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包出籠(一)

一直以來, 菜包都是個很乖巧的孩子, 沒有帶給我太多孕期上的不適, 既沒孕吐也沒有在睡夢中被踢醒過, 在肚子裡維持著很好的活動量不讓人擔心, 我心想應該就是會順風順水的這樣下去一直到生產當天吧, 結果, 就在35週產檢的時候, 醫生說這孩子可能胎位不正歐, 於是緊急的安排了超音波確認, 確定胎位不正之後又趕緊安排了胎位外轉, 原本估計身材中等偏小的菜包, 在羊水量足夠的情況下應該可以成功地用胎位外轉把菜包過來, 殊不知我被醫生跟護士小姐壓到快喘不過氣了三次還是轉不過來, 於是只能接受要剖腹生產的事實。

我原本打定主意是絕對要自然生產的, 而且連無痛都能免則免, 比起沒有經歷過的產痛, 一根針插進脊椎更讓我發涼。於是做了滿多功課跟事前準備, 結果到頭來是要剖腹, 至此我深刻的覺得, 做人不要太鐵齒, 生產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準備, 都有你沒辦法掌握的部分, 無法強求你想要怎樣就能怎樣, 這或許就跟對孩子的期望一樣吧, 一切都還是要順性而為的。

後來我只好安慰自己, 菜包選擇這樣出場, 應該有她的考量, 說不定她偷偷的看了一下產道, 覺得”Hell No, there’s no way i can pass through”, 而一直堅持用屁股坐在下面的方式待在裡頭, 住在裡面的人是她, 我們在外面的人是不會有她清楚狀況的是吧!

足月之後, 日子在倒數計時裡井然有序地渡過。把第一二週的月子餐一部分煮起來然後丟冷凍, 要搭配藥膳的食材就先清洗分批處理好丟冷凍、整理家務、打包待產用品、完成工作上的最後一些案子。再來就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次要事情, 公司的工作也不忙, 開始在家工作之後閒餘的時間很多, 因此腦筋就多出來焦慮, 因為從來也沒有過重大手術到需要麻醉的經驗, 所以不免慌張, 直到最後一次產檢, 問了醫生很多問題之後, 有些既有的知識好像都要更新了, 一切聽起來還滿輕快, 焦慮就消除了許多。往好的地方想,擇日剖腹的好處是行程比較好規劃,加上還沒有出現任何的產兆, 便能用安穩的心情一步一步地安排事情, 而不會受到未知的生產時間得隨時緊繃而感到焦慮。(但是最後還是證明了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千古不變的道理)

最後一次產檢的早上,皮爺把行李箱拿出來,好讓我準備週末要完成全部的打包工作。這天公司裡的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我便把原本放在媽媽包裡的待產用品先放進行李箱,然後順把個人保養清潔用品分裝到小瓶裡,剩下就是等皮爺週末決定帶哪件寶寶衣物,我實在決定不了哪件好,什麼都想帶。出門前把爐子擦乾淨,實在很髒。冰箱裡的剩菜也在前一天清空了,剩下月子餐點跟冷凍食材。

產檢之後,離開時經過櫃檯想到,再也不用預約產檢了吶,隔週就要跟菜包見面了。

產檢之後溜去哈佛廣場吃美味的Otto pizza, 這天從停車場走到Otto稍嫌費力了, 肚子緊, 但又還能走, 我就是一個沒有火燒眉毛都不覺得緊急的人吧, 只要能走不會肚子痛我覺得都是ok的。結果當天晚上在家裡看How I met your mother第八季趕進度時, 看著看著莫名其妙的就破了羊水, 大量的溫溫熱熱的水一直從身體冒出來, 緊急地打了電話給醫院, 然後把該帶的東西想過一遍之後帶上, 身上的衣服來不及換, 羊水一直跑出來也不太能走動, 我沒有想過羊水這麼多, 多到墊了夜用型的衛生棉都大概是幾分鐘要換一次, 所以也就沒辦法自己打包或是做什麼事, 會弄得到處都濕濕的, 索性放棄, 直接坐在馬桶上讓它流, 直到皮爺打點好一切準備出發為止。反正到時候是要光溜溜地穿著病袍, 入院時穿什麼也無所謂了, 產婦的厚臉皮訓練課程從這裡開始。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2 thoughts on “菜包出籠(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