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nner at Stir


最近想上點烹飪課長點知識, 無意間找到了Barbara Lynch旗下的教學餐廳Stir, 原本只是想去上knife skill(我到底為什麼一直要練刀呢!?), 但是看到Southern Italy還有名額就一起報了。衝動型消費就是這樣, 沒有看清楚詳細就繳錢, 原本以為是去上Cooking class, 結果其實是tasting class!!! 一踏進門, 發現桌上排好了酒杯, 玻璃板上寫了今天的菜單跟酒單, 才知道原來是別人煮給我吃。

Stir空間不大, 進門左邊是一整排烹飪相關的書籍, 右邊是一個可以容納十人左右方形桌, 桌子的中間是廚師做菜的地方, 樣子看上去很像去吃鐵板燒, 但當然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他們用是電磁爐的爐子, 當天晚上除了廚師跟助手, 還有一個拍照的先生, 他是food book buyer, 專門幫Stir進書。Sitr原本是Barbara本人掌廚, 但因為旗下的餐廳事務越來越繁忙, 就變成有兩個專門的廚師輪流負責。當天來的人清一色雅痞, 兩對雅痞couple, 兩對雅痞親子檔, 一個住附近的印度雅痞, 跟我。空間設計上很適合小團體的親密聚會, 不過面對一票陌生人, 而且是一票典型的新英格蘭人, 每個人前面的牆非常之高, 又不得不裝熟, 我實在覺得有點不自在。

晚餐進行的方式是, 廚師已經把料都備好, 要上菜之前才開始在我們面前煮食。第一次看到專業的廚師在自己的面前抓鹽撒鹽調理, 那姿勢看起來很酷, 好想要學起來。來的人多半對吃都很有興趣, 席間, 每個人都會有大大小小和烹飪相關的問題問廚師, 廚師也滿厲害的, 又要掌握做菜跟上菜的節奏, 又要回答大家拉哩拉雜的問題, 其實, 這也是其中一個客人提出來的, 你們怎麼能夠做到又要講話又要做菜, 真厲害呢。

總共是五道菜色, 兩道前菜兩道主食最後是甜點:


Burrata & Mozzarella
focaccia, roasted tomato, basil, olives
佛卡夏香料麵包佐烤小番茄水牛乳酪

廚師取出了先前烤好約八九分熟的foccacia, 然後切成立方塊, 在放進烤盤裡, 撒上橄欖油和香料, 然後再進烤箱烤一次; 廚師說這個麵包的配方非常簡單, 幾乎人人可做。今天第一次吃到Burrata, 樣子和口感和Mozzarella很類似, 但是更細緻滑嫩一些, 咬下去之後乳香味在口中散開, 本來傻傻的以為他也Mozzarella, 後來才知道是一種以Mozzarella跟Cream製成的乳酪, 比Mozzarella的味道更集中一些。


Panelle
caponata
鷹嘴豆餅佐西西里燉菜

第二道菜的Panelle是第一次吃, 它是chickpeas fritter, 西西里常見的街邊小食, 很像玉米餅Pollenta, 但是口感上細緻很多, 比較滑嫩, 樣子有一點像蒸蛋但比較乾跟扎實。
因為在這個小空間炸東西有點危險,大廚就跑到對面的餐廳B&G Oyster去炸了。這一帶真是Barbara Lynch的天下, Stir的對面是B&G Oyster, 隔壁是有合作關係的Siena Farm store, 隔壁的隔壁就是The Butcher shop, 缺什麼蔬菜去隔壁抓, 缺什麼肉品就去the butcher shop, 真方便。
Caponata是西西里燉菜, 茄子和節瓜都預先切過烤過, 然後丟到鍋子裡跟番茄一起煮, 算是滿簡單的家常菜。


Seared Swordfish
saffron, beans, baby fennel
第三道菜, 莫名其妙的他給我的鯊魚很小份, 先前就注意到, 有些人的酒比我多, 難道是看身材給的嗎?! 不過事後我想應該的確是有看個人食量做調整, 也幸好他們沒有給我跟男生一樣的份量, 我吃到後來整個要爆炸掉了。
非常愉悅的是, 酒可以refill。但是大家都是文明人, 也沒有人在豪飲就是了。我沒有很喜歡第三道菜, 雖然有我喜歡的番紅花, 但總覺得是奇怪的滋味, 放得有點太重了, 也可能因為我不是很喜歡茴香跟豆子吧。總之材料彼此之間不是很融洽的感覺。


Orecchiette Arrabiata
pork sausage, arugula, pecorino
碎豬肉香腸耳朵麵

廚師拿出了一個小麵團, 然後開始搓成長條, 然後切成一個一個小小丁, 然後按壓出小耳朵。廚師也給每個人幾個麵團小丁試試看自己去做出小耳朵。
從頭到尾我發現廚師沒有用任何的鍋鏟, 都是用大的鐵湯匙在攪拌, 讓我想起皮爺的媽, 她也是這樣呢。


Zeppole
jam, figs, sweet ricotta
義式甜甜圈

Zeppole是一種義式甜甜圈, 流行於義大利中南部, 口感比較濕潤, 上面放卡士達, 之前在Domenic’s有吃過很喜歡。今天的甜甜圈一樣是現炸, 所以是熱的甜甜圈加上現攪拌的Riccotta起司跟新鮮無花果, 非常, 非常好吃, 但是我的胃真的到了極限了, 看著吃不完的點心覺得好悲傷。

一個人去吃飯的好處是, 可以真正專心在菜色上, 而今天的bonus是, 獨自一人會很有時間觀察別人, 大家自我介紹一番之後, 發現很多人來歷都不算小, 高知識份子挺多, 雖然有一對couple他們實在看起來很像典型的有錢美國人, 男的看起來有點呆,但長得滿帥, 女生則是滿精明的樣子, 姿色不差; 我右手邊坐了一對義大利裔的母女, 媽媽的樣子是很典型的義大利女人, 裝扮非常慎重與華麗, 說話很直接但無意間有點驕傲的神情倒是; 對面坐了一對母子, 媽媽在他這樣的年紀看起來真的還是很美, 兒子在紐約念書, 很喜歡研究吃的; 我左手邊坐了一個印度人, 據說他住附近, 因為對吃很有興趣, 沒事就會來這裡捧場, 他進門的時候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認識他, 他講的是非常純正的英文, 隨意問了一下, 的確是在美國出生美國長大, 不過, 某種氛圍讓我覺得不想要去追問他的故鄉, 於是只好用which city/town you grow up here來避開可能會尷尬的場面, 不像以往遇到印度人的時候很愛問他們是哪個省分, 因為同事有兩個印度人, 所以遇到我知道的省分就可以閒聊一下, 但這次就沒轍了。印度人旁邊則是一對新婚夫婦, 因為有朋友贈送這裡的餐券當結婚禮物所以來, 想想也對, 好像是滿適合買這裡的餐券來送人當禮物的, 好吃又很有趣。

席間, 大家對於吃或者做菜很有興致, 此起彼落的問了很多問題, 比方鑄鐵鍋怎麼保養, 廚師煎完她的魚之後就當場示範, 食物乘起, 把油倒掉, 然後用乾淨的抹布把鍋子上剩下的一點點油抹開, 均勻的塗抹整個鍋子。提問的那個人傻了眼, 說, 都不用水或是清潔劑洗嗎? 廚師小姐跟他解釋了可以用水洗, 但之後coating是一定要的動作, 不然鍋子一但生鏽就沒救了。 而我心裡是想說, 這位先生你都沒有看說明書的嗎?…

餐廳說會將當天菜單上的菜色食譜email給大家, 也會有相關的照片。我們就不用一邊吃還要一邊忙拍照忙寫筆記。不過第一次來這樣的場合, 自己也是有點手忙腳亂, 事後想想還是應該要做筆記的, 像現在要說酒都說不出來了, 只能很概略的記得每一支酒和食物的搭配都很不錯; 而一個人去吃飯雖然也算是家常便飯, 但是要跟一群陌生人圍在一起吃飯還要聊天實在有點折磨, 但是美國人就是這樣, 不能習慣太安靜的場合, 怎樣都要瞎扯裝熟一番, 我也不免俗的必須要這麼做, 以至於有些做菜的過程忽略掉了, 如果還有下次, 我想要坐在靠廚師近的位置, 這樣可以拍到她做菜的樣子跟觀察, 也比較方便跟廚師聊天, 尤其對我這種有時候講英文會打結的狀況。

今天收到了食譜,想到了其實也可以自己依樣畫葫蘆, 找個廚房, 幾個朋友, 一邊做菜一邊吃, 聊天, 很愜意的週末下午。

[2013 April update] 照片中的廚師正是今年Bravo實境秀Top Chef Season 10的冠軍Kristen Kish, 當年這一餐, 她說是在Stir的最後一次掌廚, 席間有人問他未來要去哪, 她說還沒有明確的方向。但後來仍是以Stir的chef de cuisine出戰Top Chef, 未來也將轉任至Menton擔任chef de cuisine一職。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