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lia-佛羅倫斯

鐵腿的極限挑戰

回到城市之後, 又開始了鐵腿行程, 早上先是爬到喬托鐘樓(Giotto’s Campanile)頂端俯瞰佛羅倫斯, 我們在鐘樓下排隊時碰到一個微胖蓄鬍子的光頭先生, 他開玩笑的做出暖身操動作, 先是右手伸直往左邊伸展, 然後左手伸直向右邊伸展, 以及鞠躬般地傾身向前雙手著地拉筋, 看起來十分滑稽, 像卡通裡的人物一樣。

牛排之外,在佛羅倫斯的另一個在必吃名單上的是牛肚包lampredotto, 好幾個地方都有在賣, 我們在拐彎抹角的地方找到一個攤位,沒有店名沒有店面,就一輛卡車停在角落, 白色斗篷寫著冷飲三明治牛肚包 。牛肚包油油鹹鹹香香辣辣,青紅醬料一起下場, 吃完好過癮。

吃飽喝足,走去學院美術館拜訪大衛, 這裡真的就是來看看大衛像, 大衛比我想像中的要大是個收獲。 和大衛打過招呼之後,前往走馬看花也要兩個小時的烏菲茲美術館。 烏菲茲雖然可以先購票, 但是到了現場照樣要排隊, 除了確定可以入場之外, 絲毫感受不到先買票的優點(或許只是有票可買吧, 當天幾乎是賣光沒得買票的), 這一排也是要半小時, 站得我兩腳酸軟, 佛羅倫斯因為景點都很近, 所以都是步行, 下午逛到烏菲茲的時候到達人生腳力極限, 每逛一個區就得歇腳休息幾分鐘, 只能說是挑戰人生。逛到後來,對於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已經看到要反胃的程度, 實在太多太多了, 以至於最後受不了了想要直接找出口, 沒想到此美術館暗招很多, 很多美術館博物館都會把出口設計在紀念品商店的後面, 要出去一定會經過, 被迫進入一個商店就算了, 烏菲茲竟然有三個, 每當我以為過了這個紀念品店就應該到出口了, 結果還沒, 要擺明是玩弄。 逃出烏菲茲之後, 正好傍晚, 沿著河岸看到了金光閃閃的舊橋。今天目前為止吃到最好吃的gelato應該是旅館隔壁那間Mordilatte, 乳牛招牌很可愛, 身上的花紋也是冰淇淋。

老同學見面會

終於, 終於在我們分別出國N年之後在義大利相見了, 念書的時候沒錢, 工作之後假期又都安排回台灣, 掛在嘴邊說要去義大利說了不知道幾年,今年終於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相見。出國的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單身, 同樣在異地裡為新生活感到新鮮, 為愛情煩惱, 三不五時在線上找彼此商量愛情裡的不確定, 幾年下來, 兩個人都結了婚, 回首當年, 那些愛情的煩惱們已經變成過往雲煙, 好像也可以嘲笑自己一番, 往年的奮戰早已成為歷史, 時間阿, 它過的真是飛快。這天晚上, 老同學S和她先生載著我們往城郊去, 來到一間當地居民熱愛的餐廳Pizzeria Firenze Nova, 據說師傅來自拿波里, 料理海鮮甚是厲害。我們跟著這裡的人一樣, 拿起刀叉切來吃pizza, 被稱之為第一道主食的茄子番茄義大利麵好吃的不得了, 海鮮義大利麵也是, 至於S特別叫了兩大份的炸海鮮, 真的是銷魂了, 麵衣油滋薄脆, 海鮮的熟度恰到好處, 花枝還是水嫩嫩的, 清薄的用鹽是美味關鍵, 很久沒有吃到這樣好的炸海鮮了。

吃完飯, S夫婦又載著我們到半山腰上的米開朗基羅廣場(Piazzale Michelangelo)眺望佛羅倫斯欣賞夜景, 順便拍個第三尊大衛像做紀念。這附近還有個聖米尼亞托大殿(Basilica di San Miniato al Monte), 其實是個教堂, 不過是屬於有特殊地位的教堂而被賦予「宗座聖殿」的頭銜, 晚上教堂還開著, 但就是暗暗的不能看到什麼, 環繞著教堂的則是墓園…。

回程路上S夫婦放我們在大路口下車, 我們沿著來時的巷子走回民宿, 路上遇到一堆年輕人在街上開趴體, 完全擠不過去, 我們還以為是露天趴體, 其實只是旁邊有個bar, 大家週末都聚在這裡然後在街頭狂歡, 美國人雖然也熱愛酒吧,人潮滿到街上來佔據一條巷子倒是沒看過,大概是因為我在酒令很嚴格的麻州吧, 連酒瓶都不能大剌剌的出現在街上, 必須要用紙袋包住看不到酒瓶才行。

因為假期的關係, 在佛羅倫斯還會待上好幾天, 今天把一些景點都走過了, 後面幾天還有點煩惱不知去哪好勒。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