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chering Class


最近牛肉又出了問題, 雖然一直都謹記著媽媽的嘮叨, 買東西的時候要去想一下他怎麼來的, 養成平常少買便宜的過分的肉類, 以及容易出問題的部位, 但每次遇到有這類的新聞時不免偏執起來, 我買的肉真的能安心吃嗎? 到底哪裡才能買到好肉呢?! 看過Food Inc之後, 超市裡琳琅滿目的品牌肉類們背後都可能有叫人膽戰心驚的故事。從義大利回來之後, 想要的又更多了, 除了安心肉品之外還想要有風味的肉品,在台灣的時候,總是會聽到什麼放山雞放山豬的滋味如何如何, 美國牧場這麼多, 應該也可以找到類似的吧! 後來我想起了慢食運動, 想起Local food, 想找找麻州或許也有優良的牧場, 亂七八糟的拜Google一番之後發現竟然有教人認識豬肉的butchering workshop, 教大家如何解剖一隻豬以及藉此來認識豬的每個部位, 和這些部位適合料理的方式。

這實在是很有趣, 讓我想起小時候去菜市場, 媽媽在豬肉攤前東挑西撿的說我要這塊不要那邊, 不過都是一大塊的豬肉嘛有啥好挑, 但是媽媽的神人智慧總是能看出小孩子不懂的地方, 從肉的色澤, 油花的分布, 肌理形狀等等都有學問在。

Read more

Ripped in 30, 達成!

這半年來的體重數字因為無法繼續慢跑的緣故節節上升, 雖然在別人眼裡應該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數字, 但是對於我之前長期體重控制的習慣看來,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警訊。已經很久沒有在體重計上看到117甚至118這個數字了, 前兩年狠辛苦瘦下來的10磅, 如今看起來已經要還回去一半, 再這樣下去, 之前的汗都白流了阿。

公司裡女同事流傳著一套健身DVD, 是知名減肥實境秀Biggest Loser裡的魔鬼女教練Jillian Michaels出的30 Days Shred, 但群體減肥的成效通常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很自然的, 同事們練沒個兩三天就鳥獸散, 然後, 也沒人再提起這件事。

為了讓自己在義大利旅行之後不要變成一顆球, 決定在旅行之前鞭策自己, 好好的減個肥, Jillian嚴厲的身影忽然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這次的減肥計畫就來Follow Jillian的腳步吧!

我自己手上的DVD是30 Days Shred的進階版, Ripped in 30, 一樣是分成四週的進度, 每個禮拜的運動招式都不一樣, 越後面越難。每次荒廢很久沒有運動, 做week 1的第一天之後的隔天會非常想死, 全身僵硬兼酸痛, 但這次發現只要持續下去的話, week 1到後面的第四天第五天就很順暢了, 我想是肌肉已經都集合起來操練, 變得比較有力的結果。所以後來的week2, week3甚至到week4, 雖然每次運動都還是會累個半死, 也沒有辦法做進階的動作, 但不至於做不到10分鐘就棄械投降。有一次我很久沒運動就直衝week 2的session, 不到10分鐘就覺得快死掉而放棄了。

這個月我很認真的執行, 一週五天, 每天半小時, 加上還可以的飲食控制, 一個月下來很紮實的瘦了3磅, 從119.8到116.6, 不是拉肚子的那種大起大落的3磅, 真是太開心了。以我的體質來講, 這次數字下降算是很快。相隔三個月, 重新看到116在體重計上的感覺真好。Jillian說得好, it’s not about perfect, it’s about effort。瘦身的重點不在於你每次動作都要做到跟教練一樣完美, 而是你每天都要撥出一點時間來運動吶!

規矩是用來打破的

週日跑去嘗試了一間裝潢很樸素並非常具有異國風味的印度素食餐廳Dosa Temple, 據說這附近有個印度廟宇, 所以來的客人有八成以上都是印度人. 敢情食物也是相當道地。不過, 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 皮爺狂打簡訊, 吃飽離開的時候, 皮爺說, 有件事情不知道應不應該跟你講, 剛剛我目睹了一個非常的情況。
我說: 什麼?
皮爺: 有個男的在排隊的時候, 不停的舔他手指上的醬料(恩抹阿恩抹阿)
我: 哪裡來的醬料?
皮爺: 你也知道印度食物多半都是用手抓取米飯或是南餅去沾醬料, 所以手指上會沾到咖哩阿那些的。
我:然後呢?
皮爺: 然後他在排Buffet的時候就開始吸允他的手指頭, 然後又用他吸允完的手指去抓每個勺子取菜…
我: 阿然後勒?!!!
皮爺: 然後, 他們不是有一盤一個一個白色像小麵包的東西嗎? 那個男的就用他吸允完以及抓過每個勺子的手指去拿那些小蒸包, 但是他摸了A又摸了B之後覺得都不好就又都放回去。
我:靠北!!!

註:恩抹阿=恩ㄇㄨㄚˋ

後記: 其實用手抓取食物是有一個規定的, 右手拿來吃飯, 左手摸髒的東西, 但是很顯然地這位隨性的仁兄並沒有在follow

Wilson Farm

前兩個禮拜正好要到Lexington和朋友吃飯, 順道去了Wilson Farm的Market逛逛。第一次來這個Market的時候覺得好新奇, 後面有一大片的農場, 市場本身有一點像傳統市場但又乾淨整齊很多, 蔬果的樣子也比超市或是Haymarket的健康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季節的關係, 漂亮的蔬菜變得好多, 一大袋一大袋的, 每一袋裡的菜葉們都好飽滿鮮綠。很意外的看到了豆苗菜, 我以為只有華人才吃這菜, 看起來很漂亮的樣子就買了回去, 要價$5.99一磅, 但回去煮了之後才發現能吃的部份不多, 絕大多數都太老了咬不動, 好貴的一包菜阿。不過, 剩下買回來的菜都很令人滿意, 尤其是紫蘆筍, 鮮嫩的幾乎沒有什麼部份需要去除, 稍微清燙一下就可以吃, 又好清甜, 放了快一個禮拜新鮮度還是很好。其他還買了花椰菜和菠菜, 以及臨結賬之前突然瞄到的fiddlehead, 想起在V的部落格上介紹過這個東西也寫了些料理方式, 好奇心讓我順手帶了一包回家。

買了這麼多新鮮的青菜, 怕不趁鮮吃完就浪費了她們香甜的青春。這一兩個禮拜以來蔬菜的攝取量大增, 連早餐也吃了青菜,清燙蘆筍或是花椰菜炒蛋。因為花椰菜真的買了好多, 便參照阿基師的59元出好菜裡面教了保存花椰菜的方法, 先用鹽水燙過, 然後泡冰水, 晾乾, 再冷凍起來。沒想到, 這一袋袋的自製冷凍花椰菜拿來作早餐broccoli omelette倒是挺方便, 皮爺也開始練習當好孩子起來吃菜菜。

Wilson Farm算是離市區滿近的農場之一, 可以搭紅線到Alewife之後轉76公車, 辛苦一點但也可以到。隨著天氣漸漸熱起來, 各家農場又會開始有一連串的採集Festival, 六月採草莓,七月採藍莓, 八月採番茄,九月採蘋果, 十月採南瓜。 朋友說, 這真是越採越大顆阿。

Neighborhood

前幾天, 我和老闆提夫從公司開車進城, 要和從紐約回來探親的珍妮佛碰面。 我的老闆提夫呢, 是個Townie, 每次搭他的車, 都像在坐觀光巴士, 一路上沿途解說, 而且都會很ㄍㄟ熬的走一些奇怪的小路或捷徑。原本半個小時的車程大概開了要一個小時, 反正不是我開車, 也就樂享其成地當個觀光客。

但是觀光路線也是有分, 一種是Happy everything, 一種呢…就是可能會需要一點open mind, 在這裡我就將它稱之為深度旅遊好了。

大概在波士頓待過都知道, 波士頓南邊的Roxbury, Dorchester等一帶的治安都不太好,  但因為公司正好在更南邊一點, 如果不走高速公路的話, 一路開上來簡直就是不良區的精華路線, 從Readville開始, Hyde Park,  Roslindale, Roxbury, Dorchester, 提夫還同場加映了Mattapan, 並經過了槍擊案最密集的Dudley sq。 這讓我想起之前有一次GPS很自作聰明的引導我和皮爺走最短路線到波士頓, 完全不顧我們的感受, 就這麼戰戰兢兢的一路開在精華路線上, 並很剛好的Dudley sq的交叉口停紅綠燈, 然後親眼看到警察壓著罪犯從我們的車子前面走過。我心有餘悸地跟提夫說起這件事, 沒想到他說, 這是算什麼, 他有次在芝加哥南邊碰到的情況才精彩, 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外面的人在燒房子, 砸玻璃, 刮車子。

我想起皮爺的朋友阿山哥和山弟上次到台灣玩的感想, 他們說, 怎麼好像都沒有不良區, 我仔細想想, 好像還真的沒有, 雖然不是沒有罪犯沒有案件, 但若是有外國友人來台灣我還真不知道有哪些區域不要去。我只能說, 台灣真是個寶島阿!!

婚紗試穿記


Photo from David’s Bridal

今天跟David’s Bridal預約了試穿, 現場人滿為患, 完全可以想見Bridal War的情景, 女生為了搶衣服打成一團。去年底去逛的時候門市很冷清, 但最近這兩次造訪是完全不同情況, 門庭若市, 不過幸好之前我已經看過一次也拿了目錄, 挑出了幾個想要試穿的出來, 今天就可以把時間全用在試穿上, 一個半小時內換穿了七件, 十分有效率。

接待我們的Sheryl小姐非常親切而且積極, 也給了很多有用的建議, 比方我們本來打算用郵寄的寄到台灣, 但她告訴我們郵寄和托運行李都有遺失的風險, 建議我們自己帶上飛機, 只要事先跟航空公司說過, 是可以帶著一起登機的。皮爺說我運氣很好挑到這個小姐, 他偷偷觀察了旁邊其他的禮服小姐, 不是臉臭就是漫不經心, 試穿禮服遇到這樣的小姐是會很不帶勁的呢。

原本以為自己在美國算是小隻人, 平常買衣服都得買0號, 就以為禮服應該也0號吧, 小姐便很善意的提醒說”恩, 新娘服通常都會做比較小一點唷, 你的話大概穿2號吧。” 我心裡轉著眼圈想”你都不知道美國人size都做太大嗎, 哼, 等等你一定會換成0號給我吧!”小姐先是把馬甲跟襯裙丟了給我, 我非常努力的要把馬甲扣起來, 怎知十幾顆扣子竟然只能扣得到一顆, 十分後悔剛剛不應該去吃印度buffet, 後來小姐進來幫我把所有扣子扣上, 差點就要把食物給吐出來了阿, 後來, 試穿了第一件禮服, 是2號, 竟然剛,剛,好!!! 我深呼吸兼縮小腹竟然穿2號剛剛好阿!!! 小姐果然是老經驗勒。David’s Bridal今年多了Vera Wang系列, 小姐說是薇拉王要開始進入平價市場的行列, 我問小姐自己身上現在穿的這件大澎裙賣得好不好, 他很老實的告訴我說很多人都會想試穿, 但是她還沒有賣掉一件, 我問他為什麼, 小姐說, 這種上身很窄下面很澎的禮服必須要瘦子才能穿, 胖女孩穿了只會看起來很大一顆, 小姐此番回話真是既真實又深得我心阿。

試穿禮服的地方人很多, 但不是新娘很多, 是親友團很多, 我只有皮爺一人顯得很冷清, 不過, 這一點也沒有影響我本人裝麻豆走秀的心情, 因為, 試衣間是開放的(更衣間當然不是拉), 我左右兩邊分別都有在試穿禮服的新娘和她們的親友團, 我在這裡感受到了女人們對於婚紗總是有特別的嚮往這件事, 就算結婚的不是自己, 都可以在旁邊看得津津有味,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 因為我每換一件衣服出來, 就可以感受到其他新娘們親友團的熱烈眼光, 由於本人大概是現場最小號的新娘, 我心裡都在偷想他們應該都發出了”真是苗條穿起來好像目錄歐”的讚歎, 所以就很甲掰很用力的展示衣服來贏得更多眼光, 阿, 表演慾這件事情阿, 真是走到哪裡都一樣。我最後在三件禮服之間舉祺不定, 重新試穿心中排名第二的禮服(但價錢是最便宜)時, 隔壁新娘的阿姨跟媽媽很大力的跟我說, 你穿這件好好看阿, 好適合你阿, 讓我自我感覺良好到的要飛了起來, 差點就要衝動的買了他, 可見親友團的力量的確相當驚人呢。

新娘禮服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穿上去之後高下立判, 無法妥協, 原本心裡很嚮往的或是很喜歡的, 如果跟自己性格還有調調不襯, 就是會有一種彆扭感, 穿上去之後自己會感到很自在又會很迷戀自己的就會很享受它, 像是交了好朋友一樣, 再喜歡的衣服不適合自己就是完全沒有辦法下手。原本我心中的第一順位, 是很典雅, 繡花很多, 上窄下寬的經典款式, 但是穿上去之後, 整個人顯得沈重, 而原本只是試穿好玩的薇拉王卻意外地合拍, 很適合自己簡單活潑又成為眾人焦點的性格。人生是這樣, 我非常喜歡Free People那種複雜花俏多層次很多細節的衣服, 又或是, 很喜歡vintage style的裝潢風格, 但實際上, 我沒有很適合Free People的衣服, 家裡如果佈置得很vintage也會鎮日感到煩躁。喜歡的跟適合的, 總是要經歷過無數的逞強和摩擦才會理解吶。(茶)

註: 圖中這件照片看起來很美, 看目錄的時候很喜歡, 但這件只適合拍照, 在婚禮上穿會有一種下面那團是什麼東西的累贅感…

Outlet有便宜之旅

來美國之後一直有朋友催促我去逛Outlet, 但是去了幾次之後, 老實講, 並不覺得Outlet有特別便宜, 尤其當我還是窮學生的時候, 什麼叫做便宜? 不買最便宜的拉! 省10元省30元都是噱頭, 殊不知結賬的數字叫做$100嗎?…不買當場省一百拉,  喔耶!

步入職場之後, 隨著價值觀的漸漸扭曲手頭變得比較寬裕, 買東西的次數變多, 對於奢侈品的數字才有比較明確的概念, 但是Outlet還是不吸引我, 或許東西有比市場上便宜那麼一咪咪, 但是去了並不一定會看到中意的, 很高價的東西再便宜還是買不起, 基於以上的一切, 要大老遠的殺去實在是CP值不夠, 而且我這麼瘦(嘖, 這麼敢講, 那是因為在美國吧你), 有便宜的東西根本輪不到我, xs/s/0/2這種尺碼通常只有一小區, 不是樣式不佳就是殘破不堪, 看著旁邊滿坑滿谷的10號12號, 內心由衷地羨慕起福態的美國人。

今天陪皮爺去Outlet挑皮箱, 我則是去看看有沒有冬天的puff型大衣可挑, 但最後這兩樣都沒買到, 反而以非常意外的價錢買到了以下的東西:

1.CK小外套兩件, 一件原價分別都是$129, 現在打三折, 兩件加起來差不多就是$77, 原本已經覺得很便宜, 但是進門之前小姐遞給我一張85折券, 滿75就可抵用, 於是乎結賬的時候一共是$65, 賺到!

2.Jcrew大衣一件, 走進賊窟我便直搗黃龍地殺進Clearance區, 突然看見一件毛料的駝色中長度大衣特價只有$79, 並是0號! 我立馬丟下手上所有的東西直接試穿, 試穿之後非常滿意, 迅速的走進結賬櫃台很得意的要結賬, 殊不知, 小姐滴滴滴的結賬之後竟然出現的數字是$55!!! 賊窟的大衣沒事都是兩百起跳, 折扣之後通常也要上百元, 看到$55當下真是欣喜若狂, 怎麼會有這麼便宜的事情讓我撿到阿!

3.Kenneth Cole 過膝長靴一雙, 由於每天看康熙的結果, 被洗腦今年冬天一定要有一雙過膝長靴才行, 一般來說我的小腿很難買靴子, Yahoo拍賣的商家都非常狠心, 幾乎沒有靴子是超過小腿圍38的, 有的還只有34(是做給竹竿人嗎哼), 但今天試穿的靴子竟然穿的很輕鬆, 雖然是高跟但頗好走, 特價$78, 打折下來之後也是差不多$50-60之間, 有便宜!

4.Tumi皮夾一只, 皮夾是個很難挑的東西, 我已經過了拿可愛皮夾的年紀, 想到跟客戶開會之後去吃飯掏出草莓妹的皮夾就臉紅心跳, 一直想要挑一個簡單一點的樣式, 或是看起來是個大人的樣式,  波波粒的皮夾都很厚, Outlet的波波粒皮夾則是醜到驚人, 經典格紋比較少看到, 今天看到一堆愛心跟星星, 而且是以紅色為基底, 昏。後來走進Tumi原本是要給皮爺挑皮箱, 但正好也有皮夾就順便看了一下, 除了顏色不能算是太經典之外, 剩下全部都符合我想要的, 短夾, 有窗子, 有零錢袋, 而且薄(以三折短夾來說是很薄), 看在又有折扣的驅使下(我到底是在買東西還是在買折扣勒), 選了看起來還是有點年輕但是好搭配的芥黃色, 以俏皮的設計師身分拿這顏色也還算可以拉(自我安慰), 但主要是黑色的莫名看起來很醜, 最後以$81(原價$149, 特價$109+additional discount 25% off)的價錢打包帶走。

Outlet撿便宜完全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今天的Outlet之旅可以說是來美至今最過癮的一次。有買有保庇, 新年穿新衣, 大家新年快樂恭禧發財歐(背景播放彩樺姐:保庇保庇保庇保庇歐, 保庇保庇保庇保庇阿阿 )!!

雪天喃喃

又下雪了。

今年聖誕節前嚷嚷著什麼時候才要下雪, 沒想到從白色聖誕開始, 就接連著不停地下, 這一個月來, 幾乎周周大雪, 被B哥說我祈雪能力太好了, 我只能讚歎自己是仙姑。

下雪對於我這個沒有車的人不那麼礙事, 頂多是出門要注意走路不要滑倒, 所以即便下了非常多雪, 還是覺得很美, 還是很希望..(馬上被摀住不准說), 而且下大雪就可以名正言順的WFH(Work From Home), 看著外面飄著白雪然後在暖暖的屋子裡穿著居家服工作, 桌上擺一杯茶, 很是愜意。

但是對於有車的人來說, 他們很快就會把賞雪的興致用完, 皮爺每逢下大雪, 隔幾個小時就要出去清一次車頂, 否則累積到隔天早上再挖出來, 那累積了一呎高的雪並不是輕輕一刷就掉, 車窗結冰也很令人困擾, 而且很痛苦, 好比是被關在冰箱冷凍庫裡清結霜。而幸好我們還沒買房子。上次下大雪, 提夫在IM上哀號他要出去清車道, 不然車子開不出來, 正所謂蜘蛛人裡都有講能力越強責任越大(誤), 擁有的東西越多負擔也越大阿, 突然想到Up in the air開頭的喬段, 我們這些什麼都沒有(沒車沒房), 在這種時候好像反而輕鬆。

然後是開到路上, 不得已的時候在大風雪天裡開車, 怕的不只是風雪擋住視線看不清楚, 還很怕路上狀況百出的車子。沒有裝雪胎然後在高速公路上打滑的, 旋轉的, 跳芭蕾舞的; 因為很焦慮而開得非常慢或是開在兩條線道中間的; 自信心很強還是開很快的; 不在乎能見度超低還是沒開車燈願意讓人從後頭撲上的; 不停地把雪噴到後面車上的大卡車, 或是逼車逼很近的大卡車不知道是他沒看到你還是他天生愛逼車等, 諸如此類。 路況一團亂, 四線道變成一線道在用, 沒人敢當開路先鋒, 全都跟著前面已經有開路痕跡的線道走, 避免開在有雪的路段上打滑失控, 大卡車這個時候頗能發揮開路的效用。有時候雪下太快太大鏟雪車來不及清, 大家只好在思樂冰裡開車。

最後是積雪的困擾, 車位十個變五個, 車道兩個變一個, 路邊的小雪山一座又一座地綿延不絕, 車子轉彎經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說也奇怪, 分明我沒在開車, 但是還是說了一堆車和雪的愛恨情愁, 內行看門道, 外行的看熱鬧, 我大概就是湊熱鬧的民眾吧(茶)。

這是一篇很長的辦美簽文章…

話說, 射手座的樂觀, 其實相當依賴這個世界在預設值的模式下運作, 不能有任何差池, 否則除了把自己的腳砸爛之外, 連抬石頭的那雙手都會被割傷大流血。

此話怎說呢?

今年我在美國的工作簽證到期了, 六月的時候律師就已經把文件送出去延簽, 我本人也很放心的就訂了十月回台灣的機票, 完全不管送審文件是否已經通過, 老神在在的覺得反正到時後就會拿到核准的文件了吧(樂觀+1), 結果到了回台灣前兩個禮拜, 心裡覺得有點納悶, 我兩手空空的, 回去台灣之後到AIT難到只要跟面試官say hello就會拿到簽證了嗎? 心想還真方便阿(立刻自動從納悶轉為幻想情境之樂觀+2), 但內心還自以為要以防萬一還是規矩地寫了個信給律師問問, 沒想到律師速速回信說我的文件還沒過, 而且,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過…..!!?! 晴天霹靂阿!!! 根據官方說法是今年作業速度特慢, 如果我真的趕著要, 那就得付一千塊美金, 走premium process, 也就是有錢能使美國人推磨的一個方式, 可以在15天之內審查完畢兼收到文件。按, 老娘機票都買了, 就算要延期也不知道這些懶鬼是要幾時才會審完, 而且我已經答應了爹娘要帶他們去日本玩了, 行程都安排好了, 牽一髮而動全身, 不得已, 只好丟了一千塊(這部份很感激老闆是給公司出), 讓他們速速送審, 時間算下來正好有可能在我回台灣之前審完, 幸運的話, 我在美國就可以拿到文件, 來不及的話就是請律師用快遞寄到台灣的家中。

Read more

姣好的緊身褲之下

上週末去Chinatown吃了個喜臨門的養茶, 吃飽之後還要喝足, 跑去星巴客坐坐閒聊, 突然間走進了兩個辣妹, 穿著現在很流行的緊身褲, 我於是開啟了關於緊身褲的話題。

“話說緊身褲穿不好有時候很令人尷尬”我說。
“是說像駝趾嗎”學妹A說。
“嗯阿,不過這兩個妞屁股還滿圓翹的, 穿起來是不太難看”我說。
“ㄟ你們兩個講話小聲一點, 他們看起來是亞洲臉說不定會講中文”學妹X說。
“哪是, 我剛有看到正面明明是外國人臉阿”我提出質疑。
“真的阿, 我覺得是亞洲臉”學妹X說。

和學妹A還有X一陣辯駁加觀察, 忽然間他們轉過身來, 我們得以完全看清他們的臉。

矮的那個我先前就看到, 權骨很高, 另外一個比較高的, 乍看有美人感, 屁股又小又翹, 我還嘖嘖的稱讚了一番, 但是細看, 怎麼好像皮膚不太好。

“是吧?就說不是講中文的臉啦”我很肯定的說。
“嗯, 我覺得像是混血”學妹A說。
“我覺得他們的臉還滿獷的, 不太秀氣, 大概是東南亞一帶或是墨西哥的感覺”我繼續說, 但是不知道什麼我會說出獷這個字。
“嗯阿, 還滿像泰國那邊的吧”學妹A說。
“說不定是男的”我開玩笑的說。
“ㄟㄟ, 什麼國家的人有習慣舔嘴唇阿, 這兩個人一直很愛舔”學妹X說。
“是職業病”我面不改色的延續先前的梗。
兩個學妹大笑, 給我的人妖梗捧場。
“嗯, 看他們的樣子, 穿著阿打扮得很艷麗但是很粗俗, 是很有可能是人妖…”學妹X說。

兩位辣妹結完帳之後走到我們後面的位置附近整理皮包並開始聊天。

“唔….我怎麼覺得那個高的聲音挺沉的”學妹X說。
“我就說是人妖阿, 哈哈”此時我還是很智障的在延梗。
“噓…”學妹X示意要我們小聲下來, 想要專心聽他們的聲音。
那位高挑小屁股的長髮辣妹, 此時發出了相當低沉有磁性的的聲音”Oh well…”

三人瞬間恍然大悟…。

註:本文特別感謝學妹A的撲浪相挺故事細節和標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