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 拿鐵, 慢跑鞋

剛來美國的時候, 我一直覺得,美國人應該是被Apple統治了,車上街上到處都是白色耳機, 覺得美國人真是單調的可以。 但結果是,四年後我買了一台iPhone,雖然下手還有包括種種原因, 但不得不說Apple在這裡的感染力真可怕。

在台灣的時候, 喝咖啡是偶爾的奢侈閒趣, 和朋友談心時的溫暖伴侶, 那時, 去星巴客只鍾愛焦糖瑪其朵。 來這裡之後, 從寫論文開始, 因為想要被人群包圍而三不五十的去星巴客報到, 逐漸地對咖啡因帶來的振奮感上癮。上班之後去的更頻繁, 每天早上都要來一杯, 但點的方向從焦糖瑪其朵變成拿鐵。

選擇越趨近平凡, 它越像生活習慣一自然存在。

慢跑鞋這回事, 以前是不存在的, 我不喜歡慢跑也不是很愛運動。來這裡之後, 每天都被跑來跑去的美國人洗腦, 最後還熱血地去跑5 miles trial。 運動鞋的選擇, 也從nike變成asics, 從想要好看的運動鞋變成想要好用的運動鞋。

然而, 最後卻發現, 那些看起來的變化, 其實都不是真的變化,而是我慣性地適應環境這件事從來沒有變過。

Clingy

前幾天我妹跟我說,他和朋友對Facebook討論了一番, 結論是, 設計Facebook的人應該很沒有安全感吧, 所以想要把大家通通黏在一起, 你怎麼有什麼消息他通通要知道。對於這點, 我真是再同意也不過了, 好比如果你被你的朋友Tag在照片上, 我就算不是你朋友的朋友, 甚至可以說是個完全的陌生人, 都可以點進去看, 還可以看完整本相本, 簡直就是盯哨的好物吶!! 所以就算你沒有告訴我, 想要隱瞞我, 你去哪裡啪體我都會知道的唷!!你的一切, 只要有心, 我都可以想辦法全局掌握。 因為不是你朋友的朋友所以看不到他的其他相本? 或是不知道你跟誰鬼混? 沒有關係, 我只要請求加入到你朋友的名單就可以了, 反正大家都是加來加去的嘛, 何況你朋友看到我跟他有共同的朋友”你”, 更會覺得”原來我們有共同認識的人阿? 我們說不定可以認識一下, 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吧?”進而卸下心防的把我加入。

Read more

那道光

好像是從認識塔羅牌開始, 對於"靈光一閃"這詞有著很執著的好奇。雖然頗喜愛塔羅牌這玩意, 但我知道自己始終還是停留在解釋表面牌意的階段, 而無法使用"直覺"這關鍵性要素, 因為我的心一直都很亂, 沉澱不下來的結果就是算的很攏統, 加上我不是很用功的學生, 只是把塔羅當閒暇的娛樂, 所以目前來說, 我的算牌功力仍然很薄弱。不過, 有一次, 在試算一個事件的時候, 突然間所有相關的元素就在腦海裡面很快速的自動排列出一個合理的前因後果, 而我大大的驚嚇到, 心裏不停的喊"我的老天, 我的老天阿!", 事情其實還沒被證實, 但我自己就已經把這事情當成已發生似的認定了, 事後, 結果被驗證, 我是對的, 但我已經不那麼專注在那結果的對錯上,反而是那時候全身被電流通過, 一身冷汗的感覺。

在這之後好幾次, 都發生過突然間就想通了一個事件的感覺, 每次都一身冷汗, 但只要這感覺發生, 那事件的原貌幾乎就是如我內心所想的, 一字不漏。海面上仍是風平浪靜, 我卻看到底下的波濤洶湧, 是一種很奇怪的感受,以前我一直都只知道表面上的風平浪靜, 並且也相信就是像我看到的那樣子。

想了很久, 為什麼會開始產生這些準確的預言, 倒不是說我有什麼通靈的能力, 我想, 只不過是內心變得更誠實罷了。我的內心在漸漸擺脫, 她說的, 彩色泡泡的世界。一般來講該說這是好事, 是因為我變得多那麼一點點堅強, 有能力去接受溫室外不預期的風吹雨打了, 有機會去認識多一點真的世界。之前看過一本書說, 我們的潛意識是會保護我們的顯意識的, 如果我們沒有做什麼改變, 接受一些摩擦, 一切都會一成不變, 我們會做一樣的事情, 一樣的事情也會相同的發生, 如果環境給予我們太大的變化, 我們很可能因為難承受而產生心理上的毛病, 好比憂鬱或是暴怒。

而壞處是, 少了那些天真的幻想, 就少了一點多愁善感的能力, 靈感突然間就停電了。(所以BLOG越寫越少…)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有鴕鳥的問題, 現在有比以前好那麼一點點, 公司的小花說, 在你弄清楚自己是什麼要什麼之前, 事情是沒有辦法如你所想的發生的。前幾天看了冒牌天神, 有幾句話還滿有意思的: "如果有人祈禱說要耐心, 你認為上帝會給他耐心嗎? 還是給他一個機會, 讓他們有耐心? 如果他們祈禱要勇氣,上帝給他們勇氣還是給他們獲得勇氣的機會? 如果有人祈禱讓家庭更親近, 你認為上帝是直接給他們溫暖的感覺(心裡直接覺得溫溫熱熱的), 還是給他們一個機會彼此相愛呢?" 簡單來說是, if you pray for something, God wont give it to you directly, but give you the opportunity to have it. 所以說, 上帝讓我逐漸認清真相, 到底是為什麼呢? 或說, 是因為我自己想要什麼呢? 我知道自己好像還沒有去面對一些事情, 所以還有一些卡住的感覺, 而我真的可以嗎? 真的會前往我要去的方向嗎? 還是我要去更清楚的弄出藍圖呢? 現在的我寫下這句話的時候, 竟然是膽顫心驚的阿。

小題大作一篇

那群人裡, 我只相信阿強跟阿信, 兩個經常和人溝通上有問題, 做事又經常沒什麼邏輯的傢伙, 但他們單純。剩下那些人, 都有討喜的樣貌, 事情做的漂亮, 話說的好聽, 也有親密人心的能力, 不知不覺總是吸引群眾, 掏心掏肺的交心。

那些聰明的人兒, 也不是要謀取什麼大富大貴, 只不過是為了內心一點小小的貪婪, 在情感或者只是想偷懶, 得到滿足。他們送你一點點天真, 一點點真心, 他們聰明的意識到, 真心是可以拿來交換利益的, 並且聰明的知道怎麼使用這個技倆。

我不傻但也不夠聰明, 上天賜與我天賦, 讓我能感受到和平表面狀態下的真實的情緒交戰,給我才能去推理全貌, 但卻忘了給我一本手冊,指導我如何在灰色地帶生存。

我和諾薾不同, 他選擇和聰明的人交手, 人壞無所謂但至少聰明, 但我還是決定堅持選擇單純, 人愚蠢但至少單純。這是我們選擇生存的世界不同吧, 他沒有刺激無法呼吸, 而我失去平淡則會窒息。

我可以選擇, 選擇非黑既白的世界, 把這些灰色屏除在門外, 只是還有掙扎, 覺得自己是否小題大作, 然而幾番冷熱交替的信任和不信任, 投入和不投入, 以及牽連到的喜歡和不喜歡, 太累人, 所以還是離開吧, 即便是要放棄歡愉。

再見了。

零碎片段

也不過就是離開波士頓兩個多禮拜, 費了很大的勁還回不過神來, 像剛睡醒, 手腳在動, 腦子在運作, 只是緩慢, 只是迷茫, 離開之前每天踩踏的節奏, 全部掉拍, 早上準時七點二十五分出門, 卻忘記原來是要趕上街角的公車, 直到下樓了, 看見停靠的公車和在旁邊抽菸的司機, 才想起是要搭公車的。連星巴克也是。我總習慣在火車來之前的空檔, 順路買上一杯, 打發公車到站火車還沒來所多出的十分鐘, 但是竟然看到店門口還遲鈍了幾秒, "我是不是該進去買杯什麼?"

直到最近, 回來將近兩個禮拜了, 才大致安頓好心緒, 除了上班時間仍然還是心不在焉之外。

這個城市還是很美。四年多, 直朗朗的陽光, 呼吸起來是涼爽是寒都乾淨得徹底的風, 春天樹枝頭上的芽, 夏天在河邊慢跑的人, 秋天的落葉, 冬天的雪, 一年四季交替循環, 即便年復一年, 怎麼都無法厭倦。

你說我愛這個城市嗎?愛。但我心裏仍是依賴那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地方。這城市很美, 但我總站不住, 坐不適, 窩不暖。一個人在異地的時間, 寂寞是無止盡的長, 和自己的對話過多, 於是不太清楚是不是真實的活著。有人跟我說, 快樂要有人分享才真實。這城市的美, 我缺一個夥伴, 一個也恰好活在這個現下的生活旅伴, 我們同時對迎面而來的風微笑著。

為什麼不回去呢?這個答案我自己還不想面對。我的性格是很分裂又極安於現狀的, 比起寂寞, 改變則是更叫我慌張的事情。所以我想盡辦法, 解決寂寞這件事, 射手座樂天的習慣, 和極強的世界觀, 都有一點幫助。所以這看似美好的光環, 實際上不是堅強或是什麼強悍來著, 而是另外一種脆弱, 又貪婪又虛榮又懶惰而得來的。

所以怎麼辦呢? 大致上是按照現在這樣的走下去, 走一步是一步, 樂天的部份說, 只要你心裡的那個未來圖像清楚, 就會走到那裡的, 也終究可以接受任何改變; 世界觀的那個部份說, 現在的問題, 在哪個環境哪個空間都會遇到, 回去就不寂寞嗎? 那個旅伴並不是一起吃飯的簡單選擇, 而原有朋友們也將各自走向他們的家庭和人生, 工作環境裡的交友圈也都相似, 不管在哪裡, 圈子一樣小。所以這問題在哪裡都要解決的, 如果能在這裡解決, 不是更雙重收穫嗎。所以我還是這樣, 繼續當一個安於現狀的鴕鳥, 找理由撐下去, 然後習慣, 然後希望有一天豁然開朗。

我親愛的食伴阿

最近特別想吃東南亞菜, 昨天的中餐是馬來風咖哩麵, 今天的晚餐是越南半筋肉河粉。這兩天牙疼火氣大, 特別想要來一碗清爽風的越南半筋肉河粉, 特地沾了老闆特愛的公雞牌辣椒醬, 羅勒葉的清香, 爽甜的湯頭, 黃豆芽的清脆, 挖屋, 這完美的搭配彷彿是輕快的夏日舞蹈阿, 女郎的草裙都旋轉來了。昨天在菜單上看到Malaysian Curry的時候, 想起了凡哥的馬來咖哩, 想起他說:這個是Malaysian Style的喔! 而越南河粉也是, 想起凡哥說"唉呀這家的麵爛爛的呢, 不對不對.."而特別的在意了今天這間店家的河粉彈性。

和凡哥吃飯是一件過癮的事情。聽他說著各式各樣食材的故事聽的入神, 烹調方法的由來, 酒的氣味變化, 然後看他被食物電的哇哇叫, "這個鵝肝搭配這個酒簡直是太棒了!""紅酒在舌尖上跳著舞呢""這廚師真是很聰明唷, 他知道這個酒搭配這個會產生什麼變化, 搭那個又會產生另一種…", 他一邊講, 一邊整個人都激動的要失魂了。

第一次遇見凡哥的時候, 是在個大堆頭的聚餐上, 那種一個人過生日, 有20個人來湊熱鬧的留學生聚會, 晚來的凡哥和另外兩人, 坐在我右手邊的角落位置, 當我看到他的桌上出現前菜和白酒, 就知道這個人對吃很在意, 一般留學生的聚餐, 很多是每個人點一道自己的, 凡哥那時前菜, 酒和點心都點了, 我心裡偷偷盤算著, 這個人說不定是巨蟹座吧。(雖然也是很多巨蟹座朋友壞了他們該是美食家的名聲, 對, 我就是在說你, 那個鳥松來的鄉親。)

要找到人一起吃飯容易, 要找到可以享受吃飯的人可就不是那麼隨手可得了。食伴的重要性, 不下於鹽和胡椒以及番茄醬或是辣椒醬, 在台灣的時候, 最喜歡的食伴就是苦力士了吧。對於價錢要能豪爽, 態度要愜意, 品味能相近, 不在意份量在意食材的細緻變化, 不拘葷腥, 沒有國界, 對於食物有很多的感想, 被電到的時候會大聲驚呼, 可以複雜的做學問, 又能單純的只是享受味蕾上的快感。凡哥說我對食物很挑剔, 被這麼挑剔的人說很挑剔, 感覺很榮幸, 我還沒有到他那神奇的跳舞境界捏(沾沾自喜中的ㄏㄏㄏ)。除了愛吃還喜歡研究料理, 兩個愛吃鬼加上廚師兜在一起真是沒完沒了。

愛吃能吃還能做一手好菜, 波士頓的生活少了凡哥, 生活少了一味的阿。

看奧運

在美國, 時間真的不是騙人的多, 多到每天都看奧運來著。話說這一個多禮拜以來, 每天被NBC洗腦, 基本只能看到美國隊為主的比賽, 目前看最多的大致上是游泳還有體操, 體操是因為本來就愛看, 游泳則是因為美國出了一個奇杷Phelps, 看他游一次泳, 就深深覺得其他人沒希望: 怎麼能夠把距離拉的這麼大阿!!! 所以對於他拿了八面金牌這回事, 真的是一點也不意外。看游泳還有一個好處是, 那些健兒們的身材阿, 真是..嘖嘖阿….XD

至於體操, 我沒有很愛看男子體操, 總覺得沒有女子體操來的優美, 亞洲選手的問題是, 皮膚實在是太白了, 沒有曬過太陽卻又壯的要死, 感覺實在很怪異。至於女子體操, 今年美國隊的兩枚選手, 拿了全能體操冠軍的Nastia Liukin和美國甜心Shawn Johnson是我很喜歡的兩隻。Nastia是我一直到她在全能項目中的平衡木時才注意到她, 因為比賽撥出已經是快半夜12點, 本來要關電視, 但覺得這女生長的很漂亮就繼續看了下去, 她結束的那瞬間, 我哇屋的叫出來, 覺得這真是太完美了, 不只是完整的表現, 還有他的肢體, 我很喜歡她帶有古典芭蕾的柔軟和優雅, 隔天補看了他最後的地板項目, 仍是覺得太美了。Nastia看起來總是既專注又嚴肅的臉臭, 比賽前後的模樣差很多, 而Shawn則是從頭到尾都是笑臉迎人, 所以美國人給他了個美國甜心的封號, 比賽之前也一直都是很受到注目的選手, 可惜她的運氣和表現都差了一些, 目前都只拿了銀牌, 和金牌無緣, 相較Nastia, 她的風格則是活潑俐落, 非常低有力道。

雖然對於體操是沒有研究啦, 但是今年看完之後對於選手除了能完成動作之外所展現的肢體語言很有感觸, 西方選手有些是帶著舞蹈底子的看起來很有藝術感, 中國選手的話, 不知道是身材的關係, 還是什麼, 總覺得除了動作之外, 沒有別的, 除了成霏的乾淨俐落還挺喜歡之外, 剩下就是覺得飛來飛去, 這樣。

今年看了體操比賽之後, 對於身材的美感標準起了很大的變化, 儘管西方選手都肉肉的, 但很有弧度線條, 尤其臀部和腿, 沒有這些曲線, 耍弄起動作來真的是差了些味道。而儘管今年中國女子體操隊拿了團體的金牌, 但是我對於他們的體型相當的有意見, 實在是….怎麼說….太幼兒體格了吧…。先不管他們是不是有誰謊報年齡參加(規定是要16, 但報導指出其中幾人只有14), 但是身材沒有曲線, 跳起性感的動作感覺實在是很不倫, 皮耶邊看邊驚嚇邊鎮定邊說: This is so wrong…。

[更新]Shawn在19號的平衡木得了金牌一枚~總算阿!!!恭喜恭喜!!! 不過Nastia的表現也是相當漂亮哩~~^O^

俗模生死鬥(雷文)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 迷上了名摩生死鬥這個節目, 美國已經撥出到第十季, 並且在昨天晚上宣布了第十季的冠軍。看完節目之後相當沮喪, 雖然我同意Tyra要將model健康化以及平民化的概念, 只要有足夠的信心並且認同自己, 經過包裝洗鍊, 把內在的獨特性發揮出來, 任何人都可以變成名模, 但對於昨天Whitney得到冠軍的結果, 我卻覺得過於牽強。我不在意Whitney的體格, 但很在意他的氣質, 他並沒有所謂"名模"該有的edgy & high-fashion, 沒有另一個參賽者Anya的自然隨和以及獨特性, 長相也不特別, Whitney是在街上隨便都可以撿到美國妞, 頂多能說他可以代表所謂的"美國女孩"活潑自信還有稍嫌做作的那個族群, 但距離成為時尚工業的代表性人物, 似乎差的遠了。原本節目很強調除了美麗之外該有的特殊性的原則, 不知道放到哪裡去。當初Whitney進五強, 就感覺大勢不妙, 似乎有意要捧出一個plus size model得冠軍, 如果到final 2 whiney還在的話, 冠軍不是他, 節目應該很難交代給大眾, 在一個意將觀念健康化的原則上, 怎麼可能讓大家眼睜睜看著一個瘦妞把肥妞擊敗, 是要告訴大家"肥妞們, 再加把勁吧!"嗎? 那節目本身就是自打嘴巴, 還會遭受廣大的群眾抨擊。

我不在意肥, 但在意俗。

唉。

ps.還有因為我真的很喜歡anya吧….

囚禁

是我囚禁自己了

我囚禁自己的回憶

囚禁語言

囚禁敲打鍵盤

囚禁書寫

囚禁吐露

我把一切囚禁在腦海裡

徘徊五秒

然後假裝不小心遺忘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我不願發聲

我不願說出

不完整的美麗

我恨過去的直接是魯莽的

我愛過去的直接是可愛的

我像在蒐集

以為到最後會累積出什麼

但通常只是弄丟了

雨天無事呢喃

那天下午沒意外的起了旁沱大雨, 咖啡廳裡滿座的人客, 我們幸運的撿到了一個沙發座位, 那人正起身要走。

我們閑嗑著他的新作, 近日的生活情況, 以及朋友間的韻事。我不在行閒談專業上的事, 和他平常也不算有多少往來, 以為這次會是例行公事般的草草結束, 喝茶不過是衝著一份莫名奇妙的默契, 或說是莫名奇妙的緣分, 不過, 他偶爾不小心透露出來的主觀, 就會讓我像撿到寶似的興奮。他這份主觀直覺且深刻, 相較力求客觀的完美論點之下, 亦顯得人味的多, 我大概, 是從這個部份理解到他參透事物的天份吧, 也嗜著這分天份。而稍後, 對於他被我嘲弄後的辯白, 使我原本明快的節奏產生了停頓。”是這樣嗎?”我心裡產生了疑問,先前聽過的故事, 有了第二個完全不同的版本, 很可惜的是, 我沒有因此而平衡原先的觀點, 似乎他說的再多,也只是讓我更認定他掩蓋事實的能力很了不得。我不只一次, 試圖要替他的角色找出良善的蛛絲馬跡, 只是, 在在的一切, 都是在把他原本的角色更為鞏固而已, 琢磨不出良善, 即便有, 也稱不上是本質。然而, 也不是只有我想要去顛覆他一直存在的形象, 我們卻也都知道這很艱難。A從他那裡吃來的苦頭沒有比我少, 卻維護比我更甚, 有時我想知道A到底是哪裡瞎了, 還是欠他個幾百萬的債。他強勢, 懦弱, 多疑, 固執, 自私, 卻造就我們心頭有塊肉是擱在他那的。人很奇妙, 我們這些心頭肉軟的傢伙, 總要給這樣的豺狼給吃了。

雨沒有停, 他似乎坐不住了, 大概是剛剛拉扯到什麼吧, 讓他不自在起來, 東張西望。小猴說, 人要是說謊的時候, 眼睛盡是往某一個方向飄的(左邊還右邊我忘記了)。

“就走吧”我說。

他離去的背影沒有留戀, 心裡掛著, 或許是剛剛不注意給扯出的衣角, 或許是他需要獨處的時間到了, 慢慢的, 見他縮回殼裡, 他沒聽見外頭的聲音, 沒看見外面的人徐步或疾行, 只是很專注, 很專注的想著看著他腦海裡的那個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