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一日半

8521677803_e1fdfaa839_z

出國念書之前, 我是個城市鄉巴佬, 更是個宅人, 活動範圍離不開大台北地區。唸書的時候, 既沒錢也沒空, 光是趕作業都來不及了, 騰不出時間踏青郊遊。畢業之後工作, 人生最多的樂趣就是吃, 周圍好像也沒有什麼會開車到處出遊的朋友。那個時候, 還不時興什麼小旅行這種事, 網路也不發達, 一窩蜂地去哪個景點這種事和現在相比少得多, 所以離開台灣之前, 除了幾次旅行到過墾丁跟花東, 對於台北以外的城鎮瞭解少的可憐。

這幾年網路發達了, 加上社群媒體的興盛, 對於台灣有什麼好吃好玩的, 比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反而知道得更多。久聞台南府城處處好味吃食, 但每次回台灣的時間總是不夠用, 即使回去三個禮拜還是見不完所有的朋友, 就更難往中南部跑了。今年返台, 想要吃它一回, 但因為卡到過年又加上要去日本, 我怕時間不夠用在那邊猶豫半天, 最後下決心的不是我, 而是皮爺, 聽我說起有清晨五點出門才有可能吃到的魚腸湯, 眼睛都亮了。皮爺不算是很愛吃魚的人, 但是他喜歡嘗試各種有趣的食物。

8521699035_0a89ab951a_z

搭高鐵抵達台南之後已經將近中午, 我們立刻搭計程車到保安街附近開始覓食行動, 所有人氣小吃都排了長長的隊伍, 這時候只好看哪個隊伍移動速度快就去排哪間, 阿鳳浮水魚羹就成了我們在台南的第一餐。然後是對面的茂雄蝦仁肉圓, 人不多但是排非常久, 看著店家馬不停蹄地捏肉圓, 每回一籠的肉圓蒸好之後都好希望我就是這一輪的幸運兒, 只是通常有些客人都很大手筆, 一次就會去掉半籠, 然後你就要在汗涔涔的失望下繼續等待。好不容易輪到我們, 吃了第一口立刻覺得值回票價, 我很喜歡這種外皮不厚的肉圓, 小而巧, 滑潤鮮香又清爽, 吃的時候不會(肉圓)皮肉分離的圓滿融合。吞了肉圓的下一站則是阿龍香腸熟肉, 因為沒有做足功課, 我其實看不出來哪個是哪個…只好真的黑白切, 看前面的人點什麼就依樣畫葫蘆的點, 於是呢, 進食完畢之後, 我只能說這涼涼的肉類不是我的菜。

8521704299_f1bab28998_z

說來害羞, 我長這麼大, 是這~麼~大歐(阿是多大?), 還沒吃過棺材板!所以赤坎棺材板是一定要列入清單的, 從保安街走過去並不遠, 不過花了一點時間找店家的位置, 他在巷子的巷子內, 店裡人聲鼎沸, 眼睛要夠尖, 動作要夠快, 才能在早先的食客結賬走人的時候搶到位置坐下, 跟玩大風吹一樣。皮爺吃了一口說, 這不就是chicken pot pie嗎? 它還真的就是chicken pot pie我想。只是外包物變成吐司。吃完棺材板, 我們決定往飯店方向移動, 順路買杯雙全紅茶, 但說老實話, 我覺得這茶是還好…。

從地圖上看起來我們要步行的距離似乎不長, 實際上走起來還頗費時間, 我們身上的行李雖然不多, 但是要穿梭在騎樓跟人潮中, 就稍嫌累人了。路過刺繡莊, 皮爺很想進去看看, 他對於這方面的手工藝一向很喜愛, 店裡賣的東西樣式都引不起我的興趣, 但皮爺眼睛整個都發亮著, 真不愧是個外國人(誤)。最後選了兩幅刺繡帶回, 皮爺心滿意足地覺得自己是個很道地的旅人。回到飯店之後稍做歇息之後搭計程車去安平古堡一帶, 但是到了那邊, 已經傍晚, 古堡進不去, 附近人又好多, 早先喝了太多茶飲(雙全之外還喝了另外一家的珍奶)以至於心悸, 整個人很不舒適, 我很害怕要是我倒下怎麼辦, 計程車又很難叫, 皮爺人生地不熟的。但皮爺本人這時候倒是很chill, 我們先去全家買了水, 一咕嚕地喝下, 接下來就得等靠代謝來降低咖啡因, 他看旁邊夜市有空氣槍打氣球換點數的就忍不住手癢要玩, 順便藉此轉移我的注意力, 讓我輕鬆一點。說到空氣槍打氣球這遊戲, 皮爺算是高手, 之前在淡水的夜市就拍過他個人高超的射擊能力, 可以很迅速的十發十中, 所以常常拿了很多點數換獎品, 到後來也換到不知道要換什麼。

早先傍晚搭車過來的時候, 就已經知道交通管制了, 這下要回去就更困難, 叫不到計程車。好不容易找到個小七, 車子還是叫不到, 最後, 是在路邊招到車子的。這一個短短的安平行, 對我來說心情上並不安平, 下次再也不要喝那麼多茶了(掩面)。

8521864509_86d97b16ca_z

第二天, 清晨五點多, 在飯店叫了計程車, 司機問我們要去哪, 我們說要去吃無名虱目魚, 司機先生說, 哎呀, 前幾天過年都沒開呢, 如果今天開了我也要來吃一碗; 不遠處亮著燈火, 我們都很興奮它今天開門營業, 司機先生說, 有開ㄟ, 那我也來吃一碗吧, 等等吃完載你們回飯店吧。就這樣, 我們跟司機先生各自坐一桌, 我們點了一碗魚腸魚丸湯, 一碗虱目魚肚湯, 和兩碗澆鹹, 魚腸的滋味怎麼說呢, 有軟軟粉粉的部位也有脆脆的部位, 很新鮮無腥臭味(雖然其實還是有一點點點腥味, 但是就是魚本身會有的, 不是不新鮮的那種), 份量頗大, 一個人吃到最後可能會覺得有點可怕, 兩個人分吃會比較剛好, 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虱目魚肚, 軟軟嫩嫩的帶新鮮甜味。吃完之後, 司機先生真的載我們回去, 不過我們的目的地不是飯店, 而是下一站, 阿村牛肉湯。一路上, 司機先生很熱情地介紹其他家的牛肉湯以及比較了各大有名的鹹粥, 從昨天到今天搭計程車的經驗都好好, 台南的司機北北都好熱情歐。

到阿村牛肉湯的時候天剛亮, 路上還很冷清, 小小的店在幽微的早晨街道上裡發光, 現場有幾桌客人, 牛肉被切得薄薄的丟進熱湯裡, 半生半熟, 喝一口湯, 吃一口肉, 牛肉就是牛肉的清香味,沒有美國牛那樣腥羶濃厚的油脂味, 湯好清甜, 非常喜歡, 結帳了才想到應該要加湯多喝它一碗。喝完牛肉湯, 我們在沒有什麼人車的街道上晃著, 打算徒步走去國華街, 這次最遺憾的miss應該就是銀波布丁了吧, 連續路過都沒有賣。

8522976510_bac1242eae_z

國華街上有很多小吃, 真的非常方便打牙祭。我們到的時間很早, 照理說應該都還不到營業時間, 不過店家都紛紛拉起鐵門做準備了。金德春卷是第一個開始賣的, 我們就先買了一捲, 然後到隔壁的富盛號排隊等即將要出爐的碗稞。一邊等一邊就把春卷磕掉, 對我來說太甜了些。碗稞因為據說放涼比較好吃, 我們就拎著熱騰騰的碗稞到對面的阿松割包坐下, 點了豬舌包。阿松割包的味道和平常吃到的割包味道不太一樣, 比較清淡, 附的湯很好喝, 至此我真的覺得台南人好會煲湯啊, 怎麼什麼湯都這麼好喝。

8521871307_dd94d6a93a_z

這次大吃旅行意外的小收獲是同樣在國華街上的勤耕蛋糕, 我們經過的時候看到小熊圖案, 很好奇地停下來看一下, 皮爺是甜點控, 看到圓圓的蛋糕他就想要試試看, 所以就掏了20元買了一個長得很像雞蛋糕的輕乳酪蛋糕, 我們試吃一口之後對於溼潤柔軟的口感加上淡淡的乳酪香感到十分驚喜, 這個樣子不起眼的小蛋糕竟然只有20台幣, 立刻又買了一盒要帶回台北吃。

清早起床吃了這麼一圈之後才八點半。回飯店之後把涼了的碗稞吃完(涼了果然好味), 然後補個小眠, 再出去晃晃。忘記這天是大年初幾, 初五還是六吧, 許多店家開工, 走在路上遇到幾個大金爐, 火燒得旺, 期待來年運勢和這火勢一樣旺盛, 但這把火讓南臺灣的天氣顯得更熱了, 明明是冬天卻汗流不止。回台北的路上, 順道在高鐵站買了幾個布丁, 跟一些已經忘記是什麼來著的土產, 就這樣由吃開始, 然後在吃中結束了這次短短的台南行。

8524311284_2917d6e2a0_z

東京奢華小旅行(完)/次郎。壽司

jiro

/水谷鮨/
雖然許多人對水谷多有稱讚, 但此行的用餐經驗卻不能稱好。我們的座位是在L型吧台最邊邊, 因此有很多貫壽司都不是水谷本人捏製,而是水谷切好備好魚料, 請比較靠近我們的師傅捏好送上。由於最後捏製完成和端上的這道手續不是由水谷本人服務, 好像跨年演唱會最後壓軸不是大牌歌手一樣,令人感到稍許失落啊。加上水谷先生跟另一端的客人有說有笑, 和坐在角落的我們暗黑氣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其實最失望的部分是醋飯, 人生第一口米其林三星的醋飯竟然是軟爛的, 讓我一度懷疑過去一整個人生吃過的醋飯是否都是錯誤的(汗)。幸好稍後在數寄屋次郎的用餐經驗平反了這個想法。如果軟爛有理, 倒也無彷, 但那黏膩口感始終沒有襯出什麼, 並且顯得突兀。這個季節盛產最多的是貝類, 在水谷鮨用餐的時候體會較為深刻, 至少有四五貫都是貝類, 牙口不好的人會覺得臉酸。我並不特別偏好貝類, 所以一直覺得有完沒完阿這東西。

/次郎。壽司/
這次的日本行, 最大的動機是為了來拜訪年歲已高的小野次郎, 尤其在看完紀錄片Dreams of Jiro之後。但網路上大家的說法令人擔心, 除了需要提早訂, 也可能要訂非常多次, 還需要當地的日本人幫忙代訂, 有人還甚至請當地友人先掏出兩萬日幣送去壽司店當訂金的故事。我們打算如果沒訂到數寄屋次郎或是備案水谷鮨, 就大清早去築地排壽司大, 所以這也是選擇入住步行只要十分鐘內就可到達築地的銀座三井花園飯店的原因之ㄧ。

飯店一訂好, 我們就立刻和飯店人員聯絡, 請他們幫忙代訂餐廳。想都沒想過, 竟然很順利的就訂到了數寄屋次郎, 連備案水谷鮨都一並訂到, 還都訂在同一天, 分別是午餐和晚餐。我們待在東京僅短短三天, 第一天飯店不能幫忙下訂, 最後一天傍晚要趕回去, 就這麼恰巧地訂在行程的第二天。因此還二度寫信和飯店確認餐廳地址, 怕是訂到次郎小兒子在六本木的店就白高興了(不是說他不好, 而是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見次郎本尊阿!), 沒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我們要去吃小野次郎的壽司了!

老實說, 吃這一餐的心情很忐忑, 有些吃食的感受是需要經驗的堆疊才能領略, 壽司就是其中之一。我是近幾年才開始覺得壽司迷人, 但在美國很難吃到道地像樣的江戶前壽司, 回台灣也只零星吃過一兩家不錯的小店, 整個說來經驗值是很低的, 只能說是個入門者而已。內心深怕這餐完食之後無法理解箇中的細緻滋味而浪費了, 出發前買了本手指壽司臨時抱佛腳, 如果吃不懂, 至少也要知道自己吃到了什麼東西。然而, 美不美味也是很簡單的事, 很主觀也很直覺。如果要想一下他是否美味, 那就是不夠美味; 如果心神盪漾懷念不已, 還需要多贅言嗎?

為了不打擾到晚上的食慾, 下午逛銀座的時候盡量不要吃太多也不要讓自己太餓, 買好的甜點則是帶回去飯店留待吃完壽司之後再來享用。

數寄屋次郎如同大家所說的, 在一棟大樓的地下室裡, 這棟大樓裡的外觀看起來很平淡, 就像一般台灣的舊大樓一樣, 入口稍微費了一點點時間找到, 到店門口的時候, 時間還不到, 我們在外面稍微逗留了一下子, 也偷偷的看能不能瞥見小野次郎的身影。真正入席時, 我和皮爺都很興奮, 沒有想過電視上的場景活生生地在眼前出現, 次郎本尊出現的時候好比看到偶像巨星出場, 內心超激動的。次郎先生的神情很平和, 甚至覺得其實還滿親切的, 大概就是很平常心的表情吧。我後來其實一點也不覺得次郎有多嚴肅, 只是嚴謹和專注罷了, 席間他也會和比較相熟的客人說幾句話, 但不會讓人覺得是為了替沈默的氣氛解套, 而緊抓住一根浮木聊天製造聲音出來。重要的是他尊重每一個客人, 對待每個客人都是平等的。這種修煉出來的氛圍使人產生尊敬。

整個用餐過程的確滿快速的, 大概四十分鐘左右。有人說, 這樣的速度太緊湊, 不說話的吃飯方式很緊張, 吃完之後很撐, 以上的情況我卻沒有, 二十貫剛剛好吃飽。而我私以為,這緊湊的節奏是,享受吃食的要件之ㄧ,專心一致才使得整體經驗渾然天成而完整。進食過程中, 並沒有因為節奏的快速而受到干擾,反而是,讓自己隨時做好準備,配合著師傅的節拍,一起展演出吃食的表演,為了讓拍照減少影響入口的時間,眼睛隨時注意著師傅的手,在揑製同時便已做好拍照(註ㄧ)準備,一上來就拍,用左手拿相機,拍完立刻用右手抓起送入口中,也因此放棄出動大型相機,改用iPhone,畢竟只是要記錄。由於我們是這一個場次最先入座的客人, 我竟以一馬當先的姿態成為第一個完食的客人, 連皮爺都在我之後(掩面)。

連吃兩餐正統江戶前壽司之後, 才體會到鮪魚是壽司魚界的和牛這件事, 除了是紅肉魚, 食用的部位多樣, 但我印象中鮪魚總是酸酸的, 就算點了fatty tuna也是不怎麼喜歡, 所以從來不是鮪魚迷,但吃過水谷跟次郎之後, 才真的嘗到了鮪魚的美味, 不論肥瘦, 都各俱滋味。

二十貫用餐完畢, 我們被請到旁邊的桌子享用飯後甜點-哈密瓜, 因為不需要再趕進度, 這時候的心情相對也比較放鬆一些, 店家也沒有要趕人的意思, 我們就坐到覺得舒適了才起身離開。離開之前我左顧右盼, 看看是否可以和次郎先生合照, 後來看見有一組比我們先離開的客人在門口跟次郎先生合照了, 於是我們詢問店家看能否合照留念, 最後就以小野先生一貫的平和神情與我們合照作為此行的完美句點。

在步出大樓之後, 我和皮爺莫名其妙的興奮異常, 一邊走回飯店一邊熱烈的討論剛剛發生的一切, 像夢一樣的發生的晚餐, 主要的重點是, 太·美·味·了·吧!近年來吃fine dining吃到無感, 好像什麼都好但沒有特別令人感動的。壽司啊壽司, 看似簡潔的東西, 卻能擁有這麼讓人這麼感動的力量。而這個年初的感動直到現在, 經過了巴黎經過了Per Se(註二), 在2013年的最後一天, 都還回味無窮。

sushi

註ㄧ: 水谷鮨店內不能拍照, 數寄屋次郎可, 但只能拍食物不能拍人, 店家並且會貼心的放上防滑墊。數寄屋次郎並同時提供當日用餐的menu可供帶回, 水谷則無。

註二: 今年可以說是吃食鼎盛的一年, 年初吃了壽司, 年中去了一趟巴黎, 年末跑了一趟Per Se。

東京奢華小旅行(参)/築地銀座和其他

chickentailrice

/築地/

第二天早餐原本想要吃高橋但是日文不通所以很害怕, 還是不要去給師傅添麻煩好了。出發的前一陣子正好看到酪梨壽司稱讚了鳥藤銷魂的雞屁股飯, 沒有排隊隊伍也很棒。白飯上排滿滿的雞屁股, 加上昨天晚上吃的, 這趟小旅行吃的屁股實在好多啊。店裡小小的不過似乎有八成都是台灣人, 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受到了酪梨壽司的感召啊(笑)。

先前看氣象預告, 天氣都挺好, 但是這天竟然下起了雪, 穿著我那像綿羊一般的外套還是覺得有點冷, 因此無法逛得很暢快。來築地來的不夠早, 也爬不起來去觀覽買賣鮪魚的氣氛, 錯過了最熱絡的時間, 終究也只能看見一般的市場風貌, 但我真的很愛逛市場。

tsukichi

/銀座/

銀座, 印象中屬於成年人的地方, 名牌商店林立, 有許多高級壽司店, 我一直覺得應該會滿無聊的, 能逛又不能買, 而所謂的名牌店也不過就是那樣, 挑高, 奢華, 大玻璃, 禮貌而有態度的服務員, 櫥窗擺設也沒什麼驚喜, 這是我對紐約第五大道的印象, 何況名牌店到處都有分店, 我也不是名牌控, 想不出什麼理由要特別逛這裡。除了氣派, 就是距離感, 心裡更想要的是去自由之丘, 賣居家雜貨的地方。不過這次閒晃銀座的感想卻還不錯, 許多旗艦店不只是大跟貨色齊全, 在店面和櫥窗都有別出心裁的設計, 比方Uniqulo店內的Led跑馬燈聯排柱子, 或是Channel大樓外牆的動態投影等。
ginza

/地鐵和高鐵/

高鐵在美國這個飛機盛行的地方是不存在的, 因此對於皮爺來說, 這種不需要重重安檢, 高速方便又乾淨明亮舒適的交通工具讓他印象很好, 我們也都滿喜歡以搭乘高速火車的方式移動, 去年去意大利的時候搭了歐洲之星, 今年來到東京沒有機會搭新幹線, 那就搭一下剛啓用不久Skyliner吧!Skyliner搭乘的人不多,從機場到上野只要41分鐘還算滿快的。不過, 這速度當然比不上極高速行駛的新幹線, 甚至台灣高鐵都快許多, 多年前來東京的時候, 搭過一次到清水去, 至今仍然難忘那速度之快, 以至於看著窗外風景看得鬥雞眼到頭暈的情況, 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帶皮爺體驗一下。

skyliner

當年第一次到東京的時候由於有地陪, 對於東京的地鐵系統無從熟悉起, 只從朋友口中聽說了”就算是住了二十年當地人也會搞不清楚”的東京車站傳說, 以至於一直有東京地鐵很複雜很難懂的印象, 現在網路比以前發達許多, 先前做了一些功課, 發現如果不到郊外去的話並不是太難理解, 也就只有JR, Metro跟都營三個系統, 功課先做好了, 其他的就等到了現場再說吧, 這次出發之前, 正好在機場瞥見hot spot租用, 一天租金不過兩三百台幣, 好奇的我們就租來試用看看, 這個嘗試為我們帶來萬分方便, 不管走到哪裡遇到不清楚的事情都可以上網查一下。實際上搭乘的經驗是滿好的也很容易上手, 不管是JR, Metro還是都營, 都有很詳細的指標, 許多月台上都有圖示表示前一站和下一站是哪裡以及方向, 車廂上也會有動態到站顯示, 除了有時候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各種系統的車是不是長得不一樣。

/天空樹和懶熊/

原本是計劃要爬上天空樹的, 無奈排隊人潮洶湧, 時間算一算會趕不上晚班飛機, 於是我們就逛一逛皮爺最愛的Rilakkuma(懶懶熊)專賣店, 買到高興再打道回府, 其實這個專賣店並不算是很大, 樣式都是比較新的, 有天空樹的限定款, 當然也有賣週年紀念款。可愛的三麗歐產品很多, 但他本人並不是什麼都喜歡, 最愛是懶懶熊, 問過他為什麼有的他不喜歡, 他是淡淡的說, 某某君的眼神看起來太空洞了, 這種答案不是日本人才會有的嗎?

skytree

東京奢華小旅行(貳)/拉麵, 串燒以及甜點

ramen

抵達東京的第一餐, 下飛機之後搭了skyliner到上野, 吃了個一蘭拉麵, 算是在拉麵的部分有個交代。一蘭拉麵的湯頭很好, 加一點辣也很好, 但我不喜歡過細麵條, 叉燒也普通。座位非常小, 帶著行李來吃有點失策。

yakitori

傍晚時刻原本想要再次回味橫濱天下鳥, 無奈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新橋店, 大概是關門了。但是新橋這裡什麼不多, 居酒屋特別多, 吃串燒不是太難的事情。比較難的是找到有賣烤雞屁股的店, 先是不知道雞屁股怎麼說, 再來是google出來之後拿著手機面對恐懼外文的日本店員, 尋問好幾家都說沒有賣。最後只好隨緣。第一家居酒屋貌似附近上班族都會來的地方, 屋內有許多西裝人士, 燒烤煙味很重, 只有站位, 菜單全文字, 沒圖片只好瞎猜, 想當然爾就點到了生菜沙拉這東西還想說肉在哪裡。第二家有位置坐, 用餐環境明亮, 但價錢略高, 東西一般, 雖然他們說有雞屁股, 但實際上菜出來比較像雞軟骨。一直到第三家, 店裡看起來沒什麼人, 但全木裝潢燈光昏暗頗有情調, 這裡就真的點到雞屁股了。連吃它兩串, 調味有點太鹹倒是。吃了一整個晚上的串燒快要反胃, 再怎麼懷念當年京都的橫濱天下鳥也只能就此作罷。下次再來日本吃串燒, 手指燒肉這本書一定要放在身上不要再放在旅館了。

dessert2

東京甜點名店很多, 尤其法國日本甜點一家親, 不乏國際大師駐店, 有許多附有座位可以坐下來享受的甜點名店。但這一路吃來, 我最喜歡的卻是松屋百貨地下街白雪亭的乳酪蛋糕卷(銀座 木挽町チーズロール), 很樸實很舒服。店面外觀很奢華的亨利卡本特(henri charpentier)甜點覺得一般, DALLOYAU的馬卡龍也普普, 多半都是外表很亮麗, 但味道不入心, 大概是因為我還是比較喜歡直率的東西吧。沒有特別喜歡巧克力的緣故, 所以世界冠軍Pierre Marcolini的滋味就不是很能解釋了。總的來說, 竟還沒有吃到一間比Lady M要讓我更喜歡的, 是我選錯東西了嗎Orz, 不過,銀座以外其他的甜點名店還有很多, 以後來東京再來吃吃看吧。

dessert

東京奢華小旅行(壹)/旅館也是出玩的經驗值

mistui2

今年年初的時候, 趁著回台灣過年, 決定為了小野次郎跑去東京小旅行一下。

三天兩夜的小旅行很短,除了縮小遊走範圍之外,也想把旅館住宿當成旅行經驗的一部份, 找尋好玩的、特色的或是充滿設計感的旅館入住, 從起居作息中體驗設計的細節, 24小時的五感體驗, 分秒不浪費。這次選擇銀座三井花園飯店(Mitsui Garden Hotel Ginza Premier)考量了幾個因素,一是靠近築地,二是因為可以看到東京鐵塔,三是義大利設計師Piero Lissoni作品。

一踏入位在十六樓的挑高大廳, 就會看見一整面的落地窗以及窗外的東京風景。坐在大廳內, 就可俯瞰汐留區林立的大樓以及不遠處的東京鐵塔。以往覺得大廳若不是在一樓總有些彆扭, 但如果不是在高處, 這種由外而入內的景色氣勢就不會有。風景之外, 深色調空間和極簡線條的淺色燈具家飾隱隱呈現低調的奢華感。大廳的隔壁是餐廳, 有一面玻璃隔牆, 大塊長直線條的透明深咖啡色壓克力板交錯斜落, 映著落地窗外的東京和餐廳內用膳的人影, 交織出曖昧難清的光影。

日本飯店房間普遍來說都蠻小的,但相對的在空間利用上的巧思就很有意思。進房間是一個狹長型的小走道, 還沒走到床舖擺放的區域之前, 我被走道之後右面一整片玻璃誤導, 以為房間很大, 結果只是利用鏡子製造空間大的假象。這是滿常見的空間製造法, 但一時不查還以為住到了大房間高興的勒。比較有趣的是浴室的玻璃隔幕設計。Superior房型的浴室不靠窗, 但浴室和房間中間有一道小玻璃窗, 在浴室內有一個開關控制玻璃變成完全透明或是不透明霧面, 所以只要把玻璃變透明, 就可以躺在浴室內透過窗看到房間落地窗外的景色, 這樣情趣的設計也滿適合情侶住宿, 至於一般友人同宿的話就要注意一下洗澡的時候有沒有把玻璃換上霧面的拉。(當然如果彼此不介意是也無所謂…)

整體來說對銀座三井的印象還滿好, 幫我們代訂到了兩間餐廳(數寄屋次郎和水谷鮨), 說英文也能通。銀座三井花園離JR新橋站還算近,附近也有地鐵經過, 交通上算是滿方便的, 但對於行李太多的人就稍嫌遠了一點, 要走上5-8分鐘左右才會到新橋。附近有一家唐吉柯德, 我們到最後才去那邊撿貨, 是說因為這次小旅行決定只帶登機箱, 回去也不打算拖運,所以瓶瓶罐罐的東西就沒買了, 皮爺找半天的WOW冰淇淋竟然這裡有賣。

(未完待續)

mitsui

mitsui3

mitsui4

芝加哥小記

upintheair

/出發/
每次到芝加哥都是轉機, 沒有踏出過機場半步, 唯一一次踏出機場大門是因為大風雪必須滯留一晚。一直到友人H說要到芝加哥出差, 鼓吹我們這些在波士頓的朋友們去跟他相會, 原本因為這幾年焦慮過度的個性不敢一個人搭飛機前往, 但是左思右想, 實在是覺得這麼恰好的機會不去可惜, 芝加哥這麼近又這麼華麗, 每次都是轉機路過也太可惜, 而且某程度上也算是自己去小旅行, 計畫著盤算著就興奮起來, 什麼焦慮都拋在腦後的去下訂了飛機票。

決定的時候離出發時間點已經有點近, JetBlue機票價錢怎麼看都不漂亮, 又龜毛的不想搭AA, 正在煩惱著的時候友人P說, 唉阿你應該要check一下西南航空, 他們停的是Midway機場, 規模比O’Hare小, 不容易迷路找出口找的團團轉, 離市區也更近, 整體來說更方便。雖然不是第一次搭西南航空, 但是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國內線的廉價航空, 也是第一次Online check-in, 自己印出Boarding pass, 感覺很新鮮也很方便, 週五下午從公司出發搭銀線到機場, 拿著Boarding pass直接去過安檢, 連同交通整個過程總共只花了1個小時, 非常驚人的快, 這就是效率阿!之前去義大利的時候以為Terminal E是給國際航線, 結果也不是, Southwest也在E, 不過, 通往登機門方向的安檢處幾乎就是在西南航空的登機門附近了, 一路方便到底。

運氣很好的有窗邊位置可坐, 天氣晴朗, 飛機降落之前離開平流層之後, 可以俯瞰大地, 我很喜歡這個時候往窗外看, 每個國家每個城市的鳥瞰圖都不太一樣, 大概因為是中西部的關係吧, 伊利諾州都是田, 方方整整的, 也有畫出圓圓的線的農地。不像新英格蘭都是樹, 一片片的樹林, 丘陵地的感覺。兩個多小時的飛機看個日劇Legal High, 一下就過了。

subway

Read more

Italia-羅馬


最後一天在義大利的行程是第二回合的羅馬古蹟遺址巡禮, 一早先從參觀羅馬競技場開始, 然後沿著帝國廣場大道(又名凱旋大道, via dei fori imperiali)往萬神殿的方向前進。帝國廣場大道非常的寬且筆直, 原本只是因為順路才走這條, 但沿路兩旁除了觀光地圖上標示的著名古蹟之外, 還有一些看似路邊廢墟但實際上應該是考古遺址的地方, 羅馬真的是隨處都是見證人類文明史的古蹟阿。大道底的左邊是艾曼紐二世的紀念碑(Altare della Patria, aka Monumento Nazionale a Vittorio Emanuele II), 或說是紀念堂, 紀念堂的規模宏偉, 是用來紀念統一義大利的第一位國王維克多·愛曼紐二世(Victor Emmanuel II)。wiki上Victor Emmanuel的中文翻譯非常饒口, 點了英文版一看, 這不就是維克多跟愛曼紐兩個字嗎, 翻成”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讓我困惑了一下。在美國雖也不乏古蹟名勝參觀, 但跟這裡的規模相比, 論大小論雕刻, 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親眼見證什麼叫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今天天氣不是太好, 陰陰的, 幸好前兩天經過羅馬競技場的時候先拍了照,但其他地方就只能留下灰暗的印象了, 某程度上也呼應了我對羅馬的感覺, 他一點也不親切可人。有時候很難想像, 羅馬這個地方曾經那麼輝煌雄偉又野心勃勃, 相較於如今緩慢又逸樂印象的義大利, 好像是兩回事阿。


萬神殿相較於前面經過和參訪的古蹟, 規模小了許多, 而且座落在一堆民宅之中, 附近還有跟這個樣貌相似的(也就是說很多條大柱子)建築, 一不小心就會誤以為已經到了…。走進萬神殿, 每個觀光客都都會先抬頭看看天花板, 不過, 這行為模式, 應該是走進任何高大的建築物內部都會吧,萬神殿的圓形穹頂乃其特色之一, 兩千年前能有這樣的建築技術算是相當厲害, 屋頂正中央有個會透光的小圓洞, 後來才知道原來經由這個圓洞,光線由外面照進來的時候,會因時辰不同而照射在不同的神像上, 來強調個別的存在, 也就是spot light的意思(咦)。

今天早餐沒什麼吃, 好不容易來到了萬神殿…附近的Tazza D’Oro(la casa del caffe), 據說是很棒的咖啡館, 客人也多, 但我的感覺一般, 點了個pastry也一般般。


義大利之行到今天為止每天幾乎都在爆走中度過, 最後這兩天似乎有點不堪負荷, 背痛加劇, 幸好gelato店很多, 走一段時間可以選個店家稍作歇息, 今天大概吃了四五個店家以上, 有網路上很多人推薦的giolitti, 在Tripadvisor上找到評價很高的Gelateria Frigidarium, 來自威尼斯但是在紐約有吃過的grom等, 但結論我們最愛的還是在許願池旁邊的那間Il Gelato Di San Crispino, giolitti則是完全大失所望。


下起小雨, 想找地方吃飯, 隨意選了一間樣子沒有花枝招展的餐廳, 貌似低調古拙, 屋內昏暗, 明明是白天, 餐廳裡的光線像晚上, 餐盤和牆上的掛畫和裝飾都很可愛, 點來的餐我嫌清淡無味, 但據皮爺說法是很家常。

最後一天了, 是時候買點觀光客的紀念品, 不像托斯卡尼或是威尼斯, 街小巷小, 穿梭其中偶爾可以看到富有風情的特色小店買紀念品, 這裡多是清一色城市品牌上身的複製物, 諸如T恤馬克杯鑰匙圈, 但偶爾也有一些趣味的東西, 比方類似大理石做的小名牌可以掛在廚房牆上, 或是類大理石做的方方造型長頸鹿(這個真的不知道是什麼由來)。

雖然旅行的一開始就買了明信片, 但一直拖到旅行的最後一天才想到要寄出, 我們找遍了好幾家Tobacco shop(賣菸酒的小雜貨店)要買郵票都買不到, 最後不得已到郵局買, 但領號碼牌機器上的標示看不太懂, 不同的服務要領不同的號碼排, 好不容易排到我們, 卻發現領錯服務號碼排得重新來一次, 偌大的郵局裡雖然沒什麼人, 但這裡的櫃台人員以很悠閒的姿態服務, 只不過是要幾張郵票卻花上一個小時, 重點是…最後明信片也沒有全數寄到…。


皮爺很想念Il Gelato Di San Crispino的gelato, 於是今天又逛回去許願池買了, 後來又去西班牙廣場逛逛, 有很多獨立設計師品牌的衣著店, 好好逛, 心想最後一天應該要好的把沒用掉的歐元花完, 才不用又要兌換美金這麼麻煩, 就買了一件很適合我的洋裝(一切是這樣講的嗎)。逛完街, 天氣也放晴了, 這裡的春天氣候變化無常, 一天中當中可以下大雨又出大太陽, 可比那後母心來著。


這次旅行的最後, 以波隆納肉醬麵來作為結束, 彌補沒時間去波隆納的遺憾。

Italia-梵蒂岡

從羅馬進入梵蒂岡很容易, 出車站直走, 過了一條馬路之後很輕鬆的就踏入了梵蒂岡的領土, 像走到隔壁家一樣, 不用安檢也不用看護照, 如果沒有特別想起, 幾乎是要忘記梵蒂岡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四處都站了瑞士近衛隊, 但說真的他們的服裝很容易聯想到宮廷小丑(court jester), 讓我嚴肅不起來, 但實際上他們可是精挑細選的Bad Ass阿!


參觀聖彼得堡的安檢排隊隊伍很長, 光看都頭暈, 大概繞了廣場半圈, 但實際前進的速度還滿快的, 所以, 看起來要排三個小時實際上差不多排了一個半小時吧。進了聖彼得大教堂之後晃一晃拍拍照已經快中午, 正好遇到彌撒, 就被圍住限制出入的教堂座椅之外, 我們遠遠遠遠地, 看見了樞機主教。

Read more

Italia-回到羅馬


今天要啓程前往羅馬了, 對於住了好幾天的B&B Tourist House Ghiberti有點依依不捨, 這裡是整趟行程裡最喜歡的住宿點。Tourist House Ghiberti外貌低調, 沒特別注意很容易就走過頭, 這大概也就是民宿的特色吧。真正的門口在二樓, 一樓的公寓大門非常的高, 門把差不多到我的下巴那樣高, 二樓和一樓一樣是挑高, 所以房間有著非常大的窗戶, 雖然不是落地窗, 但窗戶的底部很低, 浴室的大窗戶在浴缸的旁邊, 也就是躺在浴缸裡如果打開窗戶可以看風景(但同時也會被看到的意思)。雖然說是B&B, 但各種細節的設計已經不下於飯店, 包括床頭的音響是左右兩邊可以各自分開調整音量, 以及走道燈要有人經過才會亮起等。Tourist House Ghiberti的早餐擁有堪稱在佛羅倫斯這幾天來最好喝的卡布奇諾, 最後一天要出發之前也不忘先喝一杯再走。


回到羅馬之前, 義大利的一切看起來仍舊十分美好, 隨著沿路牆上越來越多的塗鴉之後回到羅馬, 一連串惱人的事情也接連開始。

Read more

Italia-復活節

當初訂機票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 看到合理的價錢, 可以的時間, 就下單了, 訂了之後才發現, 我們這趟旅行, 會遇到大節日之一的復活節, 也因為這樣, 整個行程的順序做了大修改, 以期能在復活節當天能在佛羅倫斯參與當地祭典。

其實應該要一大早去排隊, 但我三拖四拖, 拖到十點半才出門, 到了現場人潮洶湧, 得不停的靠各種優雅不失禮的鑽入技巧擠到前線, 但是到最後還是沒能擠到最前頭。今天天氣不太好, 雨下下停停的, 許多人都撐著傘, 造成觀賞視線不佳, 加上我的前面擋了一個大個兒, 從人群中的縫隙也窺看不到太多, 只好靠高舉的相機為我做轉播畫面, 舉到後來兩手發酸, 巴不得快點進行。首先是旗隊等進場, 最後是祭典的重點人物, 大白牛扛著烽火轎進場。白牛進場的時候我只能偷喵到一點, 相機被擋到了一些, 等到能拍到完整的牛的時候牠們的臉已經朝向另外一方, 這時候才想起民宿的人說, 因為地勢是斜坡的關係, 要站到廣場南邊的那條街上, 什麼位置都能輕鬆的往下看祭典, 可惜現在想起什麼都太晚了呢。祭典進行到一半, 下起雨來, 許多肩膀上扛著小孩的父母紛紛離開, 我前面的視野突然就遼闊起來, 這該說是天助我也嗎? 我比較驚訝的是, 現場人潮多歸多, 不過倒沒有什麼失序的氣氛, 擁擠的程度也還在可接受範圍, 比起參加歌手演唱會, 這實在是祥和很多。時間逼近鴿子從教堂衝出進入轎子的時候, 雨停了, 現場的大夥都歡呼起來, 紛紛把傘收起, 有些人很不識相, 還是頂著傘, 從後面傳來很多人的聲音, 有人打趣的說”Put your umbrella down! It’s the holly water com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