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alia-翡冷翠以及山城的古文明

終於, 我在今天逛到了菜市場!計畫旅行之前, 本想要在托斯卡尼這一帶上一堂廚藝課, 或是在菜市場採買然後回到有廚房的農莊民宿做料理, 無奈時間少少, 這個異鄉小廚的夢就留待下回吧, 退而求其次的想, 如果能逛到當地的菜市場也很好。


昨天問友人S建議逛哪個好, 她說就去逛Sant’Ambrogio吧, 她念書的時候都是去那裡買菜, 那附近居民都是學生多, 觀光客也比較少去, 裡頭還有個賣小食的攤位, 有位置可坐, 感覺還滿像台灣傳統市場裡的小吃攤。市場有兩個部份, 一是在建築物內的, 另一部份是環繞著建築物的露天市場, 我在一個肉攤前, 看著老闆拿著菜刀抵在肉上, 詢問客人要切到哪個位置, 這個畫面讓我感動莫名, 小時候嫌菜市場髒髒擠擠臭臭的, 來了美國才開始珍惜那種可以自己和老闆論斤秤兩選部位的購物權力。室內的部份有幾間bakery, Panificio chicco di Grano外的人好多, 賣得特別好的全是一些樣貌平淡的食物, 比方炸玉米餅, 還有只有橄欖油的foccacia, 我們學著當地人切一段foccacia, 一塊誘人的阿婆蛋糕(Torta della Nonna), 以及幾個炸玉米餅帶走。在急行軍的旅行中, 最簡單的感受在地化,大概就是吃個當地產的水果, 除了在西恩那買葡萄之外, 也在這裡買了樣子很可愛的橘子。



回民宿之後, 我們分食著吃阿婆蛋糕, 驚為天人, 後悔沒有切大塊一點, foccacia很簡單只有橄欖油, 但是好香好好吃, 即使隔天麵包漸漸失去水分了還是一樣嚼起來香香的有滋有味。至於現場熱銷的炸玉米餅, 只能說不是我的菜, 味道還滿平淡的。

簡單的早午餐吃過了之後逛了逛百花大教堂, 拍照留念一下。友人S夫婦中午過後來接我們, 帶我們到近郊Fiesole逛逛, 這裡有著相當早的古文明Etruscan civilization的遺跡, 從遺跡看來, 有小劇場, 還有澡堂, 古人還是滿會享樂的, 這裡的半圓形羅馬露天小劇場到現在都還在使用中, 一些文藝活動常在這舉辦。隔壁的修道院有著很豐富的東方文化館藏, 很多是當初到東方傳教時交換回來的物品, 看衣物或是掛畫都不算太稀奇, 最妙的是看到十八地獄圖, 小時候看漢聲小百科才看過的東西竟然在佛羅倫斯的修道院看到, 我和S不停的和皮爺解釋每個地獄的不同, 照理來說應該是可怕的東西, 但解釋起來確有一種微妙的趣味在。

由於Fiesole地勢較高, 從這裡俯瞰佛羅倫斯也是吸引旅客來此觀光的目的之ㄧ, 沒想到這次佛羅倫斯的夜景跟日景都看到了, 真過癮。




晚上S替我們訂了她和她先生都很喜歡的餐廳Trattoria Bordino, 除了佛羅倫斯大牛排之外, 還叮囑我們要點龍蝦麵, 餐廳在舊橋的附近, 店面不算很小, 但位置很擠, 牆上掛了許多陳舊的農具和面具, 小有一番懷舊味。我們座位所在的區域大概十張桌子, 有四張桌子的客人都是台灣旅客, 想必這裡應該在台灣旅行論壇裡小有口碑, 聽著此起彼落的中文交談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像回到家一樣。大牛排的碳烤味道好香, 後悔只點了半份(今天後悔很多次), 龍蝦麵味道也好, 和平常在波士頓Giacomo’s吃到的不太一樣, 雖然是紅醬不過奶油味滿重,偏甜,是很濃郁的風味。

酒足飯飽之後回到民宿休息, 期待此行的高潮之ㄧ, 明天的復活節慶典!

Italia-佛羅倫斯

鐵腿的極限挑戰

回到城市之後, 又開始了鐵腿行程, 早上先是爬到喬托鐘樓(Giotto’s Campanile)頂端俯瞰佛羅倫斯, 我們在鐘樓下排隊時碰到一個微胖蓄鬍子的光頭先生, 他開玩笑的做出暖身操動作, 先是右手伸直往左邊伸展, 然後左手伸直向右邊伸展, 以及鞠躬般地傾身向前雙手著地拉筋, 看起來十分滑稽, 像卡通裡的人物一樣。

牛排之外,在佛羅倫斯的另一個在必吃名單上的是牛肚包lampredotto, 好幾個地方都有在賣, 我們在拐彎抹角的地方找到一個攤位,沒有店名沒有店面,就一輛卡車停在角落, 白色斗篷寫著冷飲三明治牛肚包 。牛肚包油油鹹鹹香香辣辣,青紅醬料一起下場, 吃完好過癮。

吃飽喝足,走去學院美術館拜訪大衛, 這裡真的就是來看看大衛像, 大衛比我想像中的要大是個收獲。 和大衛打過招呼之後,前往走馬看花也要兩個小時的烏菲茲美術館。 烏菲茲雖然可以先購票, 但是到了現場照樣要排隊, 除了確定可以入場之外, 絲毫感受不到先買票的優點(或許只是有票可買吧, 當天幾乎是賣光沒得買票的), 這一排也是要半小時, 站得我兩腳酸軟, 佛羅倫斯因為景點都很近, 所以都是步行, 下午逛到烏菲茲的時候到達人生腳力極限, 每逛一個區就得歇腳休息幾分鐘, 只能說是挑戰人生。逛到後來,對於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已經看到要反胃的程度, 實在太多太多了, 以至於最後受不了了想要直接找出口, 沒想到此美術館暗招很多, 很多美術館博物館都會把出口設計在紀念品商店的後面, 要出去一定會經過, 被迫進入一個商店就算了, 烏菲茲竟然有三個, 每當我以為過了這個紀念品店就應該到出口了, 結果還沒, 要擺明是玩弄。 逃出烏菲茲之後, 正好傍晚, 沿著河岸看到了金光閃閃的舊橋。今天目前為止吃到最好吃的gelato應該是旅館隔壁那間Mordilatte, 乳牛招牌很可愛, 身上的花紋也是冰淇淋。

老同學見面會

終於, 終於在我們分別出國N年之後在義大利相見了, 念書的時候沒錢, 工作之後假期又都安排回台灣, 掛在嘴邊說要去義大利說了不知道幾年,今年終於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相見。出國的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單身, 同樣在異地裡為新生活感到新鮮, 為愛情煩惱, 三不五時在線上找彼此商量愛情裡的不確定, 幾年下來, 兩個人都結了婚, 回首當年, 那些愛情的煩惱們已經變成過往雲煙, 好像也可以嘲笑自己一番, 往年的奮戰早已成為歷史, 時間阿, 它過的真是飛快。這天晚上, 老同學S和她先生載著我們往城郊去, 來到一間當地居民熱愛的餐廳Pizzeria Firenze Nova, 據說師傅來自拿波里, 料理海鮮甚是厲害。我們跟著這裡的人一樣, 拿起刀叉切來吃pizza, 被稱之為第一道主食的茄子番茄義大利麵好吃的不得了, 海鮮義大利麵也是, 至於S特別叫了兩大份的炸海鮮, 真的是銷魂了, 麵衣油滋薄脆, 海鮮的熟度恰到好處, 花枝還是水嫩嫩的, 清薄的用鹽是美味關鍵, 很久沒有吃到這樣好的炸海鮮了。

吃完飯, S夫婦又載著我們到半山腰上的米開朗基羅廣場(Piazzale Michelangelo)眺望佛羅倫斯欣賞夜景, 順便拍個第三尊大衛像做紀念。這附近還有個聖米尼亞托大殿(Basilica di San Miniato al Monte), 其實是個教堂, 不過是屬於有特殊地位的教堂而被賦予「宗座聖殿」的頭銜, 晚上教堂還開著, 但就是暗暗的不能看到什麼, 環繞著教堂的則是墓園…。

回程路上S夫婦放我們在大路口下車, 我們沿著來時的巷子走回民宿, 路上遇到一堆年輕人在街上開趴體, 完全擠不過去, 我們還以為是露天趴體, 其實只是旁邊有個bar, 大家週末都聚在這裡然後在街頭狂歡, 美國人雖然也熱愛酒吧,人潮滿到街上來佔據一條巷子倒是沒看過,大概是因為我在酒令很嚴格的麻州吧, 連酒瓶都不能大剌剌的出現在街上, 必須要用紙袋包住看不到酒瓶才行。

因為假期的關係, 在佛羅倫斯還會待上好幾天, 今天把一些景點都走過了, 後面幾天還有點煩惱不知去哪好勒。

Italia-托斯卡尼豔陽下


今天老天爺應該是聽到了我的祈禱, 賞了一個大太陽, 托斯卡尼終於如夢於豔陽之下, 一路南下, 越往南方的托斯卡尼越是接近心裡的印象,一望無際緩緩起伏的綠色丘陵,間些有矮房子和幾棵絲柏樹矗立的風景畫

聖吉米尼亞諾San Gimigano


San Gimigano這個字對我來說好饒口, 皮爺說如果我一直念不好他就要假裝聽不懂不去了。阿, 真是折騰, 應該要念成San gi-mi-nya-no, 我總是會念成San gi-mi-gi-a-no。San Gimigano是一個高塔之城, 鼎盛時期小小的城內有高達七十座的塔, 現在只剩下十四座, 當時的貴族蓋高塔是為了炫富, 跟現在的富商要蓋高樓大概是一樣的道理, 有人說就是古代的曼哈頓, 也頗有一番神似之處, 人類不管過了幾世紀都要立個碑蓋個塔來證明權力和存在感。

Read more

Italia-小雨中的托斯卡尼

Tuscana

經過了三天的水邊生活, 要南下轉移陣地到托斯卡尼了。看著天氣預報未來一週的雲雨, 心情有點糟糕, 怎麼就這麼不湊巧, 可以整週都下雨。不過住在當地的友人阿菜說, 天氣預報都不準拉, 今年的水氣不旺, 托斯卡尼一帶已經很久沒有下雨了, 氣象如果說會下, 也就是下個幾滴意思意思吧, 聽她這麼說讓我懷抱著一絲絲的希望。

火車南下, 剛開始一路上風光明媚, 陽光耀眼, 接近佛羅倫斯的時候, 雨是沒下, 天空變得暗沈起來。

到Hertz辦理取車手續的時候我們前面只有一個客人, 但也花了一點時間等, 一切都還算順利; 取車的時候倒是傻眼了, 當初因為租車的時候便宜自排的車全被租走, 只剩下小賓士的等級, 那時心一橫, 想說好吧, 對自己好一點, 錢就撒下去了, 結果到了現場, 小賓士等級的車居然也沒有了, 所以他們非常好心的幫我們升級成大賓士, 我心裡想說不錯耶, 大車車, 但是皮爺臉上卻是三條線, 直嚷著要換成小車, 他環顧全場之後, 看到只剩一臺自排福特, 立刻和現場人員協商說他要這台, 然後衝回櫃台去辦手續, 車子開出車庫之後轉彎進了巷子發現皮爺的堅持是對的, 這裡的路小車多, 如果開剛剛的大賓士, 應該不只皮爺的臉, 所有的車門板上都有三條線吧。

Read more

Italia-威尼斯之三, 前進! 彩色小島


今天的目的地是要搭很多次船的Burano, 我們的飯店在車站附近, 最快的方法是先搭3號到玻璃小島Murano,然後再換12到Burano, 原本沒有計畫要在Murano停留, 但搭船路線如此順路真是天意阿, 不過我們也沒有在Murano停留太久, 偷喵了玻璃工廠, 和公共藝術品照照相就前往今天真正的目的地Burano。

Read more

Italia-威尼斯之二, 本島冒險


才第三天, 我覺得好像過了一個禮拜, 不是因為覺得漫長, 而是每天都有好多故事發生, 覺得人生變得好長好長似的。

觀光客行程


皮爺從來沒搭過船, 第一次, 就獻給威尼斯的水上巴士了, 說真的, 船開的很慢, 有些地點我不如用走的還比較快, 如果沒有迷路的話。而容易迷路的人, 其實走水路會比較簡單一點。一般來說我不算是很愛逛博物館美術館, 比較喜歡逛雜貨店或是菜市場(這樣說起來實在很像大嬸), 但身為一個觀光客, 參觀一下熱門景點是種責任。因為下榻的旅館離車站近, 所以還沒有感受到觀光客很多的事實, 今天在St Marco廣場下了船, 眼前滿坑滿谷的觀光客才提醒了我, 這裡很熱門阿請好好珍惜每天的時光。我們從隊伍最短的開始排, 第一個是聖馬可教堂, 再來是聖馬可鐘樓, 最後是總督府。適逢週日,教堂不能進到裡面, 只好從光從外面天花板上的金箔窺之一二。雖然是春天了, 不過北邊的威尼斯還是有點冷, 搭電梯到鐘樓頂上之後一出來立刻領略到寒風刺骨, 風超大, 我很快速的將四面的威尼斯都拍個照然後又回去排隊下樓。總督府則是完全沒有料想到的龐大, 除了議會法院的廳堂等, 沿著動線會繼續走到監獄的部份, 連監獄一起參觀了, 而這裡的動線設計是單行道, 你沒有走完全程就出不來!!! 一開始覺得很壯觀, 後來太多了開始覺得阿有完沒完阿好多阿!我要出去!!!

Read more

Italia-啓程, 以及羅馬


躊躇了多年, 總算在今年完成了踏上第三大陸的願望。

對於這次旅行雖然興奮卻又很是緊張, 照理說, 應該要為了旅行的花費而省錢, 但這次出發之前, 卻額外地在行前準備中傷了荷包不少, 換了相機, 買了新的相機包和慢跑鞋, 想要萬全的準備去迎接久違的長途旅行, 出發之前一個禮拜前所未有的經常性反胃 , 一直以為要帶著這樣的腸胃去義大利又讓緊張更加倍了。

機場的異國風情

每次在肉羹機場都是搭國內線, 這次是第一次搭國外線, 也是第一次到好大好新的國際航廈Terminal E。在航空櫃台辦理登機的時候見識了義大利人辦事效率不佳的坊間傳說, 地勤小姐先是弄錯名字, 然後是劃位時忘記把我們兩個安排坐在隔壁, 於是登機前又重新畫了一次位置, 因此, 我們失去了老早就劃好的窗邊位置…。義航的候機室大概是全波士頓衣著品味最好的地方了, 尤其是多層次穿著的老先生們。合身的外套長褲, 內搭一件毛衣跟襯衫然後是合身的長褲跟尖頭皮鞋。認真一點的老先生, 則是穿著西裝外套, 甚至打著領結,毛呢外套的花樣和圖案很多種, 頭髮肯定是梳齊而整潔的。

在飛機上, 我問皮爺, 義大利文的廣播訊息他聽得懂多少, 他說全都聽得懂, 因為, 義大利文實在是一個很難說得含糊的語言。

抵達羅馬機場的時候還是覺得像做夢一樣。

Read more

達拉斯小記

這一個月來旅遊運很旺盛, 竟然連我隨便跟老闆瞎嚷著要去的達拉斯辦公室都給我去成了。

這次的飛行好順利, 從check-in到過完安檢應該不到15分鐘, 飛機好新, 而且劃到了不用加價的extra leg的位置, 我這個矮子可以把腿伸得好直, 還叫老闆給我拍照留念。白天的飛機, 一路上的陽光很美, 穿透一朵朵堆積立著像是大大小小的城堡雲, 然而我們旁邊的歐巴桑乘客顯然不知道iphone有air plane mode, 看我們用手機拍照緊張的要命叫我們關掉。

去達拉斯主要是工作, 和那邊的辦公室同仁們討論些事情, 拍一些照片, 順便搏一下感情。 大家都知道long D總是很容易分手, 不在同一個辦公室要建立感情同樣困難,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南下, 左想右想該怎麼去面對這一票陌生的臉孔, 我很怕生就算了, 還要講英文, 這種最痛苦了。 不過人一到當地, 所有不安都解除了, 負責招待我們的同事很熱情, 整個辦公室的都洋溢著一種laid-back的氣氛, 好像對誰都不太有害怕的感覺, 那種感覺好難解釋, 直到提夫說起, 我們新英格蘭(波士頓)的人阿, 如果陌生人對自己太親切, 心裡的立即反應就是”你想幹什麼…”, 我才知道原來臉臭是東北邊的特色, 說真的, 這裡的同事有時候熱情到一種我很不好意思的狀況(羞), 而且都很不吝於分享自己的感覺以及家裡的大小事物。接連兩三天的到處吃喝, 我的共同感受就是, 這裡的服務生好親切阿!!! 之前去LA也有同樣感覺, 這種親切怎麼說呢, 是一種讓人很輕鬆的感覺。

達拉斯這一陣子的氣溫已經連續30幾天破華氏一百度, 也就是至少攝氏39度, 我在台灣完全沒有遇到40幾度的高溫, 一到室外簡直熱的要昏頭, 每一輛車都像個小烤箱似的, 燙到我連要關門都摸不了車邊的手把, 安全帶上的金屬扣也得小心不要直接碰到皮膚, 車子的空調很難在短時間內有效用, 等到車子涼了, 也都已經到目的地了…。

這三天的晚餐分別是戶外燒烤之後端進店裡吃的野味BBQ, 新鮮舒服的墨西哥菜, 以及誠懇的牛肉漢堡。一切份量皆豪邁, 味道也是, 豪邁之外且樸實。我們去的野味BBQ叫做Heart Eight, 座落在個荒郊野外…恩..這麼說好像不太對, 因為這裡很容易看起來很荒涼, 尤其是已經有幾十天沒下雨。Heart Eight的肉就是在外頭烤的, 我們在大爐子旁邊排隊快要熱昏, 陣陣煙薰, 師傅們把肉烤好了就放在檯子上, 點菜的時候著實困難, 因為每一種份量都好大, 但我又什麼都好想試一試阿, 最後點了幾支pork ribs, 切了塊牛肉, 蝦子培根辣椒捲, 然後端進室內用餐。烤肉配可樂(應該要配必魯才是), 大口吃喝, 整個人都豪邁起來。

德州離墨西哥很近, 來到這裡不吃個墨西哥菜是不對的, 同事帶我們去一間叫做Pappasito’s, 這間餐廳附近有妙, 每家餐廳都叫Pappa什麼什麼的, 我本來還想說這是很流行的西班牙文開頭嗎?…後來才知道據說這幾間餐廳都是同一個老闆, 只是每間餐廳賣的料理不一樣。吃墨西哥菜, 沒有點個刮嘎摸立(Guacamole, 酪梨醬)是不行的, 另外就是得叫杯瑪格粒達(Margarita)。在座的大家好多人都點了enchilada, 我點了個我看不懂的單字Brochette, 原來是燒烤意思, 所以我的晚餐便是烤魚跟烤蝦(Grilled Snapper & Jumbo Shrimp Brochette), however這裡實在很流行把蝦子或是干貝放在培根裡面作成串燒來烤, 於是接連兩天都吃了培根蝦, 真是肥胖的可以阿。我很意外的是吃到的snapper頗為新鮮, 整盤菜也都很清爽其實。最後我們還點了幾分甜點來share, sopapilla(第一次吃, 很像小型fried dough的東西, 炸小麵團, 淋蜂蜜), capirotada(巧克力布丁麵包之類的東西), cafe mole(熱布朗尼+香草冰淇淋), 甜點們出乎意料的好吃, 我也只敢去挖個幾口, 深怕上次在紐約吃太飽然後吞胃藥的事件重演。

最後一天晚上則是在連鎖店Cheddar’s烤牛肉漢堡中度過, 但是我分心了, 同事點來的熱可頌淋蜂蜜好吃到暴表, 外頭酥軟裡頭香嫩的可頌淋上蜂蜜真是一絕, 我點的調酒正好也很香甜, 很是恰搭, 吃一口喝一口, 整個靈魂要升天了。漢堡一旁的薯條表現也是可圈可點, 扎實香酥, 似乎有點搶過主角的風頭了說, 漢堡本身倒是恰如其分, 但也是清爽一派。

連著三天大吃實在不妙, 還加上低熱量消耗的作息, 出門搭車,回家搭車, 到哪裡都坐在車子裡, 最長的走路距離應該是從辦公室到廁所, 實在是很害怕看到體重計, 但, 肥永遠都有明天可以減, 令人陶醉的可頌不是到處都有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