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rington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最近很愛去一間咖啡廳, Barrington Coffee Roasting Company, 店裡的裝潢十分空曠, 店舖的後方是個藝廊。雖然8oz的拿鐵對我來說還是厚重了點, 但是相對的奶泡就會變得很濃密, 喝不慣這麼高濃度拿鐵的可以改12oz expresso & milk, 就很接近平常的濃度。他們用的牛奶似乎也特別有選擇, 來自紐澤西的某某牧場。這間咖啡廳其實沒有Latte這個項目, 但是有expresso & milk, 提供了4oz/8oz/12oz的選擇, 索價不貲, 12oz拿鐵要價4美金, 比起starbucks足足多了1塊錢。就算是8oz也要$3.5, 4oz的話….我不如喝expresso了。

這間咖啡店的有幾個帥哥Barista們總是雅痞穿著, 蓄鬍子穿緊身襯衫外加小背心然後一臉臭, 不知道是跩個什麼勁, 但是拉出來的花倒是挺漂亮。因為這些臉臭的人, 實在是還沒有辦法在Pinterest上放進最愛的地點的Pin board。

Congress st過了橋之後的這端越來越熱鬧(雖然橋的另一頭也不遑多讓的一個暑假開四間餐廳), 早餐可以去Barrington Coffee帶一杯咖啡再去Flour買個黏黏包, 中餐去Sportello吃義大利麵, 晚餐在Menton吃法國菜, 吃飽了去樓下的Drink喝幾杯, 如此一天下來應該要花到$200美金吧。完全就是集昂貴之大成的金三角地帶。

 

Sweet Cheeks


最近吃精緻的西餐老是吃的傻傻的, 比方Menton或是Troquet, 好吃是好吃, 卻沒有太深刻的感覺, 我這粗人大概是比較適合豪邁的東西, 反倒是Sweet Cheeks這之前剛開幕的德州式烤肉店讓我耳目一新。開幕那天就和朋友殺去了, 以為剛開始人應該不多, 沒想到六點半到還是得排隊。

這裡的東西很簡單, 選項不算太多, 就是各式的烤肉以及南方菜的副餐, 第一次去我和朋友兩人對分了一份套餐(trays), 套餐可選兩種烤肉,一份熱食副餐跟一份冷的副餐, 隨餐附上兩片方形土司以及酸黃瓜洋蔥絲。套餐應該算是一人份, 我們點的餐裡的rib跟brisket看起來都只有一點點, 但全部套餐內容吃完份量也不小。Rib有點太乾, 但Brisket很嫩很好吃, 副餐的coleslaw以及blackeye peas都很好吃, 我本來是非常不喜歡coleslaw這種東西的, 但他們用紫色高麗菜加上芹菜混合征服了我。煮黑豆blackeye peas的鹹度剛好, 很有新英格蘭的風格, 我想應該有調整過, 原本這東西都好濃又鹹的重口味。

隔了幾天又和另外一位朋友來吃, 我改點烤雞跟想望已久的比司吉, 烤雞一般, 沒料到的則是比司吉的size, 比肯得雞的大上三分之一, 又比肯得雞香酥濃厚了有N倍, 奶油大概放得不少, 所以, 好.好.吃.阿!!吃完半個就很有飽足感, 剩下的全打包回家當早餐囉。

這裡的酒單也很有趣, 當然也是以豪邁為主的啤酒以或是威士忌等很man的酒精飲料, 也有Vodka,Gin,Rum的選項,每個選項選擇都很多, 沒有wine, sorry。

Fenway這個區域最近開了不少餐廳, 我前前後後在這裡住了有N年, 兩年多前Peterborough這條小餐廳街竟然大火整條燒光, 一直到我搬走都還沒有恢復原狀, 可喜可賀的是, 今年底Boston Burrito界的傳奇El Pelon Taqueria以及Rodee Thai都回來重新營業了, 之後也有幾間新的餐廳要開幕, 雖然已經不住在那邊了, 但是還是很高興有新的餐廳新的發展, 就好比人不在台灣, 但一直都很關心捷運的完工進度一樣(咦)。

壽司&蚵仔煎

有一陣子非常想吃壽司, 很簡單的nigiri之類, 不是含有大量美乃茲的美國壽司, 因此跑去了虎屋, 壽司一般, 但C/P值很高, 上菜速度很慢, 唯有小小的店面營造一些日本風味; 前幾天再度造訪很像夜店的Osushi, 比五年前第一次去的時候印象要好很多, 生魚片也切的有模有樣, 主要是, 生魚片不是溫的很感人, 但若不是有savored的六折優惠, 平常應該是不會走進這裡, 一碗Kirashi要$27的地方。但是結論是, 在波士頓要吃到驚人的日本壽司是不太可能, 剩下的希望只有O Ya了。但, 真的要吃兩顆$20米金的壽司嗎…

Newton最近開了一間新的台式餐廳叫番薯小酒館(Sweet Potato Bistro), ㄟ好拉, 應該是叫寶島什麼的之類, 只是網站是英文, 沒有很明確的標示中文名字是什麼, 原址則是一間賣北京烤鴨的北京都一處, 吃過一次, 再會其實毫無遺憾。 由於週末有特別提供台式小點, 上禮拜和吃吃團立刻前進番薯小酒館, 點了一大桌的澱粉類, 小籠包生煎包掛包筒仔米糕蘿蔔糕肉圓, 尚有蚵仔煎還有赤肉雞捲。點蚵仔煎並不是很有信心, 畢竟我在台灣都沒吃到像樣的何況在波士頓, 但又好像得點來試試看才行。小酒館的小點們平均來講還滿有一個水準的歐, 赤肉雞捲很不錯, 生煎包也不賴, 雖說我還是比較喜歡中興園的煎包, 但中興園的服務跟排隊的人龍讓人望之卻步。其他的, 蘿蔔糕可能就還要再進修一下, 蚵仔煎就當作是紀念好了^^” 。小酒館的環境很新很乾淨, 服務人員也很親切, 上菜速度快, 對於住在鄉下的我, 更重要的是停車方便, 住郊區不想進城又想吃台式小點的話很適合來這裡。

波士頓餐車之Food Truck

還記得剛來波士頓的那幾年, 吃過哈佛MIT校園附近的餐車, 多半是因為便宜, 而這一兩年Boston因為政府單位的開放和計畫, Food Truck竟悄悄的變成一種新的流行, 早先已略有聽聞過以全蔬食為主的Clover Food Lab以及烤肉料理的Silk Road BBQ

公司搬來城裡之後, 好奇心的驅使, 每天都跑去Rose Kennedy Greenway吃不同的攤子, 也頗有一番重溫在台灣吃路邊攤的感覺, 連續一週吃下來, 頗是驚喜, 這些Food Truck的食物都很有一個水準, 早已不是當年便宜大碗不知味的那種餐車食物了(當然價錢也不是那樣親民…)。Clover Food LabLefty’s Silver Cart都是主打全蔬食, Clover Food Lab在口味上比較偏中東一點, Lefty’s Silver Cart則是比較標準的美式搭配, 但在口味上仍是別出心裁,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還提供野餐布, 如果你想要在附近坐下來吃, 可以和他們借, 馬上就是一個陽光的午間野餐囉。Clover Food Lab 現在已經有好幾個據點, 應該算是目前餐車界的翹楚了。

另外主打烤肉三明治的BBQ Simth以及Silk Road BBQ也很不賴, BBQ Simth主要是煙薰的烤肉三明治, 夾上一點酸黃瓜很讚; Silk Road BBQ偏中東口味, 非常好吃, 基於好奇, 我問了老闆他們的肉是不是Halal meat, 老闆說雞肉是, 回教的朋友可以吃唷!! Grilled Cheese Nation 也在很多地方有據點, 吃過一次, 油茲茲的很動人, 冬天來一份應該好舒服, 但太多會有點膩。

至於賣熱狗的Beantown Franks ‘n’ Spuds以及The Cupcake Cart, 就可以略過了…。

Food Truck較多的據點主要是MIT, Faneuil Hall以及Rose Kennedy Greenway, 不過最近又開放了很多地點也發了很多執照出去, 之後應該到處都會看到餐車的身影, 原本去年辦了第一屆Food Truck Festival, 當天真的是人山人海, 晚去了什麼都沒有了, 不過, 今年卻不辦第二屆了, 據說是因為, 餐車分布越來越普遍了哩。聽同事說South Station旁邊又多了一台車, 叫Momogoose, 主打東方菜色的樣子, 這幾天就來試試囉!!

再見了, 小鎮

再過幾天, 公司就要搬到城裡了, 想也沒想過有這麼一天, 突然間公司就發達了。

有同事擔心搬了家之後, 就沒有像這個小鎮街上那樣親切溫馨的三明治店可去。雖然我覺得這個擔心有點多餘, 城裡好吃的東西大把大把的, 選都選不完, 不過, 也實在知道他的擔心其來有自, 城裡好多是連鎖店或是高昂的餐廳, 我們喜歡的是down&dirty。這個鎮上雖小, 就一條熱鬧的街, 中午覓食的選擇倒也不少, 除了什麼都好吃的Common Cafe, 一間很有氣息的咖啡店, 好幾家三明治店, 泰國菜, 黎巴嫩菜, 一定有的Pizza&Pasta, 中東超市附設的熱食外帶, 以及幾間Chinese food take out等。質量上算是不錯, 尤其是黎巴嫩菜的Byblos, 非常喜歡她們的Hummus以及Chicken Kebab, 這兩樣東西其實很常見, 但這裡的Hummus好有豆子的鮮味, Kebab烤得外頭微焦裡面柔嫩多汁的恰好。Byblos應該算是大波士頓區域小有名氣的中東食物餐廳, 同事有四分之一的黎巴嫩血統, 說是家族聚會經常會在那兒舉行。

如果走遠一點, 靠近Norwood Hospital, 有間Italian Bakery叫Guarino Pastry Shop, 第一次在公司過生日的時候老闆在這裡買了蛋糕, 我吃了之後很驚訝, 這蛋糕上的鮮奶油是少見的輕盈和恰好的甜度, 他們的Apple turnover和Tiramisu也是一絕, 自此我成了常客。比起大名鼎鼎的Mike’s Pastry, 我喜歡Guarino多很多, 甚至, 我應該是不喜歡Mike’s Pastry的, 有點粗暴和雜亂的地方, 連食物也是。但如果去North End, 我則是一定會去結賬效率其差但Rum Cake好好吃的Modern Pastry, 還要點上一杯他們的拿鐵才行。

在波士頓見過的Italian Bakery幾乎都是大同小異的樣貌, 裝潢一般, 還可說是陳舊, Guarino一樣, 不過多了絕對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 論包裝論品象, 這裡的Italian Bakery遠遠不及隨便一間台灣巷子裡的麵包店, 不過, 有時候覺得相較於新穎的, 精雕細琢的Bakery, 這倒有另一種樸實的風情。讓我想起早年台灣的西餅蛋糕店,  樣子和口味都是。只是台灣的西餅蛋糕店後來都紛紛的變成了烘培坊&麵包店, 這裡的西餅蛋糕店還是西餅蛋糕店。小鎮是這樣, 步調緩, 好像也不太在意潮流是怎麼一回事。

再見了, 小鎮。喝了好幾年終於習慣的過焦拿鐵, 好吃的希臘媽媽三明治, 也要就此告別。

Journeyman

每個週年慶我和皮爺都會找個餐廳好好的奢華一下, 第一年去了L’espalier, 第二年去了Il Capriccio, 今年阿, 原本因為要結婚了想說要省一下, 但是很不巧的同事馬克熱烈地推薦Journeyman給我, 說是這餐廳沒有固定菜單(中一槍), 以採用當季當地的食材為主(中第二槍), 一餐吃下來要耗上三個小時(中第三槍), 而且很難訂位(中第四槍), 中了這麼多槍之後弄得我心癢難耐, 躍躍欲試, 問都沒問過皮爺就直接上網訂位置來個先斬後奏, 十分任性。印象中沒記錯的話, Journeyman應該是去年才開幕的, 當時看到介紹文章裡的餐廳照片時就非常想要一試, 但是看到價錢立刻卻步, 想說等到哪天有緣再去和他相會, 沒想到我真的跟他有緣吶(撥頭髮)。

Journeyman的門口十分低調, 比Mistral還要更低調, 他竟然像是個後門一樣的面對著停車場, 如果沒有注意還以為是誰的車庫, 也沒有透明的落地窗可以從外面一窺究竟, 只有霧霧的方格窗, 和一個黑黑的鐵門, 門一拉可以打開的時候老實講我還真有的驚訝, 還以為這一拉只能感受到大門的深鎖。

我訂了很早的位置, 五點半, 餐廳剛營業的時間, 裡面很空蕩, 我們是最先到的客人, 外頭天還亮著, 趁著四下無人, 問小姐可否拍照, 小姐說:You are more than welcome to take photos, 我便開始大肆的拍照(其實也還是很膽怯的拍著, 整間餐廳除了我們剩下全是員工, 等等被圍毆怎麼辦)。

既然是三週年慶, 我和皮爺按照往例無限上綱的點, 直接衝7Courses, 因為我不用開車, 我就又追加了Wine pairing, 所以這個晚上我就是很瘋狂的享用了7 courses+ 7 glasses of wine, 實際上酒有點喝不完, 他們給的酒的份量都很足, 並不會因為pairing就給少少的份量, 兩個人share一份是比較剛好的, 而我喝到最後不醉但也醺醺然了。

菜單主要分為3courses, 5 courses, 7 courses, 按照當天獲得的食材做搭配, 所以沒有固定菜單, 另外, 3 Courses和5 courses都有純蔬食的選擇。我們兩個人都各點了一份7 courses set, 皮爺把他的主菜換成只有在3 courses才有的Pork Belly。

雖然點的是7 courses, 但實際上大概吃了將近10-11, 上菜之前餐廳先送上了三份招待小菜, 然後是自製手工麵包+奶油, 甜點之前有個Pre-Dessert, 甜點之後有個House treat的小甜點。全套吃下來, 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五道的乳鴿, 柔嫩多汁, 但還保有彈性和一點嚼勁,吃起來莫名有一點鵝肝的氣味和口感, 明明是鳥,卻很像在吃紅肉, 搭配的是香甜的Domaine de Bellivière Les Giroflées。一開始的波菜沙拉也很棒。 比較有趣的印象是, 有好幾道菜, 都很有中國菜的味道, Course 2主要是Razor Clams(蟶子/刀蜆), 有薑的味道, 拌炒的青菜有點像油菜, Course 3主角是Octopus, 搭配的麵食吃起來有芝麻醬拌淋的感覺, 最後主菜的Pork Belly乍看之下也很像東坡肉, 不過吃起來不一樣就是。另外一個有趣的印象是, 搭配的酒當中有兩支是Sicily來的酒, 他們的酒單上也很多義大利酒, 讓我突然想到某一集的神之雫, 講的是搭配韓國菜的紅酒, 有點忘記細節是怎麼說的, 但印象是中國菜配義大利酒是很ok的組合。

這裡除了酒單還有茶單, 很驚喜的是裡面有好幾種茶都註明了Taiwan, 頓時覺得好驕傲。

餐廳來的客人多半都有些年紀, 好多中年熟熟女(說是老人家有點沒禮貌..), 離開餐廳的時候已經快要9點, 馬克提供的消息果然很準確, 餐廳在我們快要吃完的時候才滿座, 但每個客人都吃這麼久的話, 餐廳也不大, 想必一天能招待的客人也很少吧。話說餐廳的內裝並不是走貴氣的路線, 比較像是某人在自家倉庫搭蓋一間餐廳, 作一些低調親民的料理, 只招待熟客, 窗戶旁還放上了整牆的盆栽, 其實滿可愛的。不過走出門口時, 煞那間看到停車場, 突然有一種”我剛剛是在龍宮的嗎?”的疑問。

印度菜

在美國, Burrito, 中餐, 泰餐, 印度菜對我來說是庶民美食界的四大天王(Sorry了越南三明治, 我太少看到你了), 前面三樣之前都寫過了, 所以今天想要來分享一下的就是最後一位天王, 印度菜的心得。

印度菜一開始吃覺得都差不多, 實在很難找到不好吃的, 後來慢慢開始可以分辨自己比較喜歡的, 比方說有些印度餐廳為了迎合美國人的口味就會讓他甜一點, 也比較不辣, 或是說香料的味道層次很單一, 就比較不是我喜歡的口味拉~

以前對印度菜的印象只有咖哩, 但是這裡印度餐廳菜單上的寫著curry卻只有小小一欄, 菜單上剩下非curry的字眼種類和數量繁複到眼花繚亂,  雖然平常去餐廳會因位好奇心而喜歡點自己看不懂的菜色, 但是一整張Menu通通看不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幸皮爺是印度料理達人, 每次去吃印度菜, 我就讓他點就好了, 只有這種時候我很難得的放下菜單。

Read more

The Butcher Shop

上個週末吃吃團原本要拜訪離Back Bay地鐵站走路三分鐘的CODA, 六點半就到門口, 但是竟然座無虛席, 而且還要排45分鐘, 美國人什麼時候這麼早吃飯了勒? 前一天試圖打電話預約位置, 電話那一頭的先生說”Honey, 我們不接受訂位歐”, 但是我們才走進門, 我眼前那張桌子就大剌剌的放著Reserved的牌子, 這真叫身為團長的我臉上無光…冏(團長人脈不夠廣, 無法給團員special)

後來晃阿晃的晃到了臥虎藏龍的south end, 左看看右看看, 遠遠低瞄到街角很眼熟的一間店, “那間該不會是Butcher shop吧?”  The Butcher Shop久聞其名, 主要是一直很想要嘗試他們招牌的肉類菜式(都叫butcher了, 不吃肉吃啥哩), 比方牛排和香腸, 團長我示意了一下學長快前去勘察, 全組人馬緊隨其後, 在峰峰相連的雪堆街道上跋涉前進, 到了門口, 裡面看起來也是高朋滿座, 但沒想到最後一張桌子竟然被我們拿到了, 噢, Lucky!

菜單很小張, 其實主要只有一張, 但有另外一張是季節性的當日特餐選擇, 每天都會不太一樣, 而酒單倒是很長。牛排好貴, 要$40+, 看來看去就先牛刀小試個豬肉好了, 點了個看不太懂的Pork Ragu, 想說反正是豬肉, 不會差到哪裡去, 結果一上來是盤義大利麵, 原來Ragu是以肉為主的醬料, 所以說差一個字還是可以差很遠的, 只看懂Pork是不夠的。當天我點了個酒, 直覺不想喝紅酒, 來個白的, 請小姐推薦, 小姐很理所當然的推了單價最貴的, 我很懶惰就聽了他的, 但結果很合我意, 非常喜歡, 只是奇怪的是, 明明小姐說他很dry, 但我喝起來一點都不覺得dry阿, 是不甜, 不過飄著淡淡果香, 很薄, 很雅致。Pork Ragu和小姐推的2009 Lois Gruner Veltliner Cuvee Cat for B&G Oyster其實有一點搭不起來, 分開來倒都挺好, Pork Ragu是香煎豬肉混了野菇野菜和起司的義大利麵, 很鮮甜, 這醬汁讓我想起在Sportello吃的野兔子pasta, 不過後來想到, 有這個聯想也很正常, 因為這兩間老闆娘是同一個, 吃起來很像是很有可能, Pork Ragu麵體則是很像小耳朵或是小貝殼那樣的。同行的團友還有人點了據說市招牌菜的Hot Dog a la Maison, 簡言之就是Homemade Hot Dog, 菜色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像熱狗, 我只有搭配著旁邊帶著甜味的酸菜小試了一口, 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刻。至於點心, 我們點了巧克力幕斯和Blueberry Cobbler, 一種鋪滿熱熱的藍莓和燕麥的東西, 上面加了一球讓人誤會為冰淇淋的的鹹奶油, 我對點心的感想是很有巧思做工也很好, 但沒有回味無窮再來一盤的感覺。

我出門吃飯拍照已經是習慣, 但是常常拍歸拍, 吃的東西叫什麼名字完全不記得,  餐點還可以看照片描述一下猜測一下, 但是酒就真的看不出個什麼鬼了, 而且餐廳網站上不一定有酒單, 事後查詢變得困難, 所以說, 我不寫筆記是怎麼說出酒名的呢?

如果光看照片顏色就可以說出酒名, 那我應該也可以去跟神咲雫和遠峰一青一起追尋十二使徒了吧(噢噢噢噢噢)。

因為太喜歡那杯白酒, 非常想要知道它的名字, 打去問店員又很尷尬, 唯一的方法只有, 再去喝它一次。

我這個人只要有了執念, 哪怕要花十塊錢美金搭火車進城, 然後身上背了十磅的東西在零下十度C走十分鐘都在所不惜。

Read more

Shiki 四季

四季剛開幕的時候去了幾次, 那時對於他們提供日式Tapas的的方式感到很新鮮, 相較於這裡許多清一色把重點放在花式壽司捲的日式餐廳來說, 四季所提供的菜色樣貌還比較貼近印象中的日本, 精緻, 小巧, 採用多樣食材做組合變化。那時候會把它跟Oishii的appetizer做個比較, oishii有時候會調味過多, 而四季則是不足。

再度拜訪四季已經是好幾年之後的今天, 我和吃吃團的團友們選擇週末中午來試試他們的懷石套餐(Kaiseki Lunch), 套餐一共有梅, 竹, 松三種選擇, 根據本團小秘書的資料提供, 這裡的懷石套餐也是會隨季節做食材上的調整(採取民間的說法就是季節限定)。

除了懷石套餐之外, 我發現這裡的午間料理提供的樣式跟晚上不太一樣, 多是可以填飽肚子的選擇, 比方定食, 丼飯, 麵食等。後來我選了看起來東西非常多的松套餐, 上菜之後果不其然是讓人眼花繚亂, 完全不知如何下箸, 後來就是東一口西一口的相當隨便的順序(像是在點網頁一樣, 點了一個連結之後還沒看完內容又點另外一個連結, 之後想到又回來看這一頁..唔..這是一種上網過多的形容方式)。照片上右下角那個很莫名的方形飯團滿好吃的, 除了上面鋪海膽很令人驚奇的不腥之外, 飯裡也加了一些不知名的帶著甜味的東西讓飯很可口, 炸物也不錯, 是說麵衣可以再酥薄一點, 中間五枚所謂的Assorted Appetizers裡, 甜蝦很好吃, 茶碗蒸的蛋不錯不過料就ㄟ…有點無味, 煎鮭魚稍微乾了, 生魚片我是點菜的時候沒有看到有這個所以有bonus的感覺, 烏龍麵就是, 烏龍麵。

整體說來吃得很飽很樂, 因為我自己很喜歡很多毫無預警的小東西, 所以很樂。 真的要用日本料理的標準來評斷有失公平, 但平均來說四季提供的東西是可口的, 更重要的是它所呈現的多樣性以及原生性, 除了壽司之外, 總算還可以吃到其它類型的日本料理, 想到這裡, 就不由得對於波士頓沒有能吃的拉麵店感慨, 連水準普普的Ken’s竟然都關門了阿。

吃吃團美食地圖


眼尖的朋友可能已經發現, 上排的文字連結按鈕除了About之外多了一個吃吃團美食地圖, 裡面主要是拿來紀錄我和吃吃團的朋友一起探索過的美食地點, 當成一種紀念, 我們主要的攻擊對象是各國平民美食, 偶而會穿插一些高級的來犒賞自己。

每個地點都放了一張照片, 吃吃團私評暫時還沒有, 如果blog有寫過文章的會貼一下連結讓大家參考, 如果有天突然發憤圖強會寫一下各家好壞特點, 阿如果沒有發憤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