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寫革命之路

(圖片來自wiki)

上禮拜友人捎來一封信, 介紹我去看柯裕棻在她blog寫的Revolutionary Road觀後感”你的巴黎在哪裡“, 信中提及了另外一位作家成英姝, 同樣地也寫了這部電影。只不過, 我還是比較喜歡柯裕棻的柔軟多一些。

看完了柯裕棻寫的”你的巴黎在哪裡”, 很過癮, 寫的真好, 開頭就中了我的心坎 “在這個故事中,巴黎之旅被賦予了極大的救贖意義,這個救贖的渴望太強大了,事實上,世上根本沒有任何地方能夠承受這樣的夢想的重量

當初美國對我來說, 等同巴黎, 而過了幾年才明白, 我無法從這裡得到救贖, 但是如果這裡不能, 哪裡可以? 答案是沒有。剎那間, 明白了理想國並不會存在, 一切只是心性能否補全。簡單來說是, 理想國的存在是存在於自身而不是外在環境。那時我一方面失落, 一方面茫然, 還有深深的恐懼, 沒有目標前進地原地踏步並不好玩。”活在當下”是一直到那個時候才真正有所體會, 未來變得不清楚變得難以預測的時候, 活在當下是唯一能做的。

What makes u feel trapped? 是環境還是心? 我們在同樣的死結裡繞圈圈做困獸之鬥, 期望有一條筆直的出路, 脫離原地。

“If you don’t fly, the fear wins.”早上在Boston Metro報上, 快速掃過新聞內容時這句話突然攫住眼光, 這是去年1549班機空難生還者在被採訪到關於災後恐懼症時的回話, 當時的生還者還有很多人都有恐懼飛行的陰影, 但她選擇對抗。

沒有太多可以想的, 但是有很多可以做的。做了之後再想, 應該又會是另外一層境界的感受吧。讓我想起認識塔羅牌之後最大的的認知是, 沒有具體行動, 想再多都是枉然, 牌局不會變,  局勢也不會變, 這就失去了算牌的意義。

“生, 死, 這只是我們建設的結果。重要的是, 必須好好的建設。…因為重要的是, 死的那一時刻, 我們在做什麼。”–刺猬的優雅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