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MassArt-06-申請之前你應該知道的事

轉行者勿入

有不少人出國念設計都是想要藉這個機會轉換人生跑道, 甚至想要留下來在美國找設計工作, 如果你是其中之一, 我個人不建議申請MassArt的DMI。

DMI是一個很哲學的科系, 老師們的強項在於觀念, 對我來說很是受用, 尤其是經過幾年業界工作的上沖下洗, 那種沒有時間去想, 不需要太多概念, 遵守一定的規則的話就可以完成案子的生態, 重新回到追尋自己的想法和興趣去發展的生活會很刺激又很愉快。

念DMI要很有自力救濟的本領, 技術上的事情得自己學, 不能把這裡當成轉系找工作的補習班來念, 肯定會大失所望, 所以以往都喜歡收本科系的學生較多。近幾年越來越傾向發展裝置互動藝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變成SIM, MassArt另外一個科系), 所以開始收不同背景的學生(變得越來越像MIT Media Lab, haha), 雖然還是需要你有一定程度的作品集。

雖然DMI已經有藝術傾向, 倒也不用太擔心學校想要實用還是實驗, 畢竟他們講究的還是設計理論, 我覺得做和生活實際應用的也不是不可行的, 只要還是有趣的, 有用的, 概念上有意思的, 老師也不會反對。他們原則上都很開放, 做你喜歡的, 覺得有意思的東西就好了, 發展自己的想法才是重點, 只是必須要遵守言之有物的原則 。如果只是想要做出好看但是空洞沒有想法的東西就不太會被接受。也因為這樣, DMI畢業展出的作品都比較實驗性, 也比較有趣。我覺得也只有在學校的時候可以這樣做, 對我而言這是一種打底的方式, 藝術家的底, 創意的底, 找出自己創意泉源的線頭。現在回過頭去看當時的作品還是會覺得很開心。

找工作

這個已經在前一篇提過, 如果你想要在就學期間有很多到業界實習機會, DMI也不是上選, NYC的學校在這方面真的是好很多的。

關於MassArt-05-找工作

DMI vs 工作機會
新生十個有十一個來波士頓之前都會問我, DMI出來好找工作嗎? 如果你要相較紐約或舊金山的學校, 我可以跟你說, 不好找。根據線民消息, 這些地方的學校跟業界關係比較密切, 學生在寒暑假去intern的機會相當多, 實際上我在這兩地認識的朋友也的確幾乎每個都有實習, 這個部份MassArt就沒有這麼爽了。只是說, MassArt出來的國際學生很奇怪, 學校其實沒有幫太多忙, 但是找不到工作的很少, 大概是這個學校的學生都非常獨立跟自力救濟吧(笑)。又, 在設計產業, 仍然是作品集決勝負, 沒有在管你是哪個學校的, 強者走到紐約還是強者。所以說, 在波士頓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 強者都去紐約了(是這樣說的嗎?!)

Boston vs NYC
當助教的時候, 可以聽到不少學生說, 畢業之後要去紐約找工作。可想而知, 紐約是一個人才大磁鐵, 但反過來說, 紐約就好比一個知名大公司, 你不想幹了, 隨時有人補上, 競爭者眾。相對的, 起薪就不高, 尤其是做純視覺設計不寫任何程式的(包括html,css在內), 大多數人要加薪都是靠跳槽。然而紐約阿, 是一個充滿各式各樣奇奇怪怪機會的地方, 待遇很懸殊但到處都是機會樂透, 很適合年輕人去闖一闖賭一睹的, 即使沒有贏到頭彩, 走這一遭精彩人生也值得。如果你想要一個ok薪水, 生活穩定的中年人生活, Boston就會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了。跟科技扯上關係的設計業(比方網頁), 如果你會coding, 通常找工作的機會跟起薪都比較好一點, 老話還是那一句, 強者走到紐約還是強者, 一切都是實力加努力。

妾身未明該如何
說實話沒有公民/綠卡身分是比較難找工作的, 但是阿…相較其他科系, 算是很好找的了。個人私觀察是, 美國好找工作的有兩種師: 工程師&設計師。因為這兩種都不太需要英文嚇嚇叫, 英文只要可以溝通, 專業能力驚人就好了。畢業之前要先弄個OPT(工作實習證), 至於規定, 這幾年是一改再改, 詳情就得自己去查囉。剛畢業的時候我什麼身分也沒有, 就是申請OPT(實習證)去找工作而已, 到期之後又繼續申請H1B工作簽證一直工作到現在。

戰鬥準備

大致上畢業前一年就要開始緊盯工作消息, 逢人就寒暄networking 一下, 畢業前半年開始投履歷比較保險(也就是說這時候作品集最好是要完成), 雖然我本人一直拖到畢業之後才開始…。該準備的項目不外乎作品集, 履歷表, cover letter。至於去哪裡丟履歷, 大概有以下幾種分類:

1. Monster.com:類似104人力的地方
2. Showcase/Portfolio portal sites: 這幾年很多作品集服務網站, Behance, Dribbble等, 也都有提供工作機會的資訊
3. Designers portal sites: 平常提供設計資訊, 以及相關動態文章, 也兼有工作資訊, 比方Smashing Magazine 
4. Designer-ish association: 一些跟設計相關的組織也是個好去處, 比方AIGA, 或是IXDA
5. Agent: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找agent(仲介), 但是通常要付錢, 要不然就是要你要有綠卡之類。我那個年代有Aquent, 但現在好像他們也改了。
6. Delicious & Google: 還有一種方式就是, 從Delicious.com或是google大神用關鍵字去找設計公司, 不管他們有沒有徵人, 就一間一間去投。

從身邊的樣本看來, 容易找到工作的人通常具備幾個條件:
1.作品集:好的作品集無疑是走天下的利器, 至於內容, 這個要看你要找的工作是哪一類, 以網頁設計相關產業(Web design, interactive design, interface design, UI..etc)來講, 你要放平面或是互動性的作品都行, 通常會先看你的設計能力和潛力(作品漂不漂亮有沒有意思), 再來是看你有沒有實際工作經驗上的作品來做加分動作(除了學校作品我還是有放以前在台灣工作的作品), 美麗與實用性兼備的作品在市場上很有競爭性。
2.在台灣有幾年的相關專業工作經驗:(e.g.我在台灣做網頁三年), 我覺得這個是Key point, 比較快找到工作的人也都是這類的; 有些人在台灣是做別的工作, 來念書是希望轉系, 這樣的話你在美國找工作等於是新人, 競爭力相對較低。所以就學期間累積作品以及實習經驗是滿重要的。
3.老師/學長姊/朋友牽線, 也就是所謂的Networking: 在學校的時候跟老師阿什麼的關係很好, 會有一些幫助, 雖然說, 在MassArt這個好像是還好……..
找工作需要具備的其他條件:
1.必死的決心: 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找到工作, 就絕不能有”找不到就回台灣吧”的退路心態, 如果有這個想法的話, 你很快就會回台灣了, 中間的過程在無意義的折磨自己而已。
2.在美國生活的狠自在: Trust me, 很多人都是思念故鄉/食物/人而呆不下去的。
3.抗壓性要好:從開始要找工作那一刻起,不安和焦慮就會如影隨行, 畢業之前到找到工作那段時間會令人焦慮的很嚴重。除了作品集, 履歷表, cover letter之外, 而且此一同時你還要準備畢業論文跟畢業製作, how fun is that?
4.毅力: 我有學妹為了找工作投了四百封履歷, 夠有毅力巴, haha。

福利包(Benefits)
找工作的時候, 有個念MBA的達人朋友一直耳提面命, 要跟公司談薪水之外的條件, 比方醫療保險, 獎金, 假期, 簽證..等等。對我來說, 簽證是最重要的, 沒有身分啥都沒有, 原本有另外一個offer給我高很多的薪水, 但是他們在簽證這個部份很不乾脆, 說是要做三個月之後再看表現決定, 這實在很不靠譜, 萬一你不給我, 我不是慘了。所以確定了他們要錄用你的時候, 如果他們沒有提起H1B工作簽證的事情, 還是得自己硬著頭皮問, 畢竟如果公司不給身分, 一且都是枉然, 至於費用誰出, 那就是臉皮厚薄跟運氣好壞的加乘結果, 跟公司商量吧。如果知道自己條件夠好,或是好幾個公司搶著給offer, 那麼請公司付費要個身分不會有太大問題的。因為這對他們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大錢。一般來說公司應該要給付基本的醫療保險, 如果有含牙醫是老天有保佑, 有含眼科就是祖上積德了。假期的話, 一年10-15天是大概的平均數字, 這部份在某些時候也是可以爭取多一些天數的, if you make bad ass design and they die for you to take the offer(笑)。至於bonus(獎金), 做這行的實在是很少聽到這件事, 有算撿到, 所以薪水的數字是滿重要的。

到底要我等多久

履歷丟出去之後, 除非他們有聲明叫你沒事不要寫信來, 不然原則上每個禮拜要follow up一次, 寫信去問候你投遞的公司, 天氣如何, 有沒有機會, 可不可以給我機會…。剩下的, 一切就交給老天爺吧。

結論

網路的世界瞬息萬變, 想當年我找工作的時候, 並沒有什麼Behance, dribbble這種東西, 有也是很陽春, 這幾年網路/互動設計很發達, 所以相關入口網站和組織非常之多, 提供的訊息也很豐富, 等到各位要出來找工作的時候, 可能又是另外一番新天地, 唯一不變的, 就是大規模撒網吧, Good Luck!

近日吃食


Bubbling Brook
今年早早變暖, 原本要四五月之後才開門的冰淇淋店Bubbling Brook, 大概是被顧客催急了, 三月中就開門, 整個冬天都在想念它的巧克力脆皮香草冰淇淋(Vanilla Ice Cream with Chocolate Dip), 這裡的巧克力脆皮是現點現做, 偷喵了一下做法, 是在甜筒拉好冰淇淋之後, 整支浸到巧克力漿裡然後拿出來, 巧克力就變成脆皮了, 真神奇。

 


Domenic’s Italian Bakery & Deli
如果嘴饞著很想要吃什麼, 然後找到目標去吃, 飽餐一頓之後達到的滿足是再好不過了。不過, 通常都是不知道要吃什麼, 頂多知道絕對不想吃什麼, 但沒有一個很明確很明確的目標。
前兩個禮拜, 嘴饞著很想吃有生火腿的三明治, 用ciabatta麵包夾著的那種, 和皮爺開車去Waltham的Domenic’s Italian Bakery & Deli, 點了生火腿三明治跟鮪魚黑橄欖三明治, 外加一個zeppole(姑且稱他為義式甜甜圈加一球卡式達醬)。三明治跟想像中的一樣, 火腿又鹹又香, 外加一點橄欖油的香氣和油潤, 一切恰到好處。甜點則是個意外收穫, 不是大家閨秀的細緻高雅, 但我偏愛這種鄰家女孩的甜蜜可人。前天又犯嘴饞, 再度想吃個三明治, 這次點了個大蒜+番茄+乳酪+羅勒的組合, 簡單的滋味,怎麼能這麼好吃! 饒富滋味卻又清爽, 我竟然能吃完一個三明治游刃有餘。至此, 如果想吃義式的三明治就非得來這裡不可了。

店面不大, 無時不刻都有客人, 午餐時間隊伍很長。很妙的是這家店竟然有App, 又, 連著兩次來都忘記用LevelUp付賬, 虧我自以為很高科技。

 


Sweet Basil
很久之前拜訪過一次, 那天不覺得有特別好吃。但每次去Needham都吃Marsala Art也是很膩, 最近有一次中午決定給這個可愛的小店再一次機會, 這次機會倒是給對了, 餐前Foccacia麵包好油好香, 番茄焗烤起司好好吃。點了海鮮麵也是很不賴。以後肯定會再多來光顧幾次的!

 


Gran Gusto
位置很尷尬, 離地鐵不近, 也沒有公車到, 只能等天氣好的時候才有閒情逸致從Porter Sq散步過去, 不然就是開車吧。點了兩份Pizza, 還不錯ㄟ。網站上的食物照片看起來實在很好吃。

 


Amarin of Thailand
已經很久沒有想吃泰國菜的胃口, 感覺上這裡的泰國菜吃來吃去都差不多, 我也不懂泰國菜, 頂多就是只能把Pad Thai跟Thai Ice Tea當成是指標而已, 有一天路過Wellesley, 不想再吃印度Buffet, 吃了個Amarin of Thailand, 沒想到Pad Thai很不錯。我對Pad Thai實在也沒啥要求, 不要太臭, 不要太甜, 不要太油, 麵不要太軟, 這樣。

 


Food Truck
最近南車站這裡的餐車實在很受歡迎, 除了Clover之外, Bon MeMomo Goose也是一到中午就大排長龍。後兩者都是賣越南口味的菜色, 不過我喜歡Bon Me多一點, 因為青菜很多,感覺很健康(笑)。Staff Meal之前得到某某雜誌還是什麼的好評, 它的Taco其實滿好吃的, 包的菜色吃起來很有一番學問, 像是把高級館子的料放進Taco裡, 不過, 缺點是, 很容易邊吃邊掉, 或是整臉沾到醬。

Ripped in 30, 達成!

這半年來的體重數字因為無法繼續慢跑的緣故節節上升, 雖然在別人眼裡應該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數字, 但是對於我之前長期體重控制的習慣看來,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警訊。已經很久沒有在體重計上看到117甚至118這個數字了, 前兩年狠辛苦瘦下來的10磅, 如今看起來已經要還回去一半, 再這樣下去, 之前的汗都白流了阿。

公司裡女同事流傳著一套健身DVD, 是知名減肥實境秀Biggest Loser裡的魔鬼女教練Jillian Michaels出的30 Days Shred, 但群體減肥的成效通常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很自然的, 同事們練沒個兩三天就鳥獸散, 然後, 也沒人再提起這件事。

為了讓自己在義大利旅行之後不要變成一顆球, 決定在旅行之前鞭策自己, 好好的減個肥, Jillian嚴厲的身影忽然又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這次的減肥計畫就來Follow Jillian的腳步吧!

我自己手上的DVD是30 Days Shred的進階版, Ripped in 30, 一樣是分成四週的進度, 每個禮拜的運動招式都不一樣, 越後面越難。每次荒廢很久沒有運動, 做week 1的第一天之後的隔天會非常想死, 全身僵硬兼酸痛, 但這次發現只要持續下去的話, week 1到後面的第四天第五天就很順暢了, 我想是肌肉已經都集合起來操練, 變得比較有力的結果。所以後來的week2, week3甚至到week4, 雖然每次運動都還是會累個半死, 也沒有辦法做進階的動作, 但不至於做不到10分鐘就棄械投降。有一次我很久沒運動就直衝week 2的session, 不到10分鐘就覺得快死掉而放棄了。

這個月我很認真的執行, 一週五天, 每天半小時, 加上還可以的飲食控制, 一個月下來很紮實的瘦了3磅, 從119.8到116.6, 不是拉肚子的那種大起大落的3磅, 真是太開心了。以我的體質來講, 這次數字下降算是很快。相隔三個月, 重新看到116在體重計上的感覺真好。Jillian說得好, it’s not about perfect, it’s about effort。瘦身的重點不在於你每次動作都要做到跟教練一樣完美, 而是你每天都要撥出一點時間來運動吶!

末日恐慌

今年的冬天很暖, 才三月中, 午間休息的時候和同事出去散步的時候我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外套, 裡面是細肩帶背心。往年這個時候都還要擔心什麼時候下雪, 看來土撥鼠沒有唬弄我們, 今年的春天會早到。下班的時候, 我會經過一座橋, 橋上吹著海風, 冬天的時候只想快點走完, 但日光節約剛剛開始, 白天變長了, 走在橋上吹著傍晚的海風甚是愜意,一切都很美好的當下, 我突發奇想, 如果末日現在來臨呢? 大水突然淹上橋面來我該怎麼逃呢? 想不過是想, 最後都是以一笑置之結束。

週末要去朋友家聚會, 主題是包包趴(帶去的食物裡要有個包字), 我想做台式蔥麵包, 決定晚一班火車回家, 先去Back Bay溜達, 到Prudential附近的Shaw’s超市買材料。 從Copley走到Prudential Center會經過一座天橋, 在天橋上, 我看到遠遠的天空裡冒著大濃煙, 想必是哪裡失火了, 而且火還不小, 我身邊的路人紛紛發出”怎麼一回事”的疑問, 順便拿出手機拍照。下了天橋之後過個馬路就是超市, 在裡面尋找我要的Cake flour跟Bread Flour, 如果可以找到instant milk(奶粉)那更好, 最後這些都找到了, 只不過, instant milk只有non-fat, 奇怪的美國人, 賣一堆吃的東西都是non-fat, 但是自己卻可以fat的要死, 這些看似嚴格的產品是減肥界的大麻, 圖個精神上的爽快。就在我反覆研究到底要買Rapid active yeast還是Bread machine yeast的時候, 眼前突然一黑, 但是我還醒著,還感覺得到手裡拿著罐裝的bread machine yeast, 所以不是我昏倒了, 是停電了。

真是個令人心慌的時刻, 我是要放下一切奪門而出呢?還是東西全丟到籃子裡摸黑衝去收銀台?這時候會不會有人趁黑打劫呢? 所幸超市有備用電力, 結賬的地方亮起了燈, 我沒有放棄自己研究半天而放進菜籃裡的東西, 拖著他們快步走到收銀台結賬。店裡的顧客們都異常冷靜, 沒有人鬼叫喧囂, 全都一個個一排排的在收銀台前排隊等結賬。喔, 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了, 不是只有超市停了電, 超市外的大樓也都在一片漆黑之下。那, 所以是這一帶都停電了嗎? 為什麼這麼巧, 又有大火又停電的。自從九二一大地震之後, 對於災難之間的關聯性特別敏感, 那天晚上我剛爬上床, 閉上眼準備做個好夢, 但我感覺到電風扇以一種漸慢的方式停止運作, 接著就停電了, 緊跟著而來的是從來沒有遇過的搖晃。停電比地震先發生這個印象一直到現在都還牢記在心, 這實在是很不尋常的連鎖反應。

結完帳, 走出超市門口, 外面一片漆黑, Marriot飯店樓下滿滿的都是人, 所有的人都在街上。我害怕走進任何大樓之內, 放棄穿過Copley place的捷徑, 繞道走回Back Bay車站。我忘記紅綠燈停止了作用, 穿越任何一條馬路都要和迎面而來的車子搏命。一路上, 空氣裡瀰漫著奇怪的煙硝味, 皮爺要我用外套或是什麼布料掩住口鼻, 但滿手都是東西的我加上一隻手要空出來拿手機, 實在困難。和皮爺的通話斷斷續續, 他一直聽不到我說話, 這下可好, 通訊網路大概不是擠爆了就是壞了。

遠遠的看見車站照樣在黑暗裡發光, 亮度絲毫沒有受到停電的影響, 大概是自備發電機吧。一到車站的大廳, 馬上衝去服務台問火車是否準點,小姐一臉不耐的說, 正常發車, 我沒有耐性等可以抵達家門的路線, 跳上最快離開城裡的路線, 坐到離家最近的一站讓皮爺來接我。跳上車, 漸漸遠離了混亂, 心裡懊惱著自己真是烏鴉嘴, 沒事胡思亂想做什麼呢? 這下差點一語成籤了。

走在大城市的街上, 黑漆漆的感覺是很奇妙的, 我以為會有人在街上叫囂或是奔跑, 但是沒有, 街上的行人一如往常的走自己的路, 做自己的事, 或許只是探探頭, 臉上有點疑惑罷了, 即使街頭有聚集在一起的人, 也只是冷靜的討論大概是發生什麼事, 我想為這個城市的理智守序拍手, 同時又覺得, 如果真是末日呢?

五分鐘烤麵包之路(三)–{熟包變好包}

水的比例

麵包越做越像樣了, 但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 為什麼麵團就是不像影片裡一樣會ㄉㄨㄞㄉㄨㄞ的, 好像很柔軟似的, 繼續研究的結果, 似乎可以試試看把水的比例變高, 為了降低失敗成本, 我開始把每次試做份量減半, 所以一杯半的水, 我多加了1/4, 也就是以1又3/4的水搭配3又1/4的麵粉。發酵的過程中, 麵團變成三倍大, 似乎是個好兆頭, 搖晃發酵的桶子, 麵團總算會ㄉㄨㄞㄉㄨㄞ的搖晃, 抓取的時候, 也好濕黏, 果然, 烤出來切開之後, 大孔出現了(落淚), 這才是我心裡想要的麵包阿!

小記: 水的比例還是要依各家廠牌的麵粉視情況做調整, 我現在用的是Wholefoods自家廠牌的麵粉。

鑄鐵鍋勝出

除了石板之外, 另外一個製造硬脆外殼柔軟麵包心的方法就是用鑄鐵鍋, 家裡原本有一個3qt(實際上大概是2.7qt), 但介紹過這個做法的文章都說要用6qt以上的鍋子比較適合, 於是趁著去年生日跟皮爺要了一只6qt的Staub。問題來了, 鑄鐵鍋原本就重, 6qt的鑄鐵鍋不可能單手提起, 預熱後的鍋子又燙又重, 加上本人手短腳短, 烤箱門打開之後從側邊要拿出鍋子還要不被烤箱燙到著實吃力, 整體而言不如石板方便的。 所以專家說的不一定都是真的, 什麼四歲小孩也會做, 四歲小孩拿的起6qt的鍋才有鬼勒!! 不過, 經過無數次的烤麵包實驗之後, 我發現一磅重的麵團烤過之後並不會長大到哪裡去, 3qt的鍋子其實裝得下, 於是把家裡的3qt的鍋蓋鈕換成金屬材質, 自此之後烤麵包的日子一路輕鬆愜意。

理想比例

經過數次的實驗, 我將原本的份量減半, 結論出自己的理想比例, 配方如下:

Read more

五分鐘烤麵包之路(二)–{不蒸氣的破了}

製造蒸氣一直都是烤麵包的難關, 即便影片裡的倒水動作好簡單, 但執行上我卻有很多的疑惑。

到底要用什麼裝水

不知道為什麼都沒有人問這個問題, 但這個問題卻困擾我非常久, 影片裡用來倒入熱水以致造蒸汽的是broiler tray, 查了半天還是沒有很明白broiler tray是什麼東西(註)。因為不想要多買一個除了裝水之外我用不到的東西, 於是一開始找了家裡烤餅乾的烤盤代替, 但是烤盤似乎太薄, 水分完全蒸發之後它就會在烤箱裡扭來扭去的發出聲音(似乎在抱怨他覺得很熱), 後來想找個深一點的烤盤來裝, 就用了個non-stick的loaf pan。經過實驗證明, 以450F空燒non-stick pan, 有一天應該會不小心中毒死亡。每次空燒每次就是會發出臭味, 換過不同牌子的non-stick baking sheet, 一樣臭。最理想的材質應該是不鏽鋼, 買了一個小的不鏽鋼炒鍋來做實驗, 因為懶惰所以用他來燒熱水之後直接放進烤箱(而不是放著空燒之後倒入熱水, ), 無味無臭, 只是麵包皮不夠薄。不過, 不鏽鋼的實驗沒有很久之後就因為鑄鐵鍋烤麵包法的成功而沒有繼續實驗下去了。

以下是危險動作, 成人也不可模仿

有一次, 我異想天開的拿了玻璃烤盤來用, 按照書上的指示, 烤箱預熱20分鐘之後, 打開烤箱門, 把麵團放到石板上, 把熱水倒入剛剛跟著一起預熱的空玻璃烤盤, 接著就是啪嗒一聲, 玻璃烤盤在烤箱裡爆裂開來, 我腦筋一片空白, 皮爺從三個螢幕前起身衝到廚房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石板上無辜的麵團心理想著, 現在是怎樣? 我沒有辦法變成麵包了嗎?

皮爺說: 玻璃是不可以這樣對待他的。

雖然倒入的熱水是在沸點100度C, 但是空燒的玻璃盤可是有232度C阿! 這中間相差了有100多度, 玻璃或是陶瓷這類的器皿在過大的溫度差異相遇之下會破裂。

註: 後來查清楚了才知道, broiling是一種在短時間內以極高溫烤東西的方式(也可以說是烤箱界的大火快炒的意思), 美國常見的家用大烤箱都有這個功能, 發熱的部份是在烤箱的上方, 適合用來烤焦外皮(比方焗烤), 烤肉上色, 或是燒烤食物 。所以Boiler Tray一般來說都是很耐高溫的才是。

五分鐘烤麵包之路(一)–{生包變熟包}

向來對於需要精準度的東西覺得棘手, 比方快炒的火候控制, 或是麵包發酵溼度溫度等。雖然麵包顧名思義是一種很單調的東西, 就是麵粉做的包, 內容物只有水, 麵粉, 鹽和酵母, 但是這中間的比例, 發酵的時間, 溫度溼度的掌控, 差之毫釐, 失之千里。即便是這幾年正夯的五分鐘烤麵包食譜(Artisan Bread in 5 mins)也不是真的五分鐘, Lahey說這類麵包連四歲小孩都會做, 我花了整整好幾個禮拜才做出理想中的歐包, 顯示出麵包完全就是本人的罩門。

在皮爺的偏執下, 不准我用instant yeast, 他個人覺得不是很健康的一種東西, 於是捨棄了Lahey的食譜, 從Artisan Bread in 5 mins的做法開始, 接著展開了曲折的麵包人生。

基本食譜

  • 3 cups lukewarm water (溫水, 比體溫稍高即可)
  • 1 1/2 tbsp(2 packs) active dry yeast
  • 1-1.5 tbsp salt
  • 6 1/2 unbleached all-purpose flour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那如果是壞的開始呢?

第一次照著食譜做的麵團非常扎實, 書上說, 發酵過程中會整個長大到快要到6qt筒子的頂, 這事情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 書上說, 麵團會很黏手很難塑型, 我的麵團也沒有, 更慘的是, 烤出來的麵包, 切開之後, 底部仍然呈現沒有烤熟的狀態。明明我的步驟都是照著食譜做, 溫度計也買了, 水也撒了, 就是不對。

scoop-and-sweep

後來查了FAQ, 才大概知道了, 量麵粉的時候, 並不是用scoop-and-sweep的方式, 而是硬往麵粉袋裡舀, 舀的滿滿緊緊, 以至於量杯內的麵粉密度很高, 一杯麵粉應該要在5oz左右, 以我的量杯來講, scoop-and-sweep還是會超過這個重量1oz以上, 所以後來幾次試做, 狀況比較好了, 但成品還是很扎實, 後來索性就拿出電子秤來量, 每一杯都控制在5oz, 成品的鬆軟狀況又更好些, 可以稱得上是麵包了, 但仍不是理想中有大孔的麵包。

發酵&烤的時間

不管怎麼scoop-and-sweep, 麵團發酵之後仍然沒有所謂的長很高的樣子, 有人說長個兩倍以上就行, 但固執如我, 覺得一定要跟影片裡一樣, 長個三倍才算數。後來注意到發酵兩個小時不一定夠用, 要等到麵團漲到極致了之後, 像氣球一樣開始消氣, 鼓鼓的表面變平坦了才行,  所以後來我都讓他發個4,5小時, 看會不會長高一點。不過, 有一次不小心發的過久了, 烤出來的麵包酒味好重…。

閱讀英文我的記憶力會變得好差, 明明書上就是說30分鐘, 我偏偏一直記得是25分鐘, 這個也是麵包底部沒有烤熟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個沒烤熟的原因, 個人猜測應該是烤箱溫度不均的問題, 我按照影片裡的做法, 石板在上, 水盆在下, 每次烤都會有最底部不是狠熟的狀況, 後來用鑄鐵鍋烤, 因為是放在下層, 比較靠近發熱的地方,同樣的時間卻沒有這個問題 。

(待續)

Barrington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最近很愛去一間咖啡廳, Barrington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店裡的裝潢十分空曠, 店舖的後方是個藝廊。雖然8oz的拿鐵對我來說還是厚重了點, 但是相對的奶泡就會變得很濃密, 喝不慣這麼高濃度拿鐵的可以改12oz expresso & milk, 就很接近平常的濃度。他們用的牛奶似乎也特別有選擇, 來自紐澤西的某某牧場。這間咖啡廳其實沒有Latte這個項目, 但是有expresso & milk, 提供了4oz/8oz/12oz的選擇, 索價不貲, 12oz拿鐵要價4美金, 比起starbucks足足多了1塊錢。就算是8oz也要$3.5, 4oz的話….我不如喝expresso了。

這間咖啡店的有幾個帥哥Barista們總是雅痞穿著, 蓄鬍子穿緊身襯衫外加小背心然後一臉臭, 不知道是跩個什麼勁, 但是拉出來的花倒是挺漂亮。因為這些臉臭的人, 實在是還沒有辦法在Pinterest上放進最愛的地點的Pin board。

Congress st過了橋之後的這端越來越熱鬧(雖然橋的另一頭也不遑多讓的一個暑假開四間餐廳), 早餐可以去Barrington Coffee帶一杯咖啡再去Flour買個黏黏包, 中餐去Sportello吃義大利麵, 晚餐在Menton吃法國菜, 吃飽了去樓下的Drink喝幾杯, 如此一天下來應該要花到$200美金吧。完全就是集昂貴之大成的金三角地帶。

 

Pinkoi的好設計

有一天, 無意間從Min’s Pick的這篇文章發現了Pinkoi, 逛著逛著, 越逛越覺得驚喜, 從視覺上, 整體企劃上, 資訊架構, 到使用界面的動態流暢度, 每個細節都叫我雀躍,  我期待這樣的中文購物網站實在很久, 很久了。

它甚至超出我的期待。

Pinkoi的主力在於販賣台灣好設計, 但吸引我的是從概念到策劃到執行的完整, 界面乾淨整齊在Pinkoi似乎僅僅是基本, 更多細微和獨特的心思表現在購物車的哭臉和笑臉上, 表現在發展個人櫥窗的概念上, 表現在文案的字字斟酌上。

身為一個網路購物狂以加上職業病, 對於購物網站有一種偏執, 產品照片瀏覽方式和速度太慢, 打叉; 產品頁沒有view all的功能, 沒有在一個頁面瀏覽全部產品的功能, 讓我一頁只能看到二十項產品, 非得一頁一頁的按下去才能看完所有產品, 打叉; 或僅只是瞬秒間下拉選單延伸的速度, 以及選單延長到底反彈回來的長度和速度, 都可以在心裡劃記號。

從第一次見到Pinkoi到現在, 界面因為內容的關係有些小改變, 但還是維持非常簡單俐落, 這是一種偏執狂的堅持才做得到的事。 網站內容越來越多是很正常的事情, 懶惰一點, 就是找個地方硬塞進去, 或是讓畫面越來越擠。不露痕跡的增加內容而畫面維持小幅調整, 背後除了花時間的費盡心思, 還需要一種固執不妥協的完美主義作祟才行。
每每發現一個令我驚喜的網站, 就會忍不住去點About Us, 想要知道在這背後執行的團隊是誰, 設計師是誰, 沒想到核心團隊的連結一點下去, 看到設計師寫著Maibelle Lin, 這傢伙不就是我整天在網路上閒聊打屁的Maibelle Lin嗎?!! 不就是我出國之前還有Giga電子報的時候網聚的那個Maibelle Lin嗎?!! 所以一下子謎底就解開了, 能夠如此徹底執行完全就是Maibelle Lin的風格阿。我認識的Maibelle就是個才女加上工作狂來著,  有想法就非得執行不可, 我常笑說如果我有她一半的認真就好了。憑著單純的瘋狂和熱情去實現理想, 我一直以為只是種說詞, 但在Maibelle的身上是貼切的形容詞。

販賣手作可以只是一種潮流的推動或跟隨, 一陣浪潮過去, 設計回歸生活, 還需要很深的耕耘, 人的耕耘。 熱情的邀請, 溫暖的貼近, 耐心的聆聽, 誠懇的說明, 踏實的執行。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 重來再重來的琢磨出密不可分的互動關係。我想, 這是身為設計師肩負的任務之一。

Pinkoi買設計/讀設計/逛櫥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