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屋記

是的, 染上看屋強迫症的我, 這週日又是open house一日遊的行程拉。

一開始看房子是無心差柳, 接下來看房子則是經過相當縝密的安排, 最高峰的狀態是三個小時內跑了三個town, 看了10間房子, 本來應該是12間, 但是有間房子因故取消參觀, 另外一間房子則是在時間緊迫的狀態下來不及去看被取捨掉的。那幾個小時的奔波搞得我們很累, 後來就不想再這樣折磨自己。一開始走奔波路線主要也是因為剛開始有很多房子都沒看過, 但是過一陣子, 在兜售的房子還是那幾間, 偶爾有新貨上市, 新貨每週的上市量不大, 加上要符合我們的預算以及排除看起來像鬼屋的, 一個town了不起是一兩間可以去看。

說到鬼屋, 這幾週下來看得還滿不少, 大部分的老房子只是老舊需要翻新, 但有一間是已經斷水斷電, 地板看起來已經潮濕, 壁紙是很老舊的花色, 因為屋子沒有暖氣的緣故, 整間屋子還相當的有冷颼颼的鬼氣氛, 地下室因為沒電整個就是黑的, 來參觀的人到地下室都得自己攜帶手電筒照明, 看到這裡覺得脫漆都已經算是小事。這類需要強力翻修的屋子, 通常在網路上都只會放一張遠觀照, 看起來好像還可以的樣子, 由於這類房子價格也會相對低廉, 所以很多人就是會衝著碰運氣的心情來看, 這個大鬼屋就吸引了非常多人來看, 因為如果屋況好, 他的市價可以在600k以上, 他們開的價錢只有385k, 所以囉, 還真是沒有白吃的午餐, 事出必有因的, 你說說如果是個正妹在交友網站, 怎麼可能只放一張很遠看似還不錯的照片勒?  當然拉, 這類房子有這類房子的買家, 買下來之後全部翻新然後再以高價賣出, 有個朋友的老公就是在做這行, 但是做這行要有門路有閒錢, 不然我覺得還滿好玩的說。

後來我不知道我們有沒有學乖, , 偶爾還是會去看一些需要整修的房子, 期望是在我們能力範圍能整修的。但是越看, 也會越知道自己可以接受的範圍, 以及所謂的”氣”, 有的房子一走進去就感覺到一種陽光的氣, 很舒服, 但有的則是令人焦慮。有時候不一定是房子本身, 有時候是周圍環境, 附近鄰居房子的屋況阿, 或是這個neighborhood的氣氛。有的就算看起來很平和我還是覺得不妥, 因為那個地方一眼望去太過平坦, 好像都沒有樹, 很像月球, 但其實這只是我個人觀感而已, 因為那個社區其實是還不錯的, 只是地形本身展現出來的社區風貌我不喜歡, 說到地形, 有的社區是山丘地形, 這種地形唯一麻煩的地方在於冬天, 下雪就完蛋, 不好開車。說著說著, 我好像很挑剔勒…

黑眼豆豆演唱會之台上台下一樣精采


兩個月前買了Black eyed peas的票, 由於只是想要感受一下演唱會的活力, 所以買了最便宜的票, 位置也不是太介意, 走進TD Garden體育館, 被場地的壯闊嚇了一跳, 畢竟…畢竟本人是第一次走進這麼大型的體育館吶…。不過這個震撼的感覺, 隨著攀爬傾斜度45度的看台到最上面的位置後演變為驚嚇, 在爬到差不多我的位置(我的位置在看台最後一排)附近時, 轉身回頭一看, 我的媽阿, 這看台怎麼這麼斜阿! 幾乎是以垂直的方式在往下看, 看得我兩腿發軟, 幾乎是無法再往上走, 由於每一排的位置都是整整高於前一排的位置, 也就是說, 你的位置前面, 沒有椅背!!!沒有人頭!!!什麼都沒有!!!並且, 是在一個傾斜度45以上(目測拉)的看台上, 是在三層樓高的位置上!! 我實在懷疑這樣的場地設計不摔死才有鬼阿~為了安撫本人受的驚嚇, 我和皮耶只好先在附近的空位稍事休息, 等過一會兒再往上攀爬到最頂。

不過, 稍後攻頂這件事並不順利, 因為, 有幾個死孩子覇住我們的位置正在大high, 我和皮耶不想惹事, 想說如果目前位置沒人坐就呆在原地吧, 在這麼險峻的地形上和看起來整個喝醉的小孩討位置有點不明智, 後來是有兩個位子在相同地點的兩位黑人女性對著他們嚴肅的說”Come one, move down”, 他們才爬回他們原本的位置, 在此我必須由衷的感謝這兩位剽悍的女性, 因為似乎周圍的人都制不了他們, 只能無奈。

所謂有一就有二, 死小孩吵鬧的狀態並沒有因為他們爬回位置就有所改變, 倒楣的是, 他們正好在我們前一排, 總共三對情侶, 才pre show而已, 就在原地活動到不能自拔, 大親大抱大喇舌, 如果此刻他們脫衣解囊大幹起來我也是不會太驚訝的, 如果說他們只是做他們愛做的事倒也無所謂, 不過, 重點是他們又很不專注在那上面, 還要分心的大跳舞一番, 前俯後仰外加猛甩手上的衣物, 如果我們沒有用手擋住臉應該是直接被刮成水墨畫, 這部分我們就有點必須要制止他們, 抓住過high男孩手上的衣服, 請他們稍微注意, 避免我們眼殘。話說, 我這輩子還真的沒有想要對人動粗的想法, 我第一次, 第一次覺得想要整個從後面一脚踹下去, 讓他跌個狗吃屎, 大概是因為我的位置整整高他一個人, 要踩他好方便的, 暴力的產生就是因為這種感覺吧, 因為站在優勢位置…我真的覺得這個有很大差別, 不過, 我是受過理性教育的, 快要忍不住的時候只好跑到外面去呼吸新鮮空氣, 想辦法換個位置好了。

就在我們趁著pre show的休息時間到外面走廊閒晃呼吸新鮮空氣時, 我突然看到死小孩裡的白帽男孩也在走廊上, 並且被警察盤問, 不曉得事發生了什麼事情, 後來被警察帶走, 過了一會兒, 又看到那男孩的女友以及另外一個女孩從走廊上匆匆走過, 於是我們前面位置的死小孩就少了一半, 後來其中一個男孩也一直忙進忙出的, 所以最後只剩下一對情侶, 大概因為人少了, 也不敢太過囂張, 我們於是得以輕鬆的看完整場黑眼豆豆的表演。

黑眼豆豆的現場表演真的很精采, 整個立體的活動視覺設計做的很好, 燈光很漂亮, 舞台開來翻去的很驚人, 現在演唱會經常用的投影牆也用得很有節奏, 不是只是亂放一些沒意義閃爍花紋而已。雖然我們買的票是最後一排, 但是絲毫不減觀看的樂趣, 演唱會結束的時候還覺得”阿?結束了阿..好短歐”, 但是看看手錶其實又已經11點了, 根本不算短, 而是節目太精采了吶。

更新護照不麻煩之讓我來把它變得麻煩

不知不覺, 我的護照也10年了, 雖然說本人跟照片實在是看起來沒太大差別, 但是還是要去換, 畢竟海關人員不會知道我青春永駐這件事。

按照辦文化辦事處的說明來看, 還滿容易的, 填寫一下表格, 附上照片和舊護照, 就可以申請了, 因為不想要多付郵資寄丟的關係, 我跑去辦事處親自交件。辦理的前一天, 我跑去CVS拍照, 但是忘記2吋照片英文是要怎樣講, 又沒帶表格, 完全只能瞎摸說是護照要的, 硬著頭皮說是2 inches, 小姐幫我拍了2 inches sq, 我看了一下差不多是那大小, 想說應該加減可以吧(非常隨性), 然而, 付賬的時候發現我竟然忘記帶coupon了,為什麼真的要用到coupon我反而忘記, 唉,  拍一組6張要8.99, 要哭哭了。拍照的過程也十分曲折, 因為CVS只是隨便在某個角落貼一張白紙, 然後拿個數位相機幫你拍照, 而這個角落的旁邊呢, 則是冰櫃, 有位貴婦站在冰櫃前面猶豫很久不知道要買哪個口味的哈跟打死, 我們還得等他移駕了才有辦法拍。

本來以為在Chinatown, 大概辦公室也會很Chinatown, 搖晃的手扶梯, 暗冷的日光燈, 稀疏的辦公椅…等, 沒想到, 竟然是一棟舖滿大理石的豪華建築, lobby地板閃的我目眩神迷。辦公室裡有一個像窗口一樣的東西, 只有一位小姐, 其實整個辦公室也只有一位小姐, 加上我, 整個辦公室只有兩個人, 十分愜意。小姐看了我帶來的護照照片, 搖頭說要重拍, 因為耳朵蓋住了, 小姐好心的勸我去這附近的CVS拍, 因為他們拍過比較多台灣的證件照, 所以比較清楚什麼要注意, 拍的不符合規定還可以回去重拍不用錢。她另外建議我回去原本拍的地方跟他們說拍壞了, 說不定多少重拍或退錢。”什麼!!!要重拍!!!”我內心天玄地轉的吶喊著, 我今天可是請假來辦證件的阿~我不想要浪費寶貴的假期時間只是為了重新辦理, 護照三月一日要漲價, 如果重拍+重來實在是十分緊急, 然後又突然想到”什麼!!!我仍然沒有coupon阿~”內心又開始懊惱, 竟然連拍兩次照片都沒有用coupon!

為了趕上小姐的下班時間, 我急忙的下樓跑去CVS拍照, 拍照的阿米小哥對於我天生服貼的耳朵感到傷腦筋, 拍了幾次都不成, 試了很久, 才總算是拍出那麼一點耳朵, 根本也顧不得面泛油光這種事了, 誰叫我平常沒事不化妝勒。因為照片是2 inches square, 比表格上的框框稍微寬了, 昨天拍的我自己裁掉旁邊, 今天實在沒時間, 拿到照片的時候我請小哥幫我裁切成1.5×2的大小, 小哥一付很有經驗的樣子說”Don’t worry, thats what they want”, 我半信半疑的就回去辦事處了。回到辦事處, 照片對了, 但是呢, 又有另外一個問題, 只收現金!!!挖阿, 這個我真的沒有料想到, 我以為像RMV(辦價照的地方)那樣可以刷卡, 於是我又衝到樓下領錢, 幸好這附近算是熱鬧, BOA的提款機就在旁邊, 不然還要多繳兩塊錢手續費想到就心痛阿~

其實在波士頓要換發護照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程序, 準備好露耳朵的照片+現金+舊護照+填寫好的表格去辦理就可以了, 都是因為本人很散仙所以才顯得急忙, 怎麼是越老越糊塗了呢我。

看房強迫症

自從房市淪陷後, 一直想要去看一些open house但是都沒有動力, 總是淪為隨口說說, 皮耶本人比我還早想要買房子, 可是根據他本人的行動力power, 想跟做之間有兩百萬光年遠, 等到他老爺覺醒, 我都子孫滿堂了。直到前兩個禮拜, 無意間在Redfin上看到兩間在Newton低於400k並且坐落於不錯位置的房子(single family house), 這兩間房子美麗的價格整個打醒我, 我便心血來潮的拉著皮耶一起去window shopping, 反正也不一定要買, 就當成是一個經驗也好, 看房子也挺好玩的。不過, 沒想到這一看, 我們兩個人都認真起來了…。

所謂五感體驗真的不是單單文字阿圖片阿可以取代的, 你看見了, 聞到了, 摸到了, 走了進去踏了出來, 上上下下左看又看, 全然地建築起一個立方經驗, 這經驗還是dynamic, 瞬息萬化的。那天一邊看人家的房子一邊討論這個可以怎麼改, 那邊應該要怎麼樣, 房子的優點缺點和投資潛力等等。回家之後, 兩個人完全忘記原本只是去看好玩的, 開始做起了春秋大夢, 從那天起, 每天回家就是上redfin看房子, 上星期日又跑去看open house, 這次一看是六間, 不過真的合意的只有一間, 但是只有合我意, 主要是之前先看到了一間屋況欠佳的房子, 但我們兩個同時覺得它的投資潛力很大, 只是相對的要花費的時間和勞力也很多, 很難知道我們願不願意花費心神去弄。

連看兩個禮拜, 看房子的熱情沒有退減, 反而有越演越烈的情況, 以前看Redfin了不起是一個月看一次, 看個意思, 現在幾乎是每天看, 每天分析不同的區域, 想辦法找出最好的deal, 已經到了一種強迫症的狀態。

在還沒有很明確市場情況之前, 上網找資料跟到處看房子這些功課幾乎是免不了的, 現在對於很多town的一些neighborhood都還不是很理解, 還是得親臨現場才知道感覺怎麼樣, 現在幾乎是亂槍打鳥的在蒐集my favorite house, 只看價位和房子位置, 不靠大馬路不住治安不好的社區, 有google map可看街景就順便先看一下附近的樣子做參考, 希望過一陣子對房子還有各社區的情況有比較充足的掌握之後, 下判斷就會比較明確些, 快速的過濾掉不需要的, 也加快行動的速度囉。

(疑, 最近很愛用期望值做結尾)

維多利亞小姐的秘密

嘖嘖, 維多利亞, 這位小姐的秘密很多, 尤其是她的天使卡(Angel Card), 處處是陷阱, 一不留神就可能會被抓去變成驢子賣, 怎麼說呢?

上禮拜去了維多利亞小姐的店, 付賬時小姐問我要不要申請天使卡, 可以積點數, 開卡當天可以double點數, 然後好像還有什麼blahblah的回饋, 我想說, 好吧, 反正也是滿喜歡他們家的東西, 會用得上, 既然不是信用卡我就申請了。意亂情迷地申請之後, 這幾天才想到怎麼好像信用卡沒扣款, 阿對, 突然又回想起來那天小姐是用我的天使卡扣款的, 這樣說來就是我要另外去付掉天使卡裡的債, 就好比繳手機費阿瓦斯費阿那樣, 每個月會有帳單, 然後去繳交。嘖嘖, 如果沒有想起這件事情, 等到小姐寄給我通知信的時候, 是不是就會太晚付款以致於要付罰款呢?(好啦這部分我多想了, 當初有留email, 應該是會在statement下來之後就email給我的)不過, 在登錄卡號和繳款的過程裡, 又有幾項讓我不太愉悅的部分, 第一個是登錄時我要填入社會安全碼SSN, 我覺得買個東西還要填SSN是不是有點誇張勒, 又不能減稅你說是吧;第二個, 是問我願不願意收到廣告信, 用consent這個字, 考驗了我的英文能力, 考托福都已經是六年前的事情了, 為什麼維多利亞你要折磨我, 幸好我有google dictionary, 查了一下原來是同意或允許的意思, 唉唷, 那為什麼不用agree, 這樣不是很簡單嗎吼, 加上前面一長串的文字, 我差點以為是什麼基本聲明就給他按I consent了勒; 第三個惱人的, 是竟然只能用銀行轉帳, 不可以用信用卡, 維多利亞小姐真的以為她是電力公司還是瓦斯行, 逼得這樣緊迫是為什麼?分明就是可以用信用卡付賬的阿! 第四個惱人的, 是, 如果我選擇了”今日付款”, 竟然還要多扣我10塊錢手續費耶?!選擇隔日入賬反而不用, 是說10塊錢當成快件處理費嗎?我倒是第一次看到這種費用, 難道是很多人都趕在最後一天繳費, 所以讓她扣個10塊錢也比被罰20塊錢要省10塊, 嘖嘖, 維多利亞, 你算得好精阿!!太了解女人了~後來還有, 我看了一下天使卡的各項費用, 年費是0, 但是呢, 如果你沒有申請網路帳單, 她就會每個月扣你一塊錢然後寄紙本的帳單給你, 這個部分小姐在開卡的時候完全不會告訴你, 還是得自己看仔細才行。

有些商家的會員卡制度的確很好, 也不太會濫用我們會忽略的小地方來扣你錢或佔你便宜, 並且盡量提供簡單方便的方式來繳款, 比維多利亞小姐狡詐的公司還更多更壞, 比方free credit report這類的公司, 你申請一次免費, 但是如果忘記取消服務就會被視為繼續使用服務而扣錢, 而且還是月費, 之前沒有注意到, 被扣了好幾個月才發現,然後打電話去討回來。很多線上的什麼freebie, 都不太願意去要, 到處留資料實在麻煩也危險, 卻又可能不小心在什麼地方栽了跟斗, 人間真是險惡阿。想當初只是為了要省點小錢, 結果帶來了看似細微, 其實後患無窮的麻煩, 都怪婦人性格作祟, 貪小便宜吶…

(圖片來自這裡)

恭喜發財之簡易過年


今年的農曆年和情人節混在一起, 除夕那天下午去上課, 皮耶來接我的時候也不記得是過年,我一個人只好在地上打滾哭泣, 站起來之後拍拍身上的灰塵大聲喊叫”我要包水餃”, 於是今年的除夕夜, 就在狂包水餃中度過, 皮耶本人很不喜愛這種重複性的勞工動作, 所以我包了有2/3,他本人則是撒嬌說剩下的肉餡他想要煎成漢堡肉來吃,明明不是我在過年嗎?為什麼感覺比較像是他在過年勒? 我們去八八超市買水餃皮的時候也順便的買了豆干,蛋捲還有芋頭冰棒來應景.一邊吃水餃還一邊配紅酒, 這個年實在是非常的中西合璧阿, 幸好還是酒足飯飽的有應景到歐!(嗝~)

以前還有一堆朋友會一起過年, 很是熱鬧, 自從為愛走天涯之後, 這兩年過年只有我跟皮耶兩人, 人丁很不興旺, 想要過個年也兜不出氣氛, 這個現象似乎是說, 我該拋下羞澀回到人間出門交朋友, 過年才有地方去走春, 還是說要自己生一堆來熱鬧一番勒(誤)?

Anyway, 回想起來今年大年初一的行程還滿像走春, 只是說, 走的是陌生人家, 而且不用帶禮物ㄟ~Yay~大年初一這天其實沒有記得他是個初一, 只知道星期天有很多個open house可以去看, 所以跑了六間房子window shopping; 晚上預約了情人節晚餐, 吃得飽飽, Il Capriccio還滿好吃, 但是價錢有點超過, 以他的價位, 應該要有更多的驚喜感才是, Il Capriccio只能說是美味的料理, 而且其實還滿算家常口味, 如果吃一餐大概$35應該是差不多, 但是在這裡應該是一餐$50跑不掉.

吃完飯之後則是大搬家, 從皮耶家搬回新的三合一列表機, 和一大袋洗好的衣物, 然後從家裡把巨無霸彩色列表機搬到皮耶家; 大搬家之後則是好好兒的看了Nuovo cinema Paradiso(新天堂樂園), Netflix的包裝說明是123分鐘, 但是其實是175分鐘的完整版!從九點看到十二點, 非常之久, 初一不用守歲, 但也就這樣順便了…

火災警報

說到火災警報, 應該是在美國的朋友們都相當的耳熟能詳, 只要公寓裡有人耍笨, 不小心讓鍋子裡的東西燒乾結果冒大煙, 然後讓家裡的警報器響了之後又很慌張的把門打開想要把煙霧散出去, 此時就會啟動公共警報器, 整棟樓都會嗚嗚大叫, 全部的住戶都得自行驅離到建築物外面, 等待消防人員到達之後, 確認沒有危險性, 大家才可以再回到自己的住所。

第一次遇到火災警報器響的時候, 非常的害怕, 探頭出去看, 隔壁印度鄰居說”快快, 快到樓下, 我們必須驅離”, 我什麼也沒帶門也沒鎖的就衝了出去, 結果我在樓下, 看著一堆緩緩下樓的其他學生住戶走出來, 外套穿著, 有的還帶筆電, 我的慌張顯得相當無知, 後來才知道, 美國的火災警報器非常敏感, 有一點狀況就會大叫, 這些美國人早已經見怪不怪, 練習久了, 自然知道該抓什麼出門, 比方外面很冷一定要帶個大衣, 多半時候, 被冷死的機會比較大。

昨天在皮耶家, 第一次遇到他們公寓的警報器大響, 原本以為是家裡的響, 因為剛做完菜, 緊急的把警報器附近的煙霧吹散, 可是警報器絲毫卻沒有要閉嘴的意思, 但其實我們並沒有製造太多煙霧, 仔細一聽, 才知道外面也響了, 引起逼逼聲是另有其人, 不過消防隊來得非常快, 我都還沒把鞋子穿好出門, 就聽到消防車的聲音抵達大樓, 待我們走到樓下, 已經有一群穿著居家服和拖鞋的住戶在大廳, 交頭接耳的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個送pizza的小弟不知情的走入這個混亂的狀況, 端著pizza四處張望, 心裡應該是想著”阿現在是要怎樣?…”, 此時有名住戶一個箭步上前, 說”I think this is mine”, 然後從口袋裡掏錢出來給他, 我當下的感覺很複雜, 明明就是火災警報, 應該要很緊張, 這個從容的pizza交易和我的期望值好衝突。

警報器大響的狀況遇過幾次, 但從來沒有去年新學期開始到現在, 連續遇到四次這麼頻繁(還不包括我不在家的時候發生的)。昨天在皮耶家遇到一次, 正想要來寫個blog, 結果今天又遇到一次。剛剛正在寫blog, 寫到一半外面逼逼大叫, 我還是很不熟練的抓了鑰匙,手機, 外套準備出門。打開門正想要從容的走到樓下時, 一股焦味馬上撲鼻而來, 我越往下走, 味道越重, 走到一樓的時候真是誇張的不得了, 我第一次, 第一次看到煙霧瀰漫, 雖然不到緊急狀態, 但是這個已經是和以往的狀況比起來嚴重很多。後來知道好像是住basement的住戶, 那位住戶的室友把東西放在爐子上燒到忘記。他一邊講, 一邊好像還是很輕鬆的樣子。這時候我開始有點憤怒, 這幾次以來的警報, 都是地下室, 不好好檢討, 一犯再犯, 怎麼會這麼沒有責任感! 非常憤怒的我, 很想明天打電話去management問, 看看是否能確認都是同一個住戶引起(八九不離十, basment只有兩個住戶…), 我很想知道, 對於引起公共危險多次, 可不可以把他們趕出門, 真是快氣死我了!!

零碎時間的討厭

我有一種毛病, 喜歡掐頭去尾算時間, 比方說, 上健身房, 就只會把運動的30分鐘算進去, 但後來發現事實上, 我還得算上從家裡準備好, 出發, 抵達健身房, 放東西, 以及運動之後收東西跟回家的時間, 所以實際上, 如果只是去健身房運動30分鐘, 是要花掉一個半小時的, 六點四十回到家, 上完健身房到家都八點了, 然後洗澡吃飯就差不多該就寢,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覺得很不甘心, 所以經常因為這個沒有建設性的一小時場站成本而感到不耐煩所以不去健身房, 這也是為什麼我比較喜歡中午跟老闆去慢跑, 因為場站成本小, 不需要花抵達目的的時間也不需要收東西放東西這些反覆的無聊動作。

所以我很愛順路, 明明超市就在我家公寓的後面, 可是因為我家和超市是屁股對屁股, 門口剛好是不同方向(我們往北她往南), 公車是在家門口停, 要去超市還要返回去, 並且要轉彎, 走過大超市外長長的外牆才會抵達門口,所以就算已經是距離超市很近的住家, 我都覺得那段路走起來有不順的阿雜感。 所以呢, 我很愛讓行程有順路感, 最好是沿路能夠做點什麼事情, 或是想著去採買什麼東西先所以就可以等到半小時後準時的那班車, 而不用苦等浪費時間, 至少我有在做什麼事情。

可有時候這種排法, 卻不見得真的省到時間, 我可能就在採買的過程中, 悄悄的迷失了自我, 結果又得再等上半小時搭下班公車…

馬丁路德日


美國的假日很有優先順序的概念, first priority的假日就是各家單位一定會放的那種, 好比聖誕節和感恩節, 而第二類等的假日, 好比馬丁路德日, 學校放, 醫院放, 但公車火車又是照著平常日走, 有些私人機構也沒放假, 好比本鄉村俱樂部, 而沒有放假的日子也就不會放在心上, 辦公室也不會有人提醒你”What’s your plan for this long weekend?” 所以每到這天去上班都會有” 咦?為什麼路上人這麼少?”的疑惑, 然後恍然大悟今天是馬丁路德日。

繼去年鬼擋牆的Groundhog Day感之後, 今年則是令人不知所措的混亂氣候登場, 首先是早上刮大風, 大到吋步難行, 然後呢, 雪要下不下, 看起來是雪, 但是打在臉上是冰塊, 大風把這些冰塊打在我臉上, 讓我痛不欲生。接下來呢, 又下起細雨, 地上的思樂冰實在是看不出來是剛打好的還是已經放在旁邊一個小時了, 可偏偏不踩在這些路邊的思樂冰上面過不了馬路, 心頭一揪踩下去, 呼, 好險, 是剛打好的, 下面的碎冰都還很扎實, 要不然整雙鞋就要報銷。

說今天是雨+雪的天氣, 嘿嘿, 下午竟然又出太陽, 這, 這到底是在俏皮個什麼勁?

ICA

後面有憂鬱少年
想去看Damián Ortega在ICA的展但是一直拖到都快結束了還在發懶, 而且還執拗的想要選擇免費的星期四晚上來省錢, 這種天氣, 可以碰到能出門的溫度就很好了, 林林總總的加起來, 不知道揪竟是在遲疑什麼勁。最後終於拖到不能再拖的最後一場免費禮拜四出發來去。ICA最大的壞處和好處都是同一個-在海邊, 夏天的時候從地鐵走過去是種享受, 冬天是種折磨。

ICA, 全名是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應該是近幾年Boston佯裝熱愛藝文的青年男女最愛去的地方了吧。ICA算是波士頓市區唯一大型的當代藝術館, 展館又有落地大玻璃可以看海, 夏天可以到外面的看台上曬太陽, 其實好天氣去ICA還滿舒服, 自從2006年在海邊的展館啟用之後, 成了附庸風雅新指標。我自己原本就是比較喜歡現代藝術, ICA大部分展的東西都還算有趣, 不過有時候有種過於昂貴的感覺,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常常去了, 只有一層樓有展覽, 某個區域會被封起來說在裝置下個展覽, 15塊米金這樣灑下去非常的不划算, 所以難怪, 禮拜四晚上去, 整個展館熱鬧無比, 想要靜靜的逛展覽的人就不要在這個時間來囉。

ICA有個還滿美的多媒體區(Poss Family Mediatheque), 一邊用MAC上網查館內藝術相關資訊還可以一邊看海, 如果看海的窗戶在座位的側面沒有什麼了不起(當然更不可能設計在上面拉), 這個媒體室的座位設計是階梯式的, 面海的大窗, 是在最下面, 很妙, 一眼望下去只看到海面。官網上劇場的照片, 舞台的背後竟然是一大片的落地玻璃, 玻璃外, 當然就是一片大海, 還真想知道會是什麼樣的表演在這裡演出哩。

說到窗戶, 這次除了Damián Ortega的物件重組是滿有趣的展覽外, 另外一個誤打誤撞讓我驚嚇的是個叫做Krzysztof Wodiczko的波蘭藝術家的裝置影像展, 走進黑漆嗎烏的放映室, 影片投射在牆壁四週的上方, 看起來像是從屋內看出去的窗戶, 那些投射出來的窗外景象會隨著時間和故事變動, 主要的故事是架構在戰爭裡, 從一開始聽到小孩子在外面嘻鬧, 然後有轟炸聲, 人群慌張的說話聲, 但因為投射的影像是模擬窗戶的狀態, 所以看不到窗外這些事件發生的景象, 偶爾會有窗戶被打破, 血濺窗戶這些同步反應故事的影像動作, 整場看下來是一個panic, 一開始窗戶設定在很高的位置就讓人有被囚禁感了, 再加上整個看不到發生啥事, 但又從聲音和部分視覺上感覺到那麼一些, “馬的, 外面究竟是怎樣阿?”心裡不自覺的產生這種碎唸。

平常如果是週末來, 都會順便去附近的Flour買甜點吃, 我還滿喜歡Flour的小蛋糕阿幕斯阿等等, 非常好吃, 本人評價此店為Best Dessert of the Boston, 海邊美術館加小蛋糕就是個美好的下午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