, 發現桌上排好了酒杯, 玻璃板上寫了今天的菜單跟酒單, 才知道原來是別人煮給我吃。

Stir空間不大, 進門左邊是一整排烹飪相關的書籍, 右邊是一個可以容納十人左右方形桌, 桌子的中間是廚師做菜的地方, 樣子看上去很像去吃鐵板燒, 但當然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他們用是電磁爐的爐子, 當天晚上除了廚師跟助手, 還有一個拍照的先生, 他是food book buyer, 專門幫Stir進書。Sitr原本是Barbara本人掌廚, 但因為旗下的餐廳事務越來越繁忙, 就變成有兩個專門的廚師輪流負責。當天來的人清一色雅痞, 兩對雅痞couple, 兩對雅痞親子檔, 一個住附近的印度雅痞, 跟我。空間設計上很適合小團體的親密聚會, 不過面對一票陌生人, 而且是一票典型的新英格蘭人, 每個人前面的牆非常之高, 又不得不裝熟, 我實在覺得有點不自在。

晚餐進行的方式是, 廚師已經把料都備好, 要上菜之前才開始在我們面前煮食。第一次看到專業的廚師在自己的面前抓鹽撒鹽調理, 那姿勢看起來很酷, 好想要學起來。來的人多半對吃都很有興趣, 席間, 每個人都會有大大小小和烹飪相關的問題問廚師, 廚師也滿厲害的, 又要掌握做菜跟上菜的節奏, 又要回答大家拉哩拉雜的問題, 其實, 這也是其中一個客人提出來的, 你們怎麼能夠做到又要講話又要做菜, 真厲害呢。

總共是五道菜色, 兩道前菜兩道主食最後是甜點:

Read more

食味

說到好吃,主觀的形容,是因為和記憶連坐,才有了地位。

這裡好吃的高級餐廳不少, 但只有初次嘗試法國料理時的L’Espalier讓我回味連連, 和皮爺相識的週年, 兩個人故意盛裝出席, 刻意點Chef’s Tasting Journey, 在毫不知下一道菜色的情況下, 品嘗廚師給我們一個又一個的驚喜, 每一口都像天堂。我們對於禮貌的侍者, 解說每道菜色的內容, 不停的更換餐具, 以及不知道何時會完結的餐點, 一直印象深刻。明明是12道菜, 卻又會在中間穿插小點, 以至於到最後我真的算不清了, 吃到最後很飽了, 以為是最後一道, 沒想到還有, 兩人相視而笑說,”這真的是最後一道了嗎?”

後來雖然去造訪了波士頓近兩年評價一直超過L’Espalier的Menton, 我心目中最喜歡的法國餐廳還是L’Espalier。大概是因為去吃Menton那天是懷抱著吃大餐發洩壞情緒的緣故。

每次回台灣, 雖然總是會探訪大家推薦的餐廳或是小吃, 但最得滋味的, 還是家裡附近的蔥油餅攤子, 餅皮做的香酥又帶有一點嚼勁, 我一定會加個蛋然後加一點點辣, 人間美味不過如此。又或者是小時候媽媽特地帶我們去新莊夜市裡的林記香菇赤肉羹, 到現在我仍然覺得他是最好吃的肉羹, 美味之外, 也因為記憶裡這小小一碗肉羹象徵的是遠遊, 和旅行中的犒賞。好像對於台灣的滋味, 也是以這碗肉羹做為標準, 純樸厚實, 溫暖入心的味道。有一次回台灣逛婚紗店逛到飢腸轆轆, 拖到下午三點才去覓食, 去了弟弟推薦的中山北路二段附近賣的是台式口味湯麵的小珍園, 也有同樣的感覺。麵的賣相和店家一樣看起來樸實簡單,麵條是有嚼勁的拉麵, 我點的紅燒排骨拉麵的排骨事先炸過再滷 ,湯頭棒極了, 現在想起來還口齒留香。但也因為那天吃飯之前飢腸轆轆, 滋味又特別深刻了。

近日吃食


Bubbling Brook
今年早早變暖, 原本要四五月之後才開門的冰淇淋店Bubbling Brook, 大概是被顧客催急了, 三月中就開門, 整個冬天都在想念它的巧克力脆皮香草冰淇淋(Vanilla Ice Cream with Chocolate Dip), 這裡的巧克力脆皮是現點現做, 偷喵了一下做法, 是在甜筒拉好冰淇淋之後, 整支浸到巧克力漿裡然後拿出來, 巧克力就變成脆皮了, 真神奇。

 


Domenic’s Italian Bakery & Deli
如果嘴饞著很想要吃什麼, 然後找到目標去吃, 飽餐一頓之後達到的滿足是再好不過了。不過, 通常都是不知道要吃什麼, 頂多知道絕對不想吃什麼, 但沒有一個很明確很明確的目標。
前兩個禮拜, 嘴饞著很想吃有生火腿的三明治, 用ciabatta麵包夾著的那種, 和皮爺開車去Waltham的Domenic’s Italian Bakery & Deli, 點了生火腿三明治跟鮪魚黑橄欖三明治, 外加一個zeppole(姑且稱他為義式甜甜圈加一球卡式達醬)。三明治跟想像中的一樣, 火腿又鹹又香, 外加一點橄欖油的香氣和油潤, 一切恰到好處。甜點則是個意外收穫, 不是大家閨秀的細緻高雅, 但我偏愛這種鄰家女孩的甜蜜可人。前天又犯嘴饞, 再度想吃個三明治, 這次點了個大蒜+番茄+乳酪+羅勒的組合, 簡單的滋味,怎麼能這麼好吃! 饒富滋味卻又清爽, 我竟然能吃完一個三明治游刃有餘。至此, 如果想吃義式的三明治就非得來這裡不可了。

店面不大, 無時不刻都有客人, 午餐時間隊伍很長。很妙的是這家店竟然有App, 又, 連著兩次來都忘記用LevelUp付賬, 虧我自以為很高科技。

 


Sweet Basil
很久之前拜訪過一次, 那天不覺得有特別好吃。但每次去Needham都吃Marsala Art也是很膩, 最近有一次中午決定給這個可愛的小店再一次機會, 這次機會倒是給對了, 餐前Foccacia麵包好油好香, 番茄焗烤起司好好吃。點了海鮮麵也是很不賴。以後肯定會再多來光顧幾次的!

 


Gran Gusto
位置很尷尬, 離地鐵不近, 也沒有公車到, 只能等天氣好的時候才有閒情逸致從Porter Sq散步過去, 不然就是開車吧。點了兩份Pizza, 還不錯ㄟ。網站上的食物照片看起來實在很好吃。

 


Amarin of Thailand
已經很久沒有想吃泰國菜的胃口, 感覺上這裡的泰國菜吃來吃去都差不多, 我也不懂泰國菜, 頂多就是只能把Pad Thai跟Thai Ice Tea當成是指標而已, 有一天路過Wellesley, 不想再吃印度Buffet, 吃了個Amarin of Thailand, 沒想到Pad Thai很不錯。我對Pad Thai實在也沒啥要求, 不要太臭, 不要太甜, 不要太油, 麵不要太軟, 這樣。

 


Food Truck
最近南車站這裡的餐車實在很受歡迎, 除了Clover之外, Bon MeMomo Goose也是一到中午就大排長龍。後兩者都是賣越南口味的菜色, 不過我喜歡Bon Me多一點, 因為青菜很多,感覺很健康(笑)。Staff Meal之前得到某某雜誌還是什麼的好評, 它的Taco其實滿好吃的, 包的菜色吃起來很有一番學問, 像是把高級館子的料放進Taco裡, 不過, 缺點是, 很容易邊吃邊掉, 或是整臉沾到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