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包出籠(最終篇)

IMG_5887

前言: 這篇有點長, 原本是要分開成不同篇的, 但因為一直忙的團團轉就再也沒有機會補上, 然後很多事情都忘光光, 只能單憑腦海裡破碎的記憶加上之前零零落落的筆記完成這最終篇。

術後第一日

開完刀等麻藥消退之後, 天也快亮了, 還沒補到什麼眠, 一早七點值日班的護士小姐就出現了。護士小姐是個年紀約三十出頭短短捲髮的爽朗女性,嗓門有點大, 很有朝氣, 接下來連著兩天最困難的時期都是這位爽朗護士看護的。

護士小姐教了怎麼樣餵母乳, 以及其他產後護理等等, 由於行動還不是很方便, 多數時候都還是需要她的幫忙。麻藥退的差不多之後, 護士小姐要我起身走動一下, 身上還插著導尿管, 拎著尿袋跟導尿管上下床很麻煩, 一半是痛, 一半是沈重。護士小姐也幫小菜包洗了個澡, 洗過澡之後她的頭髮就整個蓬鬆起來, 她的髮量真的滿驚人的, 護士小姐還給她弄了個龐克頭, 要我們快拍照留念, 我很認真地拍, 但是拍起來莫名其妙就是不好看, 新生兒的眼睛都泡泡的, 拍照很明顯, 小菜包在照片裡看起來好像男孩子。(後來覺得新生兒應該都是水腫的吧XD)

被推到X光室的時候我就排氣了, 算一算是術後四小時, 還滿快的, 所以很早就已經可以進食,卻一直挨到傍晚才開始吃點蘇打餅, 但好像也不怎麼餓就是了。這一整天下來只吃流質的食物, 幾乎都是在喝蘋果汁中度過, 醫院提供的餐點也就是速食雞湯, 茶, 果汁, 但我自己得把果汁退冰, 然後喝很多熱開水。生完之後流汗流很多, 同時也喝非常非常多的水, 美國醫院的雞湯,不是我們想像中那種雞湯, 而是一包粉拿去沖泡的雞湯, 略鹹, 其實很像泡麵的粉包。

從來沒有躺過真正的病床, 我在那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按來按去看怎樣橋到最舒適的姿勢, 有服務鈴可以按, 但不能點水餃或是雞胗鴨賞就是了(以為是錢櫃嗎)。醫院什麼不多枕頭很多, 我的床上塞了大概有四五個枕頭, 一方面可以拿來調整出一個好姿勢來躺, 一方面也方便餵母乳, 初生嬰兒非常的小, 吃東西很慢, 如果不用枕頭加包巾墊來墊去弄出一個舒適的位置的話餵沒有幾天手就要殘廢了。

術後第二日

凌晨12點多之後, 就算是生產滿24小時了, 對我來說晝夜其實已經沒有分別, 生完之後一直是睡睡醒醒的, 早上護士小姐來給藥, 包括止痛藥跟一堆有的沒的, 以及第一次開始服用的強力止痛藥, 副作用是會昏沈跟頭暈, 由於前一天沒有進食任何固體, 加上給的劑量是比較高的, 服藥半小時之後我整個超暈, 暈到害怕。大家叫我快睡覺, 我當時卻很害怕一睡不醒。

由於麻藥完全退去, 導尿管就拔掉了, 拔掉瞬間有種怪異的感覺, 不過倒是不會痛或什麼的。這天被叫去洗澡, 洗好之後護士小姐要檢查, 傷口附近有沒有拍乾, 洗澡間很小, 蓮蓬頭有點難使, 加上身體能彎曲的角度很有限, 洗個澡折騰半天, 吹風機也是很弱的那種, 不過洗澡洗頭之後弄得熱呼呼的很清爽。這天排了第一次的便, 被護士小姐恭喜, 說是進度很快。屎尿這種事, 在此關頭很直爽的就討論了, 比很多事情更重要的感覺。

醫院前一天的供餐全是流質, 今天開始就是正常飲食了, 雖然不像台灣那樣講究, 不吃白不吃, 只要不吃冷的就好了, 每一餐都有菜單可勾選前菜主菜點心等等, 還算滿豐富的, 大致上食物也都是熱的, 擺盤則有一種飛機餐的感覺, 有的湯還不錯呢, 是牛肉胚芽米粥, 分量都不算大, 也不是太鹹。

下午PJ來看我, 聊了一會兒, 回想起生產的過程還是有點驚悚。其實醫院有供餐, 皮爺也能夠出去買吃的, 但這種時候就會喜歡撒嬌一下, 央求PJ買個粥來給我, 畢竟我還是亞洲胃的, 需要被傳統的食物撫慰。

從來沒有想過, 新生嬰兒的哭聲是這樣的。哭得很淒厲但是沒有威脅性,菜包的聲音很好聽, 一聽就知道是個女孩兒, 睡著之後, 有時會發出恩恩哼哼的聲音出來, 覺得好可愛, 哭的時候, 覺得好可憐, 尤其是哭到肝腸寸斷那樣, 用盡全身的力氣, 整個嘴巴都在發抖, 也聽得出音量已經到了極限, 雙手雙腳朝天伸直直的好像在求救。

這幾天的小兒科醫生是一個操有歐洲口音的美女阿婆醫師, 每次她來, 皮爺都正好睡死, 就剩下我來跟醫生對話, 這位女醫師很親切, 但是話很多, 加上我處在睡眠不足以及用藥的狀態上, 完全沒有辦法太專心她在說什麼, 整個放空在聽。

術後第三日

今天日班的小姐換了, 第一次該給藥的時間遲了, 傷口的疼痛漸漸出現, 皮爺差點發怒,這天的小兒科醫生也換了人, 跟前兩天不一樣的是, 他的停留很簡短, 只說了些官方說法, 感覺比較敷衍(是說人家熱心講解你也是在放空啊)。

產後護理遇上剖腹有傷口真有點麻煩, 上下床不容易之外, 也不好彎腰, 上個廁所要花很長的時間, 偏偏小朋友有時很會挑時間討奶, 馬桶一坐上, 哭聲立刻從門外傳來。這幾天也因為我不方便, 換尿布或是給小孩包包巾都是交給皮爺, 生小孩之前的協議完全無效, 本來皮爺唯一的堅持是不換尿布的, 結果現在被訓練成換尿布達人。老實說如果這個時候皮爺有事離開現場, 我真的不知道怎樣給小孩換尿布或是包包巾, 一直到出院了我都還是這樣覺得, 沒有被強迫訓練就是會生澀跟不知所措的說。剖腹的好處是在醫院待比較久, 小孩兒哭鬧到我們束手無策的時候可以按一下鈴請護士來幫忙, 雖然我們有固定的護士, 但因為他們一個人配六個產婦, 所以服務鈴按下去叫來的護士不一定是我們的護士, 都不太一樣, 從每個人的身上學到各種不同的技能和知識, 出院之前其實還滿擔心回家之後沒有護士可以靠了怎麼辦。

這天夜班的小姐很凶, 晚上抽血小姐來的時候發現菜包出現了一點黃疸的症狀, 值夜班的護士小姐問我們過去兩天餵食菜包的次數大致如何, 我們沒有辦法說出一個確切的數字, 護士小姐便兇巴巴地問”醫院發的那本小冊子呢? 你們不是應該要記下來的嗎?!” 我跟皮爺兩個都覺得莫名其妙, 小冊子是有, 可是沒人叫我們要記錄啊~這位護士小姐滿bossy的, 而且一直把氣氛弄得好像我們是很壞的父母似的, 跟其他熱愛鼓勵的護士們不太一樣。

術後第四日

從昨天晚上開始一直很緊張, 怕菜包黃疸指數上升, 於是除了加緊餵食之外, 也同時多餵了配方奶補充水分。菜包不知道是餓壞了還是口渴, 第一次喝配方奶可以用狼吞虎嚥來形容。

這天的護士小姐提醒我要記得出去走動一下, 感覺一下自己的行動力, 不然明天出院要從病房走到醫院大門口將會是一個大挑戰。PJ連著幾天都來看我, 原本想趁著她來可以一起到外面走走, 但護士小姐在這時候進來給小菜包抽血, 這兩個護士小姐很不靈光, 前一天的護士小姐抽血, 小菜包沒怎麼哭, 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 今天就大哭特哭了。在這之後忙著安撫, 也就沒空出去走走, 算起來, 已經四天沒走出房門, 在小小的房間裡生活了好幾天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吶。

大概生小孩的婦女們都聽過, sleep when baby sleeps這句箴言, 但是, 由於生產的醫院很強調skin to skin的母嬰同室, 要顧小孩還要好好休息實在很難。這幾天雖然服了暈暈藥, 但我還是不太能睡得著, 很容易入眠但睡得非常淺, 就這樣淺淺的睡睡醒醒, 夢境跟現實交混著, 加上護士醫生送餐人員清潔人員不停的進出,睡長覺又更顯得困難。我們原本希望今天晚上可以放在育嬰室四個小時以求好好睡個覺, 卻被護士小姐婉拒, 因為這裡的育嬰室是給有特殊狀況的嬰兒使用的。

這幾天下來一直有一個感想, 就是自己嫁了一個好老公啊!陪產之外, 一起在醫院待了五天, 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和小菜包,除了餵奶之外, 包包巾換尿布哄小孩備餐遞水無一不包。 從懷孕到生產過程跟住院期間有很多情況都是難堪且赤裸裸的, 經過這麼一遭, 還是不離不棄的話, 應該是真愛了吧!XD 如果有人想要要測試真愛的話生個小孩立馬就會知道了喔!(有必要賭這麼大嗎…)

出院

終於, 要出院了。

早上先給菜包換上外婆給他買的衣服, 加上swaddle pod包起來, 拍拍紀念照片, 10點是退房的時間, 不過護士小姐說可以待到我們完全打包完畢為止。

昨天來不及出去走走, 今天我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坐輪椅出院時, 皮爺替我下了決定, 坐吧。果不其然, 事後發現, 手術之後的行動力很薄弱, 幾尺之遠成了數里之遙, 回到家時, 從電梯門口到家門口的長廊像天一般的遙遠。這幾天一直都待在病房沒出門過, 除了我和皮爺和菜包之外, 就是來來去去的醫護人員, 以及唯一的訪客PJ。這幾天雖然全待在醫院的小小平方裡, 窗外每天都是給人好心情的晴朗天氣, 氣溫還有點低, 但冬天似乎已經過去, 查理士河上的積雪靜靜的躺在那裡, 而我們在這個小世界裡忙碌旋轉著, 彷彿出了這個門之外的一切與我們無關。前往大門的一路上, 來來往往的人好多, 好擁擠好嘈雜, 前幾天的寧靜使得過去幾天像是到龍宮一遊般地不真實, 三人的小小世界, 一場屬於我們的歷險。

坐在敞亮的醫院大廳落地窗前, 我和小菜包一起等皮爺把車開來, 幾分鐘後, 遠遠地看見皮爺揮手, 我和小菜包悄聲的說: 爸爸來了, 回家囉!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Be Sociable, Shar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unless otherwise expressly stated,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Taiwan License.

One thought on “菜包出籠(最終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