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期衣著

blog-dress
懷孕中後段在冬天的好處是不怕冷, 壞處則是非常的難穿衣服, 春夏可以無止盡的穿洋裝跟長裙, 比較不需要添購太多衣物, 相較之下冬天就不太可能這麼做, 這裡的冷跟台灣的冷不一樣, 台灣的冷還能忍一忍, 這裡的冷是會出人命的, 這裡的冷的不是冷, 是痛, 低於冰點皮膚接觸到空氣會痛, 低於攝氏負5度呼吸會痛, 所以再怎麼不怕冷, 也不可能輕鬆自在地走在冷凍庫裡面。

進入中期的一開始的穿衣方式, 遮肚子是主要重點, 因為肚子還不夠圓, 非常的像小腹, 原本的褲子也都還能穿只是不能扣上, 所以有長版衣物或是寬大上衣可以遮過肚子跟屁股就可以, 但是這個時間沒有維持很久。因為第一期幾乎沒有什麼增胖的緣故, 原本以為應該可以穿去巴黎之前新買的褲子搭配belly band來度過第二期, 然而在這一個階段我的體重突飛猛進, 變大的不只是肚子, 全身都大了一圈, 原本的褲子全都不能穿了, 逛過Gap跟Old Navy的孕婦部門之後, 了解到矮人在這裡找不到size試穿, 要買還得特別上網去, 而款式其實也滿笨重不討喜。波士頓的冬天很長又冷, 尋找保暖的下身穿著就成了首要工作, 比起醜醜的牛仔褲, 決定用相同的錢多買一些保暖的leggings或是褲襪, 倒不一定要買孕婦專用的, 買個大一個尺寸即可, 一般人穿的款式花樣較多, 厚薄材質選擇也是, 比起買兩件牛仔褲穿半年, 買多一點內搭跟褲襪比較適合我這個無法每天都穿一樣衣服的性格。

這裡專賣孕婦裝的地方似乎不是太多, 而且多半也都不是我的菜, 在一般服飾店約略搜查的結果, 個人覺得American Apparel還滿多可以在孕中期當孕婦裝來穿, 一堆衣服都很有彈性, 但是非常貴。煩惱之餘, 看到琳達誌這篇今年秋冬流行的Oversize穿著, 對孕婦來說還滿實用的, 我買了Urban outfitter那件oversized pullover sweatshirt, 買xs/s都還是很大, 穿到生都沒問題, 但剪裁真的很立體, 有閒散的慵懶感, 另外順便在UO拎了個fleece legging, 也就是台灣俗稱的刷毛內搭褲, 在氣溫30F上下都還可以撐著。友人在無印良品幫我買了20%羊毛的褲襪, 因為褲頭低, 所以可以穿在肚子以下, 去紐約的時候也順便在uniqlo另外帶了幾條不同花色褲襪回來, 這個冬天簡直就是褲襪以及內搭的大搜集。所以我最喜歡S/M這種size的褲襪, 我本來就穿S, 可以上撐到M的褲襪非常划算, 不懷孕的時候也可穿。但每一家的size都會有些不同, UO的leggings我就得穿M/L了。最後一樣意外覺得實用的東西是leg warmers, 以前看過但沒想過要買, 穿了一層褲襪之後套上去是真的還滿暖(小)腿的。

個人覺得針織品跟有彈性的材質簡直就是孕婦的好捧油, 之前回台灣亂買了一堆大型學院風寬鬆毛衣本來覺得自己失心瘋買太多, 沒想到全在這時候派上用場。有些原本已經打算要捐出去過大件的衣服或外套也很意外地在這個時候變成救星, 天生我才必有用就是這個道理我看。懷孕期間怎麼穿主要還是要看個人身材的發展, 我覺得連身洋裝在五個月的時候看起來還可以, 小腹圓圓的微凸滿可愛的, 但是到六個月之後, 肚子會變更大, 裙子就會變短, 阿那如果加上下盤也變大,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企鵝或是真正的西洋梨一樣的形狀, 我自己覺得反而寬大的上衣會比較好看一些, 尤其最近流行的飛鼠袖。但因為我上班不需要穿得像OL, 所以能以嘻哈路線跟少女路線走跳, 一般的OL孕婦應該還是得入手些合身的衣物。所以大多數時候我都是穿大型上衣, 下面搭的是短褲/裙, 然後是褲襪或leggings這樣。短褲的扣子基本上就不扣了(也扣不起來), 裙子的話, 有些中長度的裙子可以穿的上面一點, 變成比較短的裙子, 一樣可以不用拉上拉鍊也不會掉下來, 但這個穿法到七個月應該就不太適用了, 肚子真的太大。有鬆緊帶的裙子則無此限制, 短的往下穿, 長的往上穿, 但每件衣服都還是有版型上的限制, 要試試看才知道。

進入後期之後, 中期有些能穿的衣服會開始變得勉強, 因為肚子圓起來的方式, 是先從中間開始突出, 到了後期, 下半球會漸漸圓起來, 因此有些下半身的衣著在褲頭的部分需要往下拉一點, 而原本中期都還能穿的Club Manaco貼身羊毛高領衫也變得緊繃, 幸好有先見之明買了個Uniqlo的Heatech高領來穿, 當然, 我是買大一號的, 一件不到$20, 跟Gap孕婦裝比起來, 算是比較經濟划算的選擇。

外套的部分其實非常麻煩, 以前冬天都是穿雪衣度過, 但今年任何合身的外套都穿不了, 原本想看看斗篷外套, 但是看了之後發現, 這是不可能撐過波士頓的冬天的, 天寒地凍的地方, 外套如果沒有辦法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像包鮮膜包住魚那樣, 肯定會冷死, 尤其公司在港邊, 這裡沒事非常愛吹大風, 大到無法走路前進的程度。但是外套又是一個很昂貴的東西, 為了穿短短幾個月而買實在有點不划算, 最後是好心的友人P借了我一件冬天外套, 另外也拿了皮爺的舊外套來穿, 皮爺的外套穿在我身上十分的大, 看起來整個就更嬉哈了我, 每次穿著這件超大又陳舊的外套走進店裡都會被店員迅速上前關切。

最後比較煩惱的是鞋子, 因為本人小腿原本就是粗的, 這個時期就變得長靴全都不能穿, 幸好美國是胖子的天下, 靴子還有wide calf這東西, 拯救了冬天想要暖暖又美美的孕婦, 我看到台灣賣靴子的網拍, 心裡總想那些size到底都是賣給誰的?(34″是最大的小腿圍吶!)還是說我真的是個胖子…(掩面)。但是及膝皮長靴其實到後來會變得有點難穿, 如果腳板寬大加上水腫在身, 就會很擠, 有個肚子卡在中間也很難彎腰拉拉鍊, 我到後來連穿襪子都有點困難, 加上這些鞋子美則美矣, 鞋底的防滑指數並不算高, 冰天雪地是很容易滑倒的。因此這整個冬天都是靠著去年臨時起意買的Ecco中短雪靴度日, 顏色跟款式還滿青春的, 鞋子既輕又暖也防滑, 我把鞋帶的部分放得很鬆, 所以基本上都是用ㄌㄨㄥ進去的方式在穿鞋很是方便。

懷孕中期的時候會比較緊張自己到底該準備哪些衣服, 或是怕穿不夠穿不下穿不暖, 到後期之後, 就會很實際的開始想, 反正再穿也沒幾個月, 就一直重複的穿同樣的衣服。這一連串try & error的意外收獲是, 穿著上變得比較有型一些。以前冬天都是以黑色雪衣+牛仔褲度過整個冬天, 雪衣裡面穿什麼也不太講究, 所以如果不脫下外套, 整個冬天看起來的造型是一模一樣。懷孕則會因為身形的限制, 加上不想花錢買孕婦裝, 就很努力地從現有的衣服裡面找出可以穿的衣服以及搭配方式, 有件原本很少穿的外套變得很實用, 也比較願意努力嘗試不同搭配, 以往因為穿雪衣很方便, 所以我是不披圍巾也不帶毛帽, 多了這些配件之後, 比起烏漆媽黑的冬著, 今年冬天穿衣變得比較彩色, 也比較多織品材質和多層次, 每天出門前看自己的穿著都很高興。流水不腐, 戶樞不蠹, 人真的被逼急了才會開始努力阿。

啪啪造的孕中期

Per Se
進入懷孕中期(2nd trimester)之後, 短短幾個月內跑了趟巴黎, 朋友來訪一起到處吃喝, 又跑了趟紐約, 還搬了家, 非常忙碌。

巴黎的旅行是很久之前就計劃好的, 菜包很會選時間的趕在出發之前滿三個月, 讓我們安心上路。大家都說, 進入第二期, 是最好的了, 孕吐害喜的情況會減緩, 食慾開始大增等等, 我在第二期的初階段沒有什麼太大的落差感受, 因為第一期沒有孕吐, 最多噁心, 跟肚子超容易餓, 跟容易疲累這些小症狀而已。巴黎什麼都好吃, 很適合容易餓又挑食的孕婦, 但一回到美國, 下了飛機之後食慾立刻大減(完全不誇張的寫實敘述), 又恢復到之前的挑食狀態。一直到差不多20週, 才真的覺得胃口變好, 但也只是變回孕前的正常狀態而已, 倒沒有想要大吃大喝的食慾。這一陣子的生活變動很大, 又是旅行又是搬家的, 實在是不太可能像書上寫的那樣飲食均衡來進行, 所以能吃的時候, 就會盡量吃完, 好比以前會分兩餐吃的Flour三明治, 現在就會一餐把它解決掉, 不過20週之後, 似乎也沒有像第一期那樣容易飢餓, 餓的時候, 也不會像第一期那樣難以忍受, 總之是變回了原本的狀態而已, 只不過, 有時候會拿懷孕當藉口而貪吃。尤其加上有一段時間朋友來訪, 真的是有放開懷在吃的, 以至於這個時期體重增加的相當驚人, 把第一期沒胖到的全部一起梭哈了。

因為沒有腰痠的症狀, 所以沒有買托腹帶, 晚上睡覺也還好, 但中期的後面一個禮拜有開始覺得仰睡稍微有點吃力了, 腰和背會覺得勞累些, 於是就轉側睡, 很受歡迎的長條白白蟲抱枕等到孕後期再來看看要不要入手。第二期對我來說最難受的應該是妊娠瘙癢症, 肚皮很容易癢, 一開始不知道, 結果抓出了疤, 後來便很小心的不要亂抓, 越抓越癢, 除了臉以外的皮膚也較以前要乾, 這輩子我真的沒有這麼勤奮的擦乳液過, 一天擦兩次, 妊娠紋是沒有長, 但肚皮會有紅色小斑點,醫生說這生完之後就會消失了, 以至於我對於拍肚皮做紀念這件事一直興致缺缺, 雖然遠遠看不出來, 但總覺得不是很白皙靚麗捏。

20周產檢的時候, 照超音波的護士小姐問我有沒有感覺到胎動, 我說沒有, 就在這之後, 我待在大廳等醫生時, 立刻覺得腹部有個東西在裡面比劃了一下, 心裡想著, 這該不會是胎動吧?!實在是很像腸胃不適ㄟ, 很像有氣體在肚子裡跑來跑去, 但因為沒有放屁的緣故, 後來就很確定, 這種感覺就是胎動了, 在這之後, 每個禮拜的胎動強度持續在增強, 有時候會覺得, 哎啊, 怎麼這麼大力啊我的老天, 而這個時期的胎動也很頻繁, 早也動晚也動, 朋友說這是小朋友很活潑健康的象徵, 好吧, 那為娘的就讓你多踢幾腳。原本覺得孕婦隔著肚皮跟胎兒說話實在是很奇怪的事情, 但這似乎是出自一種天性, 沒事就會摸摸肚皮, 或是拍拍肚皮, 好像在摸小孩或是拍小孩一樣, 然後, 還真的不自覺就會跟寶寶說起話來。是說, 本來想要讓寶寶自然而然地學習兩種語言(中文和英文), 我卻總是很自然的用英文跟寶寶說話, 大概是因為在家都是習慣開英文單頻吧, 也就自然地使用英文了(掩面)。

雖然一般民間傳說懷孕期間不要搬家避免動了胎氣等等, 但這似乎與人類築巢本能相違背, 認識不少朋友都是在懷孕期間搬家, 包括我自己也是, 原本住的公寓便宜是便宜, 社區環境也很好, 我上班搭車也方便, 但房子本身過於陳舊, 鄰居做菜的味道會飄進屋子裡也沒轍, 屋子的採光不是太好, 格局亦不佳, 原本只是隨性看看別處的新公寓, 結果看了立馬想要搬家, 兩房兩衛大廚房, 採光佳, 誰不心動呢? 雖然每個月的消費會多上一些, 但人生苦短, 錢賺了就是要拿來花的啊(咦)。搬家這件事情原本不那麼麻煩, 但碰上皮爺這個龜毛鬼, 麻煩度可以乘上十倍, 他本人是以”打掉重練”來看待搬家這件事, 跟我”原封不動”的把東西從A處搬到B處的做法大相徑庭。他一直以”我想要展開乾淨的新生活”來說服我, 加上醫生背書他對黴菌有輕微過敏, 以至於我們不得不淘汰很多舊的家具和收納品, 一些東西都要從抽屜裡櫃子裡拿出來放進箱子, 之後再添購新的傢俱重新安置。打掉重練的好處是, 重新檢視自己到底累積了多少垃圾, 比方說過期很久的化妝品, 搜集半天的旅行包其實已經有N年之久, 或是一些從來都派不上用場的東西。我在搬家之前已經丟了捐了一堆, 搬家之後, 二度檢視之下, 又丟了一堆, 全拜令人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這本書。說真的, 留著一堆沒用的東西只是成為人生的包袱而已, 讓我想起了電影up in the air。光是拆箱放東西就夠麻煩了, 還得四處挑選適用的傢俱, 以至於我們花了非常長的時間才把家裡從倉庫變成能住人的地方。

紐約的小旅行是臨時起意的, 我總是記得已經有小孩的朋友耳提面命著, 趁著還是兩人世界的時候好好的去些fine dining的餐廳吃吃飯或是看看電影, 於是我腦海裡就出現了一直朝思暮想的Per Se 。在波士頓要吃Fine dining不算難解決, 可以請保姆或是朋友幫忙看小孩, 但是要吃紐約的Fine Dining, 就麻煩很多, 然後心裡開始盤算著, 此時不吃Per Se, 之後要吃大概會是N年之後。早聞Per Se很難預約, 最好是在用餐日期的前一個月準時地在Per Se早上十點一開工就撥打電話進去, 雖然有在手機上設定reminder, 奇怪的是一點用都沒有, 不發出聲音也不會震動的, 第一次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零七分, 打進去想當然爾就是嘟嘟嘟嘟的不通, 只好隔日再戰。隔天reminder一樣呈現廢柴狀態, 連google calendar的也是, 但非常神奇的我在9:59的時候猛然想起要打電話訂位這件事, 立刻拿起手機撥號, 接通的時候正好10點整, 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全身發熱又發抖(是有這麼緊張嗎)。接通之後聽到的是語音告知:目前忙線中請稍候, 搭配溫柔的音樂請我耐心等待, 就這樣等了20分鐘, 終於等到有位真人小姐拿起話筒跟我說話, 然後確定日期跟時間。訂完之後仍然心有餘悸(誤), 覺得很不可思議地訂到了。人啊, 有時候就是需要一點motivation, 不然就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 想說還有時間, 但事實上是, 你現在不做, 有很高的機率之後也不會。

在Per Se用餐的那天晚上是下著雪的, 窗外飄著雪很美, 對於食物很簡單的做個結論是, Thomas Keller的是親民溫暖的路線, 且充滿童趣, 沒有故弄玄虛的禪意, 扎實的誠懇沒有距離, 並容易理解, 至少, 能理解到一個層面。最驚喜的其實是甜點, fine dining一般的狀況下, 吃到最後肚子已經很撐了, 味覺也遲鈍了, 甜點的部分通常印象不深, 不過這餐的甜點非常優異, 尤其是巧克力慕斯捲的部分(原諒我忘了把菜單帶回, 不知本名是啥), 令人激賞, 即便我從來就不是個巧克力控。

菜包這天晚上不停地動來動去, 難道是因為知道吃到好料在裡面拂掌叫好嗎。仔細想想, 我們家菜包實在是吃得很好, 巴黎吃一圈, 還吃了兩間三星米其林, 有人說小孩的飲食習慣是從娘胎開始, 你餵她什麼他出來之後就會比較偏好在胎兒期間吃到的食物, 聽到這個說法之後, 為娘的我實在很害怕以後做菜沒給她擺盤他會給我翻桌啊。

不能說的三個月

vBun2

古有名訓: 三個月不能說。

雖然在民俗上這是怕驚動胎神, 但以現時的情況來講也有他一番的道理, 畢竟前三個月都還在不穩定的時期, 提早通報周圍所友人, 接獲祝福當然是很好, 但如果沒有撐過三個月, 撇開內心失落感不說, 還要面對眾家親友的慰問, 熱情地介紹醫生跟祕方, 三不五時還要刺探消息, 還更麻煩。就算你自己覺得這是自然淘汰不太在乎, 但旁人不是你, 不見得能理解, 各種篤信鬼神和民俗療法的建議也會紛紛前來, 難以招架。

但是要三個月不能說, 某些時候是頗為痛苦, 尤其從孕前準備時期就會滿辛苦了。比方說喝酒, 平常對酒沒興趣的人沒差, 但對於平常喜歡品酒的人是有差的。醫生建議在準備時期就應該要戒了, 開獎之前並不知道中了沒, 安全起見乾脆不喝, 但周圍就是會有白目的人問你, 幹嘛不喝, 甚至在拒絕了一杯之後, 還給你下一杯, 以為你只是不喜歡上一杯的酒。在美國喝酒的社交文化很盛, 尤其是波士頓, 下班之後除了去酒吧也不會去別的地方, 或是各式各樣的慶祝場合也都會有酒。然後這個準備期, 也不知道會多久, 短則一個月, 長則遙遙無期, 所以就是日復一日地找理由推辭, 說是肚子痛或是身體不適(說戒酒是沒人會相信), 直到周圍人都放棄或是忘記為止。通常有過懷孕準備的人或者是女孩子家在這種時刻很容易藉此而猜測到, 內心微微的會心一笑, 這些朋友通常會很理解的不多問, 我衷心的感謝這些沈默的朋友。

除了要對於不吃生不喝酒這些情況編理由, 忐忑的心情也難以分享, 真的是說也不是, 不說也不是, 心理上的折騰之外, 生理上, 嗜睡噁心疲倦容易肚子餓這些情況導致日常作息的改變, 著實是頗為難熬。平常下班偶爾還會呆在城裡閑晃, 這個時期變得毫無氣力, 一下班就疲累, 一回家倒頭就睡, 朋友的邀約也只能再三推辭。

肚子餓這件事情, 一般來說忍一忍都可以過, 有時候忍一下就不餓了, 但懷孕期間的肚子餓, 那可真不是普通的餓, 會餓得令人發狂頭痛, 突然覺得虛弱, 連走出辦公室買飯都覺得沒力氣, 因此都要提前先去買飯。飢餓感常來的又急又快, 我的辦公座位常要準備食物預防飢餓的襲擊, 除了難以忍受, 還餓得很頻繁, 明明才吃了中飯沒多久, 又餓了, 而且最詭異的是我還沒長胖, 一開始還抓不準到底自己什麼時候會餓, 該吃什麼, 怎麼吃, 一段時間訓練下來, 歸納出了頻率之後就好辦事多了。我除了肚子餓, 比較奇怪的變化是沒有食慾, 沒有慾望促成的想像力就沒有辦法做菜, 每天醒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找出一個讓自己想吃的東西, 免得肚子餓了不知道要吃什麼, 對於西餐一概不喜歡, 雖然很想要吃的東西全是台灣料理小吃等, 但這裡的中餐館多半油膩也不夠地道, 於是大多時候是以日本料理為主, 後來才漸漸的能吃些中餐。離家這麼多年, 最想家就是這個時候了, 如果每天都吃台灣食物的話有多好。想吃的東西吃不到, 即使退而求其次吃日本料理也不是到處都有, 即使每天都很努力的設立出想吃的目標, 每天想吃的東西確又變化無常, 可以說是天天都在跟慾望賽跑。肚子餓但又不知道要吃什麼在平常只是一件惱人的小事, 但在這個時期就變成像是每天都在水深火熱中求生那般的痛苦了。幸好, 我的痛苦也只有這些而已, 對於會害喜嘔吐的孕婦們致上由衷的敬意, 完全可以理解那會有多折磨人阿。

懷孕期間尤其是初期, 真的是五感的極致體驗, 各感官都是以放大狀態在感受的。皮膚敏感容易覺得冷(後期才會因為寶寶變成攜帶式暖爐而發熱), 聽覺變好, 更不用說幾乎所有孕婦都一定會俱備的靈敏嗅覺。有時候覺得孕婦不能喝酒還滿可惜的, 嗅覺變得敏感纖細, 走在自己前面十公尺的小姐身上飄來的氣味很明顯是早上用了很多的造型品然後中午去吃了炸雞的混合, 整個辦公室沒人注意到的油漆味只有自己知道, 一問之下發現了原來是某個同事帶了自己手工製作的茶几。

順利地度過三個月之後, 該抽的血也抽了, 該做的檢驗也做了, 完成了一趟的巴黎旅行, 我一直撐到四個月之後才公佈消息, 這時候比較煩惱的是取什麼暱稱好跟大家宣布, 因為寶寶出生的時候小龍年已經過了叫不了小籠包, 最後還是在親朋好友的集思廣益之下, 決定這個孩子要來叫他小菜包。至於為什麼是吃的, 因為, 吃吃團二代目當然是要以吃為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