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ition02]–24小時困惑飛行

時間的混沌//

從波士頓到台北,需要轉機兩次,芝加哥和東京,一共24小時的飛行。

不斷的穿越時區,現在幾點毫無意義。

經常搞不清楚每段航程究竟花了幾個小時。

卻也懶的每到一個定點就調整錶。

總之就是24小時過後,就會踏上中正機場。

漸變//

每一個轉機點都有微妙的變化。

波士頓-芝加哥

簡單的國內航程,飛機小小的,也沒有什麼人,應該提早意識到該佔位置一人睡三張椅子這種事情,但想到的時候飛機上的空位早已被老鳥佔光光。

芝加哥-東京

到芝加哥,我向西岸靠近一點。

國際航班的飛機上,旅客成份複雜起來,因為往東京,日本人很多。

國際班機也鮮少有多出的空位。

東京

在東京等待轉往台北的班機,44號登機口,我開始聽到台語。

周圍已經變成90%的黑髮黃皮膚。

我知道離家不遠了。

一段一段航程,時區在漸變,語言在漸變,人們臉上的皮膚顏色在漸變,我用24小時加速前進,飛到每天都比波士頓快12小時的台北,繞地球整整半圈的另一端。

我生日那天

12/14是28歲生日,收到祝賀的email一枚,科羅拉多明信片一張,黛西專屬生日賀卡一枚,肖想已久的珍珠耳環一對,美麗的陶瓷擠壓瓶一枚,世界各地怪異標誌合輯一本,肖想也很久的Athen’s蛋糕一塊,還有,Webcam裡的生日快樂歌跟吹蠟燭,美國時間12點整的生日快樂,以及,很多很多的祝賀好多枚。

越來越不太慶祝的生日,還是熱熱鬧鬧的過了兩天(台灣時間+美國時間),然後,好高興。

萬聖節,狂歡週末(五)

過了一整年的隱居人生,赫然發現自己在異鄉的玩樂紀錄竟然如此貧乏。

去年的萬聖節,我才正擺脫了Verizon的鳥事,迎接RCN的到來,然後網路通了但是全家只有我上不了網然後還中毒。

時間過的很快,好像才剛來,現在已經剩不到一年就要畢業,想想如果再不好好玩,那真是白來了呀…哈哈….

不過,鳥事基本上還是由不得你的….

今年學校萬聖節有兩枚趴體,一個是學校的holloween party,另一個是隔壁學校來借場地辦的international student party。畫了一兩個小時的鬼妝,拍完紀念照,到學校已經是九點,距離開始的時間已經有一個小時,但是現場卻沒有幾隻小貓,根據主辦單位描述”well..學生嘛…通常不會這麼早來啦…”,好吧,那我跟你拼了,先回家打混11點再回來湊熱鬧。沒想到,當我11點興沖沖的抵達現場時,已經人去樓空,詢問了學校警衛,他們說:11點已經結束拉~

挖勒….這是哪門子趴體勒?11點就看到打掃阿伯在微弱的燈光中清理孤獨和冷清,很不highㄝ…

不過話說回來,我的屍體妝卻嚇倒了一票警衛跟隔壁國際學生趴體的印度人,因為我看起來太正常,妝化很濃很美的像是要去趴體,但是嘴角卻掛一道血…,印度人舞會的售票員嚇到,還以為我中槍,學校警衛阿姨也很緊張的問我:你這是怎麼一回事阿?

“ㄝ…萬聖節阿…”我很鎮定的回答。

well…趴體沒參加到但也算是有參與到嚇人的這個部份了吧….

ps.原本也有意去國際學生趴體…但是印度風味太重了而且大家都穿的很正常…

ps2.所以MSN上面的照片就是我的萬聖節妝拉…

球賽看一半

目前正在看最後一場紅襪對洋基的比賽。

但是很不帶勁兒阿今天。

紅襪從開打到現在六局上半已經拿七分,洋基隊終於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剛剛拿了一分。

雖然剛剛才決定的我的最愛球員Manny擊出一支令人興奮的三分全壘打,但我懷疑是今天的洋基隊因為昨天的慶功宴宿醉。

再多住幾年說不定就會變成在賽前上網買票的球迷了吧…

忍不住要再說一次,Manny擊出全壘打的英姿無人能敵,昨天看慢動作重播完全傻眼,雖然…昨天輸了…~”~

六局下

不注意的時候

什麼阿

紅襪突然間又拿了三分的全壘打

今天的洋基隊如果不是宿醉,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碎碎念幾分鐘

前一陣子有點擺爛,不過還是有寫點東西,所以關於舊金山的部份,還有好幾天沒放上來,過幾天會陸續補齊,敬請期待。

關於Montreal Trip,實在過太久了,有點懶得打,不過我有寫在筆記本上,所以大概大家會看到翻拍的版本嚕~而且有些零散~

暑假好像快過了一半,只剩不到兩個月,要好好拼一下了,作品集一直不知道該怎麼開始,但是一定會做啦!!> <

去年毫無社交的隱居生活,今年會有些改變,和這裡的朋友越來越熟,英文也變好了一點(昨天和伊莉莎白出去玩,他說怎麼我回台灣一個月,英文還變好…= =”…這個嘛…….ㄏㄏㄏㄏ)

今年新學期的開始,我要當另外一個老師的助教,雖然之前嚷著不想幹TA這種東西,但是是這個老師親口問我,讓我備感榮幸~~T_T

因為他是我很喜歡的老師其中之一,我跟他說我的英文還很差,而且不太善於提出評論這種事,但他卻說,我的英文一點都不差,表達意見的方式不是只能用文字而已,而且還說其實我的意見超多,只是需要一點方式來打開瓶蓋,就會挖啦哇啦的出來。

很樂~~哈哈

我妹說我拍照進步了

很樂~~哈哈哈哈哈

誰有Coldplay的玩過頭?我的玩過頭…真的是玩過頭了….好像鬼打牆似的亂跑…

不喝酒也很high

回台灣之後的”必做事項”裡,和大學同學轟趴絕對是其中一條。

漸行沒有漸遠]

每個人生階段都會有一群共患難的朋友,從小學中學大學到出社會,只要有個圈子是你要呆上一陣子的,就會自動產生一群在這個圈子裡的你的朋友。而俗話說”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不時地在告誡我們:有一天你會跟這些人分開,然後每隔一陣子會固定一個時間聚會,為的是懷念過去那段只屬於你我的美好時光,努力維繫這份”情比金堅”的緣分,而”同學會”就是在此模式下最普遍的聚會形式和名稱。

然而,你說我無情也行,說我看淡了也行,其實,並不是每一段關係都可以永遠不褪色。每一次的固定聚會,感覺並沒有更拉近彼此,反倒是產生了機會去發現,”漸行漸遠”這個殘酷的事實。然而真的遠到某種狀態,A的電話再也打不通,B搬家了,漸漸地這些人的印象只剩下桌上相片裡的笑容,或者腦海裡模糊到拼不出完整的姓名。

只有我的大學同學們,在經過五年的社會摧殘之後,好像每次聚會的感覺還是沒什麼變化,沒有半生不熟的對話,沒有刻意搞熱場子的尷尬,那個誰誰誰去了義大利感覺只像是那個誰誰誰翹課去了。或許我們也都各自發展著不同的人生,但是聚頭時不像是各自帶著人生玻璃罩來到現場,聊天時只有話語流動著,卻不碰觸其實也碰觸不到彼此下,只能正襟危坐的狀態。我們比較像是帶著各自的菜籃來,然後分別把菜籃裡的東西到出來,然後說你看你看我今天買的白蘿蔔又肥又大老闆另外送我兩根蔥的這種狀態。

可能有一半我得感謝MSN。

哈。

喝酒亂性 不喝酒亂說話]

今天的粽趴,是一人帶一道菜,吉吉準備紅酒招待大家,我很沒誠意的只帶了一盒餅乾(ㄝ!但是是再美國買的捏~特意留在今天的聚會呢),鞋小帶了好好吃的湯包兒,阿智很認真的帶了粽子(只有他帶粽子來)還有北京烤鴨!!(我才剛吃過”北京”烤鴨勒~哈哈),我老妹偷學我帶餅乾,至於最後來的地獄,很沒誠意的只帶了一張嘴(下次不准拉!!)

另外,吉吉為了大家要到他家作客,還特地買了電視招待大家。

一邊吃東西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一邊喝酒(我腸胃炎只能喝果汁…嗚..),不知不覺,吉吉同學已經六杯紅酒下肚,當我發現他開始話很多的時候,才知道這傢伙喝醉了,這次和以前他喝醉的狀態不太一樣,過去我只看過他喝太多,鬼叫一下之後就抱著馬桶吐,然後昏睡。這次不知道是怎麼著,一直說話,然後鬼打牆的重覆相同的問題和觀點,但是大家卻都很配合,整個晚上在吉吉喝醉的狀態之下進行著語無倫次的對話中進行到凌晨五點。

今天晚上的對話大概是有史以來聚會最刺激最赤裸裸的一次吧,笑中帶淚的對話可不常見…像我這樣醒著的人沒喝酒也不知道在high什麼勁兒。沒來的人很可惜呢,哈哈…

決定下次聚會要把吉吉再灌醉才行,哈哈哈…

Ps.順便稱讚一下吉吉家的懶骨頭,超級好躺,不管你躺什麼姿勢它就變成像為你量身訂做一樣的合身舒適阿!!

Transition01]–wake up

離開波士頓之前,開始莫名的頭痛。

卻很熟悉。

持續了一兩年,在台北每天傍晚一到隨著日落就開始頭痛,晚上沒辦法馬上躺平昏睡。剛開始是是因為失戀,長時間臨睡前的電話習慣變成了後來對自己床的恐懼,於是再也無法爬回這個的地方,所以天天睡沙發。過一段時間,我回到床上睡覺去了,然而,即使白天忙碌到翻,晚上睡覺這件事情還是沒辦法自然的進行。每天睡覺前都在想:我幹嘛要睡?沒有辦法什麼也不想的就在床上躺平沉沉睡去,大部分來說,都是撐到身體持續疲憊不支倒地而昏睡。

來到波士頓之後,什麼都消失了。

焦慮、煩躁、頭痛。

就科學方面來說,是因為來到這裡之後,每天操勞過度外加不得不的三餐正常(請參閱2004年8月份日誌),之後為了怕看醫生而養成健康飲食,加上無憂無慮的學生生活,睡眠開始正常不過。

就科幻的角度來說,我是進入了長眠期。

是被外星人催眠,我開始做美夢。

美夢裡是不會頭痛的,而且一切都很美好。

外星人實驗要結束了的樣子,我在掙扎著要不要醒,但是現實狀態的我已經在慢慢甦醒,好比頭痛又回來了。所以我感覺應該是要醒了。

而再度就科學的角度來說,那是因為期末每天熬夜而產生的身體不佳狀態。

———–

next:Transition02]–24小時的困惑飛行

coming soon

生命的力量 感動中。

話說過去身在四季如春的寶島台灣,從來也沒意識到什麼叫做春暖花開,對於去陽明山上賞花總是興趣缺缺,不就是花嘛,看啥。所以連仙人掌都會養到死掉的我,應該是根植物很沒緣分吧…。(什麼都可以說是緣分你看看…)

來到波士頓之後,沒有多久秋天就來了,葉子轉黃轉紅,這時的景色超美,慢慢的進入冬天之後,所有的樹葉都掉光了,樹枝都變得乾枯,在那瞬間有種哀傷的感覺…,好像前些天才看到這些樹,葉子多到我在五十公尺外看不見公寓,怎麼一瞬間,就算一百公尺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阿!原來我們家公寓長這樣…)。覺得這些樹阿好可憐…就這樣死了嗎…?雖然以前課本上有學過,春天來的時候這些樹會再長出新芽什麼的,但是看到寂靜乾枯一片,真的很難想像它會復活說…。

這些天,氣溫開始回升了,春天來了,今天的氣溫上探華氏80度,相當於攝氏26度左右,而在天氣轉好的情況下,我在家裡根本坐不住,能往外跑就跑,昨天因為心情煩悶的緣故…竟然走著走著….就走到查理士河畔了…O_O…,最後看著指標性建築物Prudential Center離自己並不遠,想說乾脆去把幾個有人托帶的貨品買一買,走著走著,經過BackBay區域,就是旅遊書上或是明信片上都會出現春暖花開滿公寓標準圖片的取景地帶(我猜是),結果還真的出現了春暖花開滿公寓阿阿阿!!我才意識到,春天真的來了,原來春天到了花真的會開(我以前一直覺得春天是沒啥特色的季節…哪有開花…四季不都開的嗎…),原來真的有分花開跟不開的季節,今天散步又看到附近的樹竟然冒出枝芽來,還有些長出小小片的樹葉了,前幾天才看到花苞(ㄜ..或是樹苞…我不知道是什麼),突然就開了,不知道為什麼,超感動的,原來真的會復活阿!!這就是生命的力量嗎….

Ps.那是不是要等到我自己有小孩,看著他出生到成長,才會覺得小孩真可愛哩…,平常路邊的小孩都已經長好了,也沒看過他的成長過程,以為他理所當然長這樣…感動力遲遲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