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俱樂部]真愛/True Love

前天喬琪丟了令人傻眼的新聞過來,說是今年的H1B申請額度在4/2已滿,去年兩三個月就滿已經讓我整個嚇到,今年一天就滿…這…是上天無情的捉弄嗎….?…在那當下雖然有點擔心律師那邊沒按照老闆要求的時間在第一天把文件送到,但天性過於樂觀並帶有駝鳥心態的我,只在心中暗自祈禱自己是安全過關但是啥也沒做,昨天跟小愛吃飯還一副樂觀的樣子在討論這件事,一直拖到了今天,Bernice問我是不是用Premium Processing, 才有點危機意識的跟阿發討論一番,他要我跟小s老闆討論一下,我才算正式的面對這件事。

然而讓我更意外的是,其實老闆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並且已經在和律師以及相關人士進行各式各樣的”讓瑪芬留美國”方案研擬,他告訴我,不先講是不想我擔多餘的心,反正不管怎樣他會處理,天塌下來他頂著,等到我知道”簽證一天就滿”的消息時,他已經把東西都處理好。就在老闆的blah blah十分詳盡的解說他現在正在進行的部分時,我的腦筋是空白的,心裡不停的徘迴著”我到底是何德何能?”。已經不管到底能不能申請的到,老闆這番心意,已經快要讓我當場流淚。

當一個人愛你的時候,根本不用費盡心思,揣測這句話的意思那個動作的暗示,鑽研星座或是紫微,以防自己是不是漏了什麼機會,做了什麼不對,想盡辦法去驗證未來相愛的機會是樂觀的。

愛是這樣端了上來,請你享用。

我的老闆很愛我,所以用盡他所有的方法要讓我留下,並且不想讓我擔心,不只是外在物質上的那些照顧,連心都一起照顧到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當初能夠拒絕年薪多上一萬五,而且走路只要15分鐘就可以到的工作。

那是一種feel(fyu)。

從我拿到offer那天開始,從他們主動問我需不需要工作簽證開始,就已經知道,即便是每天要搭只有固定班次的火車去鄉下工作,即便公司沒有帥哥沒有fancy的裝潢,我每天都會很高興的工作。

他們愛我,並且讓我真真實實的感受到。

:::::::::::::::::::::::::::::::::::::::::::::::::::::::::::::::::::

I think I probably have to write something down here in English, cuz Afraz just found i was writing something about H1B visa on my blog. Therefore, here comes what I’m gonna say:

Thanks, Steve.

I really appreciate what you did for me.

Especially for you don’t want me to be worry about it.

And made Afraz become an good actor for not telling me.

As a foreigner here, I know how lucky I am.

Though i didn’t say it loudly or give you a hug then,

I truely appreciate it.

Xie-Xie

Mei-Fen

[鄉村俱樂部]關於腰部的肉

今天小S老闆捏著自己腰部的左右兩側說:” i never have the love handles.”

“阿?”

“你沒聽過喔?”

“黑阿…”

“love handles就是說你腰部多出來的肉, 因為可以捏捏,像這樣..(老闆用手捏了自己的腰,不過他的意思應該是說你的愛人捏你的腰吧我想)…所以叫love handles”

“阿是喔!!好可愛喔~~~~XD”

“關於腰部的肉還有人說是muffin top”

“蛤?”

“muffin top就是…你也看過muffin吧…通常下面有蛋糕紙包起來,然後上面整個爆出來, muffin top紙的就是爆出來的那個部分…”

“ㄜ…還真貼切阿…”

wiki有解釋

love handl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Love_handles

muffin top: http://en.wikipedia.org/wiki/Muffin_tops

[鄉村俱樂部]之小貓不要釘我的熊

這是一個位在鄉下地方的辦公室, 沒有摩登前衛的裝潢, 公司全體人員看來都是循規蹈矩的工程師, 一眼望去正常普通不過, 如藍格子襯衫般的和諧不具威脅性。但, 人心終究不可測, 隱藏在這看似平凡無奇的表面下, 竟是一些怪招頻出的異類大集合…

小貓和我同年, 之所以稱他為小貓, 是因為他總是莫名其妙的發出貓叫聲, 以喵喵為歌詞, 然後自行隨意譜曲。 自從被封為小貓的稱號之後, 他也很自然的接受, 自此後即時通的頭像也掛上貓的圖像, 並且像是被詛咒似的再也換不掉, 注意, 不是再也不換掉。

我們兩個30歲的中年人, 總是在開會的時候偷襲對方, 在對方的會議簡報上塗鴉, 這種突擊遊戲, 即便是到了客戶那邊開會也默默的進行著, 但是眼尖的老闆很快識破我們的遊戲, 突然詢問我們兩個對於客戶的市場行銷有什麼建議, 兩個人都下的冷汗直流但還是要故做專業與鎮定的給予客戶具有建設性的實用提案。

有一次小貓趁我在跟老闆報告事項的時候, 用腳偷偷推我的椅子害我滑動一下, 我報告完畢後, 很認真的以踩腳作為回報, 這種踩來踩去的活動有時候會衍生成用保麗龍互毆, 或是用膠帶互貼之類。至於言語上的攻擊, 小貓並不是很在行, 他只會說些”你沒有朋友””你是個怪胎””沒人喜歡你”這類很適合我目前的英文程度的句子, 也可以經常練習在英文教材中會提及的—“把你想說的用一句話清楚表達出來”, 因此我莫名奇妙的成為了冷面殺手, 倒不是因為冷靜的關係, 而是會的英文就那幾句, 但聰明才智沒有減低的緣故。

今天早上, 小貓原本是要釘他的報告書, 見我手機上掛有小熊, 很囂張地把我的熊抓去要釘他的頭, 以為這樣我會害怕然後求饒, 很可惜小貓終究是小貓, 我只給他一個冷眼, 他自討沒趣就丟一句”你沒有朋友”然後跑掉。

有時候, 我真不知道到底自己是進了什麼樣的公司…

[鄉村俱樂部]壁花男孩

老闆:瑪芬阿, 今晚情人節你有什麼節目嗎?

瑪芬:會去參加一個單身派對吧, 怎?

老闆:這樣阿, 酷喔! 不過, 請你選擇在角落的男人。

瑪芬:為什麼?

老闆:通常呢, 像花蝴蝶一樣亂竄的男人, 大概也就是求個一夜恩情, 對於這類場合的應對相當熟練, 對於揮一揮衣袖步帶走一片雲彩也如家常便飯, 你要真心的話很抱歉他們不習慣經常拿出來, 畢竟常常拿出來還要收回去也滿累的。然而來這種派對卻很安靜的傢伙, 通常就是想給自己一個機會但又不知所措, 然後最後就是很尷尬的笑一晚上也不知道怎辦。說真的, 我要是去那樣的場合其實是會滿不自在的, 那些過於自在的, 應該是三餐都在打獵吧。你想想公司這些可愛的男性, 有哪一個看起來像是會在趴體上如魚得水呢? 所以, 主動去跟壁花男孩們說一兩句話, 給他們一個機會吧。

瑪芬:嘖嘖, 這些我之前真的沒想過, 以前只覺得那些壁花男孩真是沒膽又遜, 今天受教了。

老闆:不會不會, 我也在想你是不是該聽我的, 畢竟我也不過就只交過兩個女友然後結婚到現在。

瑪芬:不不, 我的目標就是你這種的, 所以更應該要謹記在心才是。

老闆: 那好吧, 下課, 祝你好運。

瑪芬: 謝謝老闆。

雜碎唸

“ㄝ你很久沒有寫blog了ㄝ”好幾個老朋友在msn上發出了忠實讀者的哀嚎聲。趁著今天公司沒什麼大事要做,一向很囂張的聊msn的我,開始著手寫起這篇為了交代大家的blog,哈哈哈。

[老闆好貼心]

和幾位算命仙同學說的一樣,我是工作運氣好到一個不行,如果在外地工作,更是如虎添翼。到職一個多月,新公司除了遠跟沒帥哥,公司人數過少,剩下一切都算該心滿意足。

目前來說,我真的很愛我的老闆。有一次,老闆很興奮的寫了一個”小”字給我看,他問我,這個是不是small的意思,我很驚訝的說對阿你怎麼知道,他說他在某個地方看到[sm]下面有個註解寫了”小”,所以他心想中文的”小”應該是英文裡small的意思吧。後來有天,老闆在跟我討論一個案子,拿著筆在印出來的網頁版面上畫來畫去,這裡要大一點,那裡顏色要改,突然間,老闆在解釋”這個地方的圖片要小一點”的時候,他畫了框框然後寫下了”小”這個字。這件事情讓我對老闆整個刮目相看,在美國這個號稱民族大鎔爐的國家,實際上願意學習和接納外地文化的美國人和相較於崇洋的島國人比起來,整個接受外來文化比例算是低的,很低,不是他們印象中食物的模樣不吃,不是他們的邏輯不想理解,你聽不懂的他不想解釋或者覺得你怎麼可能不知道,而偏偏,美國的食物是味道層次最貧瘠的。如果老闆不是open minded,那他就是比一般美國人要更聰明和積極的在建立良好關係。老闆買書給我,冰箱裡補滿diet sprite,下雨天看見我望著窗外便說我載你去車站, 我要趕五點半的火車從來不會囉唆叫我等六點的還幫我注意時間,這些狠小的事,卻會讓一個新的員工覺得很貼心,而最終極的,是前天老闆看我在辦公室都穿著厚外套,問我是不是冷,我說對阿,隔天我的座位就多了一個個人暖爐,禮遇倍至,真的覺得老闆很疼愛我,像疼一個小孩一樣,而且是個上班會打msn的小孩。最近老闆在白板上畫了一個專欄,叫做本週生字,因為他覺得他講話常常會丟一些俚語或是黑話,看我好像常睜大眼睛然後一臉茫然,他決定開闢這個學習單元,大家來學單字。

說到這裡,即使工作量很大,我仍然是一個幸福的員工阿。何況,我工作量又不大…

[說不上來]

把26-28這個人生很重要的轉變期給了美國,如果還在台灣,那大概30歲之後的人生就這樣定了,影響選擇的項目很少,不需要決定工作該去哪裡,不需要考慮離家人的遠近,不用擔心和誰之間距離的關係,台灣就那麼丁點大,怎麼樣也遠不到哪裡去,怎麼樣都能偶爾見個面。在美國結束學業之後,多了機會,也多了焦慮。不願意失去未來的機會,又想把過去抓牢在手中。

26-28歲,在美國的這兩年,把盤纏用盡,也把體內的能量消磨殆盡,陽光能見度漸漸減低,疑似憂鬱症的症狀產生,什麼都很沒力。

點了剛來美國那個時期的日記,那時候真的很開心,什麼都像是未來有著無限美好等著你,什麼都很新奇,什麼都很有趣,什麼都要放上來blog大書特書。

那樣的衝勁,每天都在計畫的心情,如果不是今天溫故知新一下,大概自己都要忘記自己曾經是那個雄心壯志的模樣。

早上醒來傳了簡訊給佩勳, 怎麼我會是這樣呢現在。

[模仿貓]

害怕人生即將傾斜, 所以決定模仿過去, 要開始天天寫blog, 每天做菜, 整理好自己的房間, 整理好自己的樣貌, 隨手攜帶筆記, 慣性的條列出要做的事情, 然後不經意的等待, 或許時間會帶來的答案。

這整篇的blog

就像是26-28歲的我的人生

白色漸漸變暗

暗紅暗黃暗藍暗綠

是哪個我不清楚

腦子裡徘徊著說服自己的那些話語

還有那離不去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