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西女孩

這一陣子公司經常有關門會議, 神神秘秘的, 但是我和珍妮佛從來就沒有參與過任何一場, 我們笑說本公司崇尚Amish主義, 大事歸男人管, 女人負責煮飯和打掃就好了。幾天前珍妮佛從小辦公室出來之後突然IM我,說是他要離開公司去紐約上班, 我第一個反應是, “又來了, 你以為我很好騙嗎,哼哼…” , 珍妮佛和阿發很愛玩假裝遊戲, 所以如果他們突然說出什麼很突兀的情況我都見怪不怪, 所以當然也是比照辦理, 為求慎重, 我還是問了他”那你要去哪個公司上班?” “ox公司”珍妮佛迅速的回了我,還附上網址, 我點下去看, 竟然不是笑話網站, 是個看起來有模有樣的公司。
“你是認真的嗎?”我驚慌了。
“是的”他回。
“為什麼”我又問。
“這裡離家太遠了…”
珍妮佛來自紐澤西, 大部分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那邊, 離職的原因是想要離家人朋友近一點, 也順便就近照顧年邁的親人。
“你下個工作什麼時候要報到”我問。
“兩個禮拜之後”
“We will miss you, very”一邊和珍妮佛冷靜的IM, 我另一邊卻是止不住的震驚, 開始胃痛。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我毫無防備。

兩年前珍妮佛剛進公司的時候, 我心裡有點老大不願意, 因為我就再也不是全公司唯一的女生, 想到即將要和別人分享寵愛便嘟起了嘴來。兩年之後, 珍妮佛要走, 所有分手的症頭一一在我身上出現, 先是驚嚇, 然後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再來是胃痛, 然後無法專心做事, 幌神, 想要找人說話。在公司裡為了保持專業形象, 一切情緒都得強忍收好, 晚上和皮爺講電話, 說著我是如何的驚訝, 珍妮佛是多麼的重要, 講著講著就哭了, 非常不爭氣。

公司的座位設計, 鄰座之間是沒有牆的, 簡言之, 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空間, 有時候覺得沒有牆很沒有安全感, 也很容易有被其他人干擾的感覺, 比方A和B在我的座位旁邊聊天, 我經常不知道是要假裝認真工作還是參與他們的話題。但是沒有牆, 也使得聊天或者溝通方便很多, 無形間也增加了彼此對話的機會。珍妮佛就坐在我的對面, 一天要看著他八小時, 我們說公事, 聊八卦, 說家人, 談朋友, 問感情, 算塔羅。珍妮佛假裝是我打電話給房屋仲介去argue合約, 下雪天載我到車站等火車, 大夥兒講笑話出現尷尬單字我很愛問, 珍妮佛一邊大笑一邊當我的字典, 雖然後來我學會了查urban dictionary。我偷偷學會了珍妮佛愛用的英文笑話梗, 以及珍式肢體語言。

珍妮佛親切, 主動, 大方, 熱情, 愛照顧人, 工作很有條理, 做事明快果決, 老闆脾氣大頂得住, 客戶再機車一樣是漂亮的解決。

提出辭呈的隔天早上, 我到公司的時候提夫說”How are you today”, 我慣例地說”I’m good”, 反問提夫”How about you”, 他說”Not so great…”

我們心裡很有默契, 都知道珍妮佛對我們來說, 不只是一個excellent worker, 她的職位可以找人代替, 珍妮佛這個位置卻沒有人能。

下禮拜公司就要面試新的PM, 新的人事新的展望, 新的同事會帶來不同的新氣象, 我們即將要有新的朋友, 但, 我還是會想念那個沒事就要探頭出來講話的珍妮佛。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2 thoughts on “澤西女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