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裹

這幾天收到從阿爸阿母台灣寄來的包裹, 打開之前已經大概知道有哪些東西, 數量最多的就是給小朋友的衣服。

如果是年輕時候的自己, 大概會嫌樣式不夠時髦, 但現在卻覺得每一件都好可愛。一件一件從透明塑膠袋裡抽出來端詳, 每一件都有身為新手阿公阿媽的想望, 對於新生命的期待, 仿佛可以從這些圖樣上看見他們挑選時的笑臉和興奮的樣子。有幾件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我阿母選的, 完完全全的可以想像出她一邊把衣服攤開展示給我看, 一邊笑著說你看看這件有什麼什麼的好可愛歐, 你看看這個材質, 這個樣式, 我好喜歡歐~還把衣服貼在臉上磨蹭一下~然後解釋半天她有多挑剔, 跟店家殺價了多少錢。

寄包裹之前有跟阿母說, 我好像也沒有需要什麼, 這裡大致上什麼都有。阿母說, 你總要讓我過過當阿媽的癮嘛~

這一箱包裹的, 是濃濃的親情吶。

啪啪造的孕中期

Per Se
進入懷孕中期(2nd trimester)之後, 短短幾個月內跑了趟巴黎, 朋友來訪一起到處吃喝, 又跑了趟紐約, 還搬了家, 非常忙碌。

巴黎的旅行是很久之前就計劃好的, 菜包很會選時間的趕在出發之前滿三個月, 讓我們安心上路。大家都說, 進入第二期, 是最好的了, 孕吐害喜的情況會減緩, 食慾開始大增等等, 我在第二期的初階段沒有什麼太大的落差感受, 因為第一期沒有孕吐, 最多噁心, 跟肚子超容易餓, 跟容易疲累這些小症狀而已。巴黎什麼都好吃, 很適合容易餓又挑食的孕婦, 但一回到美國, 下了飛機之後食慾立刻大減(完全不誇張的寫實敘述), 又恢復到之前的挑食狀態。一直到差不多20週, 才真的覺得胃口變好, 但也只是變回孕前的正常狀態而已, 倒沒有想要大吃大喝的食慾。這一陣子的生活變動很大, 又是旅行又是搬家的, 實在是不太可能像書上寫的那樣飲食均衡來進行, 所以能吃的時候, 就會盡量吃完, 好比以前會分兩餐吃的Flour三明治, 現在就會一餐把它解決掉, 不過20週之後, 似乎也沒有像第一期那樣容易飢餓, 餓的時候, 也不會像第一期那樣難以忍受, 總之是變回了原本的狀態而已, 只不過, 有時候會拿懷孕當藉口而貪吃。尤其加上有一段時間朋友來訪, 真的是有放開懷在吃的, 以至於這個時期體重增加的相當驚人, 把第一期沒胖到的全部一起梭哈了。

因為沒有腰痠的症狀, 所以沒有買托腹帶, 晚上睡覺也還好, 但中期的後面一個禮拜有開始覺得仰睡稍微有點吃力了, 腰和背會覺得勞累些, 於是就轉側睡, 很受歡迎的長條白白蟲抱枕等到孕後期再來看看要不要入手。第二期對我來說最難受的應該是妊娠瘙癢症, 肚皮很容易癢, 一開始不知道, 結果抓出了疤, 後來便很小心的不要亂抓, 越抓越癢, 除了臉以外的皮膚也較以前要乾, 這輩子我真的沒有這麼勤奮的擦乳液過, 一天擦兩次, 妊娠紋是沒有長, 但肚皮會有紅色小斑點,醫生說這生完之後就會消失了, 以至於我對於拍肚皮做紀念這件事一直興致缺缺, 雖然遠遠看不出來, 但總覺得不是很白皙靚麗捏。

20周產檢的時候, 照超音波的護士小姐問我有沒有感覺到胎動, 我說沒有, 就在這之後, 我待在大廳等醫生時, 立刻覺得腹部有個東西在裡面比劃了一下, 心裡想著, 這該不會是胎動吧?!實在是很像腸胃不適ㄟ, 很像有氣體在肚子裡跑來跑去, 但因為沒有放屁的緣故, 後來就很確定, 這種感覺就是胎動了, 在這之後, 每個禮拜的胎動強度持續在增強, 有時候會覺得, 哎啊, 怎麼這麼大力啊我的老天, 而這個時期的胎動也很頻繁, 早也動晚也動, 朋友說這是小朋友很活潑健康的象徵, 好吧, 那為娘的就讓你多踢幾腳。原本覺得孕婦隔著肚皮跟胎兒說話實在是很奇怪的事情, 但這似乎是出自一種天性, 沒事就會摸摸肚皮, 或是拍拍肚皮, 好像在摸小孩或是拍小孩一樣, 然後, 還真的不自覺就會跟寶寶說起話來。是說, 本來想要讓寶寶自然而然地學習兩種語言(中文和英文), 我卻總是很自然的用英文跟寶寶說話, 大概是因為在家都是習慣開英文單頻吧, 也就自然地使用英文了(掩面)。

雖然一般民間傳說懷孕期間不要搬家避免動了胎氣等等, 但這似乎與人類築巢本能相違背, 認識不少朋友都是在懷孕期間搬家, 包括我自己也是, 原本住的公寓便宜是便宜, 社區環境也很好, 我上班搭車也方便, 但房子本身過於陳舊, 鄰居做菜的味道會飄進屋子裡也沒轍, 屋子的採光不是太好, 格局亦不佳, 原本只是隨性看看別處的新公寓, 結果看了立馬想要搬家, 兩房兩衛大廚房, 採光佳, 誰不心動呢? 雖然每個月的消費會多上一些, 但人生苦短, 錢賺了就是要拿來花的啊(咦)。搬家這件事情原本不那麼麻煩, 但碰上皮爺這個龜毛鬼, 麻煩度可以乘上十倍, 他本人是以”打掉重練”來看待搬家這件事, 跟我”原封不動”的把東西從A處搬到B處的做法大相徑庭。他一直以”我想要展開乾淨的新生活”來說服我, 加上醫生背書他對黴菌有輕微過敏, 以至於我們不得不淘汰很多舊的家具和收納品, 一些東西都要從抽屜裡櫃子裡拿出來放進箱子, 之後再添購新的傢俱重新安置。打掉重練的好處是, 重新檢視自己到底累積了多少垃圾, 比方說過期很久的化妝品, 搜集半天的旅行包其實已經有N年之久, 或是一些從來都派不上用場的東西。我在搬家之前已經丟了捐了一堆, 搬家之後, 二度檢視之下, 又丟了一堆, 全拜令人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這本書。說真的, 留著一堆沒用的東西只是成為人生的包袱而已, 讓我想起了電影up in the air。光是拆箱放東西就夠麻煩了, 還得四處挑選適用的傢俱, 以至於我們花了非常長的時間才把家裡從倉庫變成能住人的地方。

紐約的小旅行是臨時起意的, 我總是記得已經有小孩的朋友耳提面命著, 趁著還是兩人世界的時候好好的去些fine dining的餐廳吃吃飯或是看看電影, 於是我腦海裡就出現了一直朝思暮想的Per Se 。在波士頓要吃Fine dining不算難解決, 可以請保姆或是朋友幫忙看小孩, 但是要吃紐約的Fine Dining, 就麻煩很多, 然後心裡開始盤算著, 此時不吃Per Se, 之後要吃大概會是N年之後。早聞Per Se很難預約, 最好是在用餐日期的前一個月準時地在Per Se早上十點一開工就撥打電話進去, 雖然有在手機上設定reminder, 奇怪的是一點用都沒有, 不發出聲音也不會震動的, 第一次打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零七分, 打進去想當然爾就是嘟嘟嘟嘟的不通, 只好隔日再戰。隔天reminder一樣呈現廢柴狀態, 連google calendar的也是, 但非常神奇的我在9:59的時候猛然想起要打電話訂位這件事, 立刻拿起手機撥號, 接通的時候正好10點整, 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全身發熱又發抖(是有這麼緊張嗎)。接通之後聽到的是語音告知:目前忙線中請稍候, 搭配溫柔的音樂請我耐心等待, 就這樣等了20分鐘, 終於等到有位真人小姐拿起話筒跟我說話, 然後確定日期跟時間。訂完之後仍然心有餘悸(誤), 覺得很不可思議地訂到了。人啊, 有時候就是需要一點motivation, 不然就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 想說還有時間, 但事實上是, 你現在不做, 有很高的機率之後也不會。

在Per Se用餐的那天晚上是下著雪的, 窗外飄著雪很美, 對於食物很簡單的做個結論是, Thomas Keller的是親民溫暖的路線, 且充滿童趣, 沒有故弄玄虛的禪意, 扎實的誠懇沒有距離, 並容易理解, 至少, 能理解到一個層面。最驚喜的其實是甜點, fine dining一般的狀況下, 吃到最後肚子已經很撐了, 味覺也遲鈍了, 甜點的部分通常印象不深, 不過這餐的甜點非常優異, 尤其是巧克力慕斯捲的部分(原諒我忘了把菜單帶回, 不知本名是啥), 令人激賞, 即便我從來就不是個巧克力控。

菜包這天晚上不停地動來動去, 難道是因為知道吃到好料在裡面拂掌叫好嗎。仔細想想, 我們家菜包實在是吃得很好, 巴黎吃一圈, 還吃了兩間三星米其林, 有人說小孩的飲食習慣是從娘胎開始, 你餵她什麼他出來之後就會比較偏好在胎兒期間吃到的食物, 聽到這個說法之後, 為娘的我實在很害怕以後做菜沒給她擺盤他會給我翻桌啊。

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20140131-114606.jpg

年節這事, 在小時候就像是日常生活一樣, 沒有特別留心, 只覺得有好吃好玩的, 年復一年, 理所當然地過著, 好像如果有哪一次稍微馬虎過一點也不在意, 甚至對於某些繁文縟節感到麻煩。到異地生活之後, 這些傳統的年節則變得非過不可, 有時候還對有哪些習俗講究起來, 為的是維繫自己跟地球另一端的精神連結。

以前單身還住在城裡的時候, 過年就是和朋友到中餐館吃個年夜飯, 熱鬧熱鬧, 到後來生活中心漸漸變成只有我跟皮爺兩人之後, 每年除夕夜做點應景的吃食, 火鍋, 水餃, 紅豆年糕, 簡簡單單的過個年算數。不過這幾年只要一到除夕夜, 臉書就會被各家年夜飯洗版, 弄得我也很想煮一桌年夜飯來吃, 但今年身上扛了一個小朋友, 行動不便沒辦法, 只好改做個蘿蔔糕了。

除了吃之外, 比較容易想起的傳統大概就是紅包, 以前發給老師也發給同事過, 裡面只是放個penny好玩好玩。前幾天皮爺問我, 什麼時候他應該要穿紅色衣服, 是除夕那天還是大年初一呢? 我都忘了有這回事了, 這連帶的讓我聯想起小時候過年都會買新衣服新鞋來穿, 而且是除夕夜洗好澡之後就會換上, 跟父母說吉祥話之後領紅包, 然後看著吵鬧的賀歲節目守歲到深夜。

明年此時, 家裡就會多一個成員, 更像一個家了。心裡默默地想著, 明年開始, 我也要給小孩兒買新衣新鞋過新年, 發紅包, 做年菜, 貼春聯, 背景音樂放中國娃娃新年組曲。這些看起來很小的事情, 長大之後, 都會變成很有味道的回憶。

不能說的三個月

vBun2

古有名訓: 三個月不能說。

雖然在民俗上這是怕驚動胎神, 但以現時的情況來講也有他一番的道理, 畢竟前三個月都還在不穩定的時期, 提早通報周圍所友人, 接獲祝福當然是很好, 但如果沒有撐過三個月, 撇開內心失落感不說, 還要面對眾家親友的慰問, 熱情地介紹醫生跟祕方, 三不五時還要刺探消息, 還更麻煩。就算你自己覺得這是自然淘汰不太在乎, 但旁人不是你, 不見得能理解, 各種篤信鬼神和民俗療法的建議也會紛紛前來, 難以招架。

但是要三個月不能說, 某些時候是頗為痛苦, 尤其從孕前準備時期就會滿辛苦了。比方說喝酒, 平常對酒沒興趣的人沒差, 但對於平常喜歡品酒的人是有差的。醫生建議在準備時期就應該要戒了, 開獎之前並不知道中了沒, 安全起見乾脆不喝, 但周圍就是會有白目的人問你, 幹嘛不喝, 甚至在拒絕了一杯之後, 還給你下一杯, 以為你只是不喜歡上一杯的酒。在美國喝酒的社交文化很盛, 尤其是波士頓, 下班之後除了去酒吧也不會去別的地方, 或是各式各樣的慶祝場合也都會有酒。然後這個準備期, 也不知道會多久, 短則一個月, 長則遙遙無期, 所以就是日復一日地找理由推辭, 說是肚子痛或是身體不適(說戒酒是沒人會相信), 直到周圍人都放棄或是忘記為止。通常有過懷孕準備的人或者是女孩子家在這種時刻很容易藉此而猜測到, 內心微微的會心一笑, 這些朋友通常會很理解的不多問, 我衷心的感謝這些沈默的朋友。

除了要對於不吃生不喝酒這些情況編理由, 忐忑的心情也難以分享, 真的是說也不是, 不說也不是, 心理上的折騰之外, 生理上, 嗜睡噁心疲倦容易肚子餓這些情況導致日常作息的改變, 著實是頗為難熬。平常下班偶爾還會呆在城裡閑晃, 這個時期變得毫無氣力, 一下班就疲累, 一回家倒頭就睡, 朋友的邀約也只能再三推辭。

肚子餓這件事情, 一般來說忍一忍都可以過, 有時候忍一下就不餓了, 但懷孕期間的肚子餓, 那可真不是普通的餓, 會餓得令人發狂頭痛, 突然覺得虛弱, 連走出辦公室買飯都覺得沒力氣, 因此都要提前先去買飯。飢餓感常來的又急又快, 我的辦公座位常要準備食物預防飢餓的襲擊, 除了難以忍受, 還餓得很頻繁, 明明才吃了中飯沒多久, 又餓了, 而且最詭異的是我還沒長胖, 一開始還抓不準到底自己什麼時候會餓, 該吃什麼, 怎麼吃, 一段時間訓練下來, 歸納出了頻率之後就好辦事多了。我除了肚子餓, 比較奇怪的變化是沒有食慾, 沒有慾望促成的想像力就沒有辦法做菜, 每天醒來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找出一個讓自己想吃的東西, 免得肚子餓了不知道要吃什麼, 對於西餐一概不喜歡, 雖然很想要吃的東西全是台灣料理小吃等, 但這裡的中餐館多半油膩也不夠地道, 於是大多時候是以日本料理為主, 後來才漸漸的能吃些中餐。離家這麼多年, 最想家就是這個時候了, 如果每天都吃台灣食物的話有多好。想吃的東西吃不到, 即使退而求其次吃日本料理也不是到處都有, 即使每天都很努力的設立出想吃的目標, 每天想吃的東西確又變化無常, 可以說是天天都在跟慾望賽跑。肚子餓但又不知道要吃什麼在平常只是一件惱人的小事, 但在這個時期就變成像是每天都在水深火熱中求生那般的痛苦了。幸好, 我的痛苦也只有這些而已, 對於會害喜嘔吐的孕婦們致上由衷的敬意, 完全可以理解那會有多折磨人阿。

懷孕期間尤其是初期, 真的是五感的極致體驗, 各感官都是以放大狀態在感受的。皮膚敏感容易覺得冷(後期才會因為寶寶變成攜帶式暖爐而發熱), 聽覺變好, 更不用說幾乎所有孕婦都一定會俱備的靈敏嗅覺。有時候覺得孕婦不能喝酒還滿可惜的, 嗅覺變得敏感纖細, 走在自己前面十公尺的小姐身上飄來的氣味很明顯是早上用了很多的造型品然後中午去吃了炸雞的混合, 整個辦公室沒人注意到的油漆味只有自己知道, 一問之下發現了原來是某個同事帶了自己手工製作的茶几。

順利地度過三個月之後, 該抽的血也抽了, 該做的檢驗也做了, 完成了一趟的巴黎旅行, 我一直撐到四個月之後才公佈消息, 這時候比較煩惱的是取什麼暱稱好跟大家宣布, 因為寶寶出生的時候小龍年已經過了叫不了小籠包, 最後還是在親朋好友的集思廣益之下, 決定這個孩子要來叫他小菜包。至於為什麼是吃的, 因為, 吃吃團二代目當然是要以吃為名啊。

台南一日半

8521677803_e1fdfaa839_z

出國念書之前, 我是個城市鄉巴佬, 更是個宅人, 活動範圍離不開大台北地區。唸書的時候, 既沒錢也沒空, 光是趕作業都來不及了, 騰不出時間踏青郊遊。畢業之後工作, 人生最多的樂趣就是吃, 周圍好像也沒有什麼會開車到處出遊的朋友。那個時候, 還不時興什麼小旅行這種事, 網路也不發達, 一窩蜂地去哪個景點這種事和現在相比少得多, 所以離開台灣之前, 除了幾次旅行到過墾丁跟花東, 對於台北以外的城鎮瞭解少的可憐。

這幾年網路發達了, 加上社群媒體的興盛, 對於台灣有什麼好吃好玩的, 比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反而知道得更多。久聞台南府城處處好味吃食, 但每次回台灣的時間總是不夠用, 即使回去三個禮拜還是見不完所有的朋友, 就更難往中南部跑了。今年返台, 想要吃它一回, 但因為卡到過年又加上要去日本, 我怕時間不夠用在那邊猶豫半天, 最後下決心的不是我, 而是皮爺, 聽我說起有清晨五點出門才有可能吃到的魚腸湯, 眼睛都亮了。皮爺不算是很愛吃魚的人, 但是他喜歡嘗試各種有趣的食物。

8521699035_0a89ab951a_z

搭高鐵抵達台南之後已經將近中午, 我們立刻搭計程車到保安街附近開始覓食行動, 所有人氣小吃都排了長長的隊伍, 這時候只好看哪個隊伍移動速度快就去排哪間, 阿鳳浮水魚羹就成了我們在台南的第一餐。然後是對面的茂雄蝦仁肉圓, 人不多但是排非常久, 看著店家馬不停蹄地捏肉圓, 每回一籠的肉圓蒸好之後都好希望我就是這一輪的幸運兒, 只是通常有些客人都很大手筆, 一次就會去掉半籠, 然後你就要在汗涔涔的失望下繼續等待。好不容易輪到我們, 吃了第一口立刻覺得值回票價, 我很喜歡這種外皮不厚的肉圓, 小而巧, 滑潤鮮香又清爽, 吃的時候不會(肉圓)皮肉分離的圓滿融合。吞了肉圓的下一站則是阿龍香腸熟肉, 因為沒有做足功課, 我其實看不出來哪個是哪個…只好真的黑白切, 看前面的人點什麼就依樣畫葫蘆的點, 於是呢, 進食完畢之後, 我只能說這涼涼的肉類不是我的菜。

8521704299_f1bab28998_z

說來害羞, 我長這麼大, 是這~麼~大歐(阿是多大?), 還沒吃過棺材板!所以赤坎棺材板是一定要列入清單的, 從保安街走過去並不遠, 不過花了一點時間找店家的位置, 他在巷子的巷子內, 店裡人聲鼎沸, 眼睛要夠尖, 動作要夠快, 才能在早先的食客結賬走人的時候搶到位置坐下, 跟玩大風吹一樣。皮爺吃了一口說, 這不就是chicken pot pie嗎? 它還真的就是chicken pot pie我想。只是外包物變成吐司。吃完棺材板, 我們決定往飯店方向移動, 順路買杯雙全紅茶, 但說老實話, 我覺得這茶是還好…。

從地圖上看起來我們要步行的距離似乎不長, 實際上走起來還頗費時間, 我們身上的行李雖然不多, 但是要穿梭在騎樓跟人潮中, 就稍嫌累人了。路過刺繡莊, 皮爺很想進去看看, 他對於這方面的手工藝一向很喜愛, 店裡賣的東西樣式都引不起我的興趣, 但皮爺眼睛整個都發亮著, 真不愧是個外國人(誤)。最後選了兩幅刺繡帶回, 皮爺心滿意足地覺得自己是個很道地的旅人。回到飯店之後稍做歇息之後搭計程車去安平古堡一帶, 但是到了那邊, 已經傍晚, 古堡進不去, 附近人又好多, 早先喝了太多茶飲(雙全之外還喝了另外一家的珍奶)以至於心悸, 整個人很不舒適, 我很害怕要是我倒下怎麼辦, 計程車又很難叫, 皮爺人生地不熟的。但皮爺本人這時候倒是很chill, 我們先去全家買了水, 一咕嚕地喝下, 接下來就得等靠代謝來降低咖啡因, 他看旁邊夜市有空氣槍打氣球換點數的就忍不住手癢要玩, 順便藉此轉移我的注意力, 讓我輕鬆一點。說到空氣槍打氣球這遊戲, 皮爺算是高手, 之前在淡水的夜市就拍過他個人高超的射擊能力, 可以很迅速的十發十中, 所以常常拿了很多點數換獎品, 到後來也換到不知道要換什麼。

早先傍晚搭車過來的時候, 就已經知道交通管制了, 這下要回去就更困難, 叫不到計程車。好不容易找到個小七, 車子還是叫不到, 最後, 是在路邊招到車子的。這一個短短的安平行, 對我來說心情上並不安平, 下次再也不要喝那麼多茶了(掩面)。

8521864509_86d97b16ca_z

第二天, 清晨五點多, 在飯店叫了計程車, 司機問我們要去哪, 我們說要去吃無名虱目魚, 司機先生說, 哎呀, 前幾天過年都沒開呢, 如果今天開了我也要來吃一碗; 不遠處亮著燈火, 我們都很興奮它今天開門營業, 司機先生說, 有開ㄟ, 那我也來吃一碗吧, 等等吃完載你們回飯店吧。就這樣, 我們跟司機先生各自坐一桌, 我們點了一碗魚腸魚丸湯, 一碗虱目魚肚湯, 和兩碗澆鹹, 魚腸的滋味怎麼說呢, 有軟軟粉粉的部位也有脆脆的部位, 很新鮮無腥臭味(雖然其實還是有一點點點腥味, 但是就是魚本身會有的, 不是不新鮮的那種), 份量頗大, 一個人吃到最後可能會覺得有點可怕, 兩個人分吃會比較剛好, 我自己還是比較喜歡虱目魚肚, 軟軟嫩嫩的帶新鮮甜味。吃完之後, 司機先生真的載我們回去, 不過我們的目的地不是飯店, 而是下一站, 阿村牛肉湯。一路上, 司機先生很熱情地介紹其他家的牛肉湯以及比較了各大有名的鹹粥, 從昨天到今天搭計程車的經驗都好好, 台南的司機北北都好熱情歐。

到阿村牛肉湯的時候天剛亮, 路上還很冷清, 小小的店在幽微的早晨街道上裡發光, 現場有幾桌客人, 牛肉被切得薄薄的丟進熱湯裡, 半生半熟, 喝一口湯, 吃一口肉, 牛肉就是牛肉的清香味,沒有美國牛那樣腥羶濃厚的油脂味, 湯好清甜, 非常喜歡, 結帳了才想到應該要加湯多喝它一碗。喝完牛肉湯, 我們在沒有什麼人車的街道上晃著, 打算徒步走去國華街, 這次最遺憾的miss應該就是銀波布丁了吧, 連續路過都沒有賣。

8522976510_bac1242eae_z

國華街上有很多小吃, 真的非常方便打牙祭。我們到的時間很早, 照理說應該都還不到營業時間, 不過店家都紛紛拉起鐵門做準備了。金德春卷是第一個開始賣的, 我們就先買了一捲, 然後到隔壁的富盛號排隊等即將要出爐的碗稞。一邊等一邊就把春卷磕掉, 對我來說太甜了些。碗稞因為據說放涼比較好吃, 我們就拎著熱騰騰的碗稞到對面的阿松割包坐下, 點了豬舌包。阿松割包的味道和平常吃到的割包味道不太一樣, 比較清淡, 附的湯很好喝, 至此我真的覺得台南人好會煲湯啊, 怎麼什麼湯都這麼好喝。

8521871307_dd94d6a93a_z

這次大吃旅行意外的小收獲是同樣在國華街上的勤耕蛋糕, 我們經過的時候看到小熊圖案, 很好奇地停下來看一下, 皮爺是甜點控, 看到圓圓的蛋糕他就想要試試看, 所以就掏了20元買了一個長得很像雞蛋糕的輕乳酪蛋糕, 我們試吃一口之後對於溼潤柔軟的口感加上淡淡的乳酪香感到十分驚喜, 這個樣子不起眼的小蛋糕竟然只有20台幣, 立刻又買了一盒要帶回台北吃。

清早起床吃了這麼一圈之後才八點半。回飯店之後把涼了的碗稞吃完(涼了果然好味), 然後補個小眠, 再出去晃晃。忘記這天是大年初幾, 初五還是六吧, 許多店家開工, 走在路上遇到幾個大金爐, 火燒得旺, 期待來年運勢和這火勢一樣旺盛, 但這把火讓南臺灣的天氣顯得更熱了, 明明是冬天卻汗流不止。回台北的路上, 順道在高鐵站買了幾個布丁, 跟一些已經忘記是什麼來著的土產, 就這樣由吃開始, 然後在吃中結束了這次短短的台南行。

8524311284_2917d6e2a0_z

東京奢華小旅行(完)/次郎。壽司

jiro

/水谷鮨/
雖然許多人對水谷多有稱讚, 但此行的用餐經驗卻不能稱好。我們的座位是在L型吧台最邊邊, 因此有很多貫壽司都不是水谷本人捏製,而是水谷切好備好魚料, 請比較靠近我們的師傅捏好送上。由於最後捏製完成和端上的這道手續不是由水谷本人服務, 好像跨年演唱會最後壓軸不是大牌歌手一樣,令人感到稍許失落啊。加上水谷先生跟另一端的客人有說有笑, 和坐在角落的我們暗黑氣氛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但其實最失望的部分是醋飯, 人生第一口米其林三星的醋飯竟然是軟爛的, 讓我一度懷疑過去一整個人生吃過的醋飯是否都是錯誤的(汗)。幸好稍後在數寄屋次郎的用餐經驗平反了這個想法。如果軟爛有理, 倒也無彷, 但那黏膩口感始終沒有襯出什麼, 並且顯得突兀。這個季節盛產最多的是貝類, 在水谷鮨用餐的時候體會較為深刻, 至少有四五貫都是貝類, 牙口不好的人會覺得臉酸。我並不特別偏好貝類, 所以一直覺得有完沒完阿這東西。

/次郎。壽司/
這次的日本行, 最大的動機是為了來拜訪年歲已高的小野次郎, 尤其在看完紀錄片Dreams of Jiro之後。但網路上大家的說法令人擔心, 除了需要提早訂, 也可能要訂非常多次, 還需要當地的日本人幫忙代訂, 有人還甚至請當地友人先掏出兩萬日幣送去壽司店當訂金的故事。我們打算如果沒訂到數寄屋次郎或是備案水谷鮨, 就大清早去築地排壽司大, 所以這也是選擇入住步行只要十分鐘內就可到達築地的銀座三井花園飯店的原因之ㄧ。

飯店一訂好, 我們就立刻和飯店人員聯絡, 請他們幫忙代訂餐廳。想都沒想過, 竟然很順利的就訂到了數寄屋次郎, 連備案水谷鮨都一並訂到, 還都訂在同一天, 分別是午餐和晚餐。我們待在東京僅短短三天, 第一天飯店不能幫忙下訂, 最後一天傍晚要趕回去, 就這麼恰巧地訂在行程的第二天。因此還二度寫信和飯店確認餐廳地址, 怕是訂到次郎小兒子在六本木的店就白高興了(不是說他不好, 而是我們的目的就是要見次郎本尊阿!), 沒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我們要去吃小野次郎的壽司了!

老實說, 吃這一餐的心情很忐忑, 有些吃食的感受是需要經驗的堆疊才能領略, 壽司就是其中之一。我是近幾年才開始覺得壽司迷人, 但在美國很難吃到道地像樣的江戶前壽司, 回台灣也只零星吃過一兩家不錯的小店, 整個說來經驗值是很低的, 只能說是個入門者而已。內心深怕這餐完食之後無法理解箇中的細緻滋味而浪費了, 出發前買了本手指壽司臨時抱佛腳, 如果吃不懂, 至少也要知道自己吃到了什麼東西。然而, 美不美味也是很簡單的事, 很主觀也很直覺。如果要想一下他是否美味, 那就是不夠美味; 如果心神盪漾懷念不已, 還需要多贅言嗎?

為了不打擾到晚上的食慾, 下午逛銀座的時候盡量不要吃太多也不要讓自己太餓, 買好的甜點則是帶回去飯店留待吃完壽司之後再來享用。

數寄屋次郎如同大家所說的, 在一棟大樓的地下室裡, 這棟大樓裡的外觀看起來很平淡, 就像一般台灣的舊大樓一樣, 入口稍微費了一點點時間找到, 到店門口的時候, 時間還不到, 我們在外面稍微逗留了一下子, 也偷偷的看能不能瞥見小野次郎的身影。真正入席時, 我和皮爺都很興奮, 沒有想過電視上的場景活生生地在眼前出現, 次郎本尊出現的時候好比看到偶像巨星出場, 內心超激動的。次郎先生的神情很平和, 甚至覺得其實還滿親切的, 大概就是很平常心的表情吧。我後來其實一點也不覺得次郎有多嚴肅, 只是嚴謹和專注罷了, 席間他也會和比較相熟的客人說幾句話, 但不會讓人覺得是為了替沈默的氣氛解套, 而緊抓住一根浮木聊天製造聲音出來。重要的是他尊重每一個客人, 對待每個客人都是平等的。這種修煉出來的氛圍使人產生尊敬。

整個用餐過程的確滿快速的, 大概四十分鐘左右。有人說, 這樣的速度太緊湊, 不說話的吃飯方式很緊張, 吃完之後很撐, 以上的情況我卻沒有, 二十貫剛剛好吃飽。而我私以為,這緊湊的節奏是,享受吃食的要件之ㄧ,專心一致才使得整體經驗渾然天成而完整。進食過程中, 並沒有因為節奏的快速而受到干擾,反而是,讓自己隨時做好準備,配合著師傅的節拍,一起展演出吃食的表演,為了讓拍照減少影響入口的時間,眼睛隨時注意著師傅的手,在揑製同時便已做好拍照(註ㄧ)準備,一上來就拍,用左手拿相機,拍完立刻用右手抓起送入口中,也因此放棄出動大型相機,改用iPhone,畢竟只是要記錄。由於我們是這一個場次最先入座的客人, 我竟以一馬當先的姿態成為第一個完食的客人, 連皮爺都在我之後(掩面)。

連吃兩餐正統江戶前壽司之後, 才體會到鮪魚是壽司魚界的和牛這件事, 除了是紅肉魚, 食用的部位多樣, 但我印象中鮪魚總是酸酸的, 就算點了fatty tuna也是不怎麼喜歡, 所以從來不是鮪魚迷,但吃過水谷跟次郎之後, 才真的嘗到了鮪魚的美味, 不論肥瘦, 都各俱滋味。

二十貫用餐完畢, 我們被請到旁邊的桌子享用飯後甜點-哈密瓜, 因為不需要再趕進度, 這時候的心情相對也比較放鬆一些, 店家也沒有要趕人的意思, 我們就坐到覺得舒適了才起身離開。離開之前我左顧右盼, 看看是否可以和次郎先生合照, 後來看見有一組比我們先離開的客人在門口跟次郎先生合照了, 於是我們詢問店家看能否合照留念, 最後就以小野先生一貫的平和神情與我們合照作為此行的完美句點。

在步出大樓之後, 我和皮爺莫名其妙的興奮異常, 一邊走回飯店一邊熱烈的討論剛剛發生的一切, 像夢一樣的發生的晚餐, 主要的重點是, 太·美·味·了·吧!近年來吃fine dining吃到無感, 好像什麼都好但沒有特別令人感動的。壽司啊壽司, 看似簡潔的東西, 卻能擁有這麼讓人這麼感動的力量。而這個年初的感動直到現在, 經過了巴黎經過了Per Se(註二), 在2013年的最後一天, 都還回味無窮。

sushi

註ㄧ: 水谷鮨店內不能拍照, 數寄屋次郎可, 但只能拍食物不能拍人, 店家並且會貼心的放上防滑墊。數寄屋次郎並同時提供當日用餐的menu可供帶回, 水谷則無。

註二: 今年可以說是吃食鼎盛的一年, 年初吃了壽司, 年中去了一趟巴黎, 年末跑了一趟Per Se。

東京奢華小旅行(参)/築地銀座和其他

chickentailrice

/築地/

第二天早餐原本想要吃高橋但是日文不通所以很害怕, 還是不要去給師傅添麻煩好了。出發的前一陣子正好看到酪梨壽司稱讚了鳥藤銷魂的雞屁股飯, 沒有排隊隊伍也很棒。白飯上排滿滿的雞屁股, 加上昨天晚上吃的, 這趟小旅行吃的屁股實在好多啊。店裡小小的不過似乎有八成都是台灣人, 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受到了酪梨壽司的感召啊(笑)。

先前看氣象預告, 天氣都挺好, 但是這天竟然下起了雪, 穿著我那像綿羊一般的外套還是覺得有點冷, 因此無法逛得很暢快。來築地來的不夠早, 也爬不起來去觀覽買賣鮪魚的氣氛, 錯過了最熱絡的時間, 終究也只能看見一般的市場風貌, 但我真的很愛逛市場。

tsukichi

/銀座/

銀座, 印象中屬於成年人的地方, 名牌商店林立, 有許多高級壽司店, 我一直覺得應該會滿無聊的, 能逛又不能買, 而所謂的名牌店也不過就是那樣, 挑高, 奢華, 大玻璃, 禮貌而有態度的服務員, 櫥窗擺設也沒什麼驚喜, 這是我對紐約第五大道的印象, 何況名牌店到處都有分店, 我也不是名牌控, 想不出什麼理由要特別逛這裡。除了氣派, 就是距離感, 心裡更想要的是去自由之丘, 賣居家雜貨的地方。不過這次閒晃銀座的感想卻還不錯, 許多旗艦店不只是大跟貨色齊全, 在店面和櫥窗都有別出心裁的設計, 比方Uniqulo店內的Led跑馬燈聯排柱子, 或是Channel大樓外牆的動態投影等。
ginza

/地鐵和高鐵/

高鐵在美國這個飛機盛行的地方是不存在的, 因此對於皮爺來說, 這種不需要重重安檢, 高速方便又乾淨明亮舒適的交通工具讓他印象很好, 我們也都滿喜歡以搭乘高速火車的方式移動, 去年去意大利的時候搭了歐洲之星, 今年來到東京沒有機會搭新幹線, 那就搭一下剛啓用不久Skyliner吧!Skyliner搭乘的人不多,從機場到上野只要41分鐘還算滿快的。不過, 這速度當然比不上極高速行駛的新幹線, 甚至台灣高鐵都快許多, 多年前來東京的時候, 搭過一次到清水去, 至今仍然難忘那速度之快, 以至於看著窗外風景看得鬥雞眼到頭暈的情況, 希望有一天也可以帶皮爺體驗一下。

skyliner

當年第一次到東京的時候由於有地陪, 對於東京的地鐵系統無從熟悉起, 只從朋友口中聽說了”就算是住了二十年當地人也會搞不清楚”的東京車站傳說, 以至於一直有東京地鐵很複雜很難懂的印象, 現在網路比以前發達許多, 先前做了一些功課, 發現如果不到郊外去的話並不是太難理解, 也就只有JR, Metro跟都營三個系統, 功課先做好了, 其他的就等到了現場再說吧, 這次出發之前, 正好在機場瞥見hot spot租用, 一天租金不過兩三百台幣, 好奇的我們就租來試用看看, 這個嘗試為我們帶來萬分方便, 不管走到哪裡遇到不清楚的事情都可以上網查一下。實際上搭乘的經驗是滿好的也很容易上手, 不管是JR, Metro還是都營, 都有很詳細的指標, 許多月台上都有圖示表示前一站和下一站是哪裡以及方向, 車廂上也會有動態到站顯示, 除了有時候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各種系統的車是不是長得不一樣。

/天空樹和懶熊/

原本是計劃要爬上天空樹的, 無奈排隊人潮洶湧, 時間算一算會趕不上晚班飛機, 於是我們就逛一逛皮爺最愛的Rilakkuma(懶懶熊)專賣店, 買到高興再打道回府, 其實這個專賣店並不算是很大, 樣式都是比較新的, 有天空樹的限定款, 當然也有賣週年紀念款。可愛的三麗歐產品很多, 但他本人並不是什麼都喜歡, 最愛是懶懶熊, 問過他為什麼有的他不喜歡, 他是淡淡的說, 某某君的眼神看起來太空洞了, 這種答案不是日本人才會有的嗎?

skytree

東京奢華小旅行(貳)/拉麵, 串燒以及甜點

ramen

抵達東京的第一餐, 下飛機之後搭了skyliner到上野, 吃了個一蘭拉麵, 算是在拉麵的部分有個交代。一蘭拉麵的湯頭很好, 加一點辣也很好, 但我不喜歡過細麵條, 叉燒也普通。座位非常小, 帶著行李來吃有點失策。

yakitori

傍晚時刻原本想要再次回味橫濱天下鳥, 無奈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新橋店, 大概是關門了。但是新橋這裡什麼不多, 居酒屋特別多, 吃串燒不是太難的事情。比較難的是找到有賣烤雞屁股的店, 先是不知道雞屁股怎麼說, 再來是google出來之後拿著手機面對恐懼外文的日本店員, 尋問好幾家都說沒有賣。最後只好隨緣。第一家居酒屋貌似附近上班族都會來的地方, 屋內有許多西裝人士, 燒烤煙味很重, 只有站位, 菜單全文字, 沒圖片只好瞎猜, 想當然爾就點到了生菜沙拉這東西還想說肉在哪裡。第二家有位置坐, 用餐環境明亮, 但價錢略高, 東西一般, 雖然他們說有雞屁股, 但實際上菜出來比較像雞軟骨。一直到第三家, 店裡看起來沒什麼人, 但全木裝潢燈光昏暗頗有情調, 這裡就真的點到雞屁股了。連吃它兩串, 調味有點太鹹倒是。吃了一整個晚上的串燒快要反胃, 再怎麼懷念當年京都的橫濱天下鳥也只能就此作罷。下次再來日本吃串燒, 手指燒肉這本書一定要放在身上不要再放在旅館了。

dessert2

東京甜點名店很多, 尤其法國日本甜點一家親, 不乏國際大師駐店, 有許多附有座位可以坐下來享受的甜點名店。但這一路吃來, 我最喜歡的卻是松屋百貨地下街白雪亭的乳酪蛋糕卷(銀座 木挽町チーズロール), 很樸實很舒服。店面外觀很奢華的亨利卡本特(henri charpentier)甜點覺得一般, DALLOYAU的馬卡龍也普普, 多半都是外表很亮麗, 但味道不入心, 大概是因為我還是比較喜歡直率的東西吧。沒有特別喜歡巧克力的緣故, 所以世界冠軍Pierre Marcolini的滋味就不是很能解釋了。總的來說, 竟還沒有吃到一間比Lady M要讓我更喜歡的, 是我選錯東西了嗎Orz, 不過,銀座以外其他的甜點名店還有很多, 以後來東京再來吃吃看吧。

dessert

東京奢華小旅行(壹)/旅館也是出玩的經驗值

mistui2

今年年初的時候, 趁著回台灣過年, 決定為了小野次郎跑去東京小旅行一下。

三天兩夜的小旅行很短,除了縮小遊走範圍之外,也想把旅館住宿當成旅行經驗的一部份, 找尋好玩的、特色的或是充滿設計感的旅館入住, 從起居作息中體驗設計的細節, 24小時的五感體驗, 分秒不浪費。這次選擇銀座三井花園飯店(Mitsui Garden Hotel Ginza Premier)考量了幾個因素,一是靠近築地,二是因為可以看到東京鐵塔,三是義大利設計師Piero Lissoni作品。

一踏入位在十六樓的挑高大廳, 就會看見一整面的落地窗以及窗外的東京風景。坐在大廳內, 就可俯瞰汐留區林立的大樓以及不遠處的東京鐵塔。以往覺得大廳若不是在一樓總有些彆扭, 但如果不是在高處, 這種由外而入內的景色氣勢就不會有。風景之外, 深色調空間和極簡線條的淺色燈具家飾隱隱呈現低調的奢華感。大廳的隔壁是餐廳, 有一面玻璃隔牆, 大塊長直線條的透明深咖啡色壓克力板交錯斜落, 映著落地窗外的東京和餐廳內用膳的人影, 交織出曖昧難清的光影。

日本飯店房間普遍來說都蠻小的,但相對的在空間利用上的巧思就很有意思。進房間是一個狹長型的小走道, 還沒走到床舖擺放的區域之前, 我被走道之後右面一整片玻璃誤導, 以為房間很大, 結果只是利用鏡子製造空間大的假象。這是滿常見的空間製造法, 但一時不查還以為住到了大房間高興的勒。比較有趣的是浴室的玻璃隔幕設計。Superior房型的浴室不靠窗, 但浴室和房間中間有一道小玻璃窗, 在浴室內有一個開關控制玻璃變成完全透明或是不透明霧面, 所以只要把玻璃變透明, 就可以躺在浴室內透過窗看到房間落地窗外的景色, 這樣情趣的設計也滿適合情侶住宿, 至於一般友人同宿的話就要注意一下洗澡的時候有沒有把玻璃換上霧面的拉。(當然如果彼此不介意是也無所謂…)

整體來說對銀座三井的印象還滿好, 幫我們代訂到了兩間餐廳(數寄屋次郎和水谷鮨), 說英文也能通。銀座三井花園離JR新橋站還算近,附近也有地鐵經過, 交通上算是滿方便的, 但對於行李太多的人就稍嫌遠了一點, 要走上5-8分鐘左右才會到新橋。附近有一家唐吉柯德, 我們到最後才去那邊撿貨, 是說因為這次小旅行決定只帶登機箱, 回去也不打算拖運,所以瓶瓶罐罐的東西就沒買了, 皮爺找半天的WOW冰淇淋竟然這裡有賣。

(未完待續)

mitsui

mitsui3

mitsui4

日劇與食物的美味加乘


小林聰美的超熟土司廣告(註)

一切都要從Legal High說起。如果不是它, 我就不會開始追看堺雅人演過的日劇和電影, 也就不會從他演過的戲裡面, 一番搜尋之後又發現有興趣的關鍵字, 進而認識了這些美味的日劇。

料理日劇很多, 有一類是屬於大張旗鼓, 誇張華麗的, 總覺得離現實太遠, 不切實際, 你說在家怎麼可能弄出一條龍的餃子呢? 以至於一直對天才廚師的日劇系列興趣缺缺。我很喜歡平實的料理場面, 即使某個橋段的重心並不在於料理, 僅僅是生活的一景也自得其樂, 在螢幕這頭的我自以為自己是站在主角旁邊看著, 默默的看著他/她的料理過程, 仿佛偷偷地學到了兩招而暗自感到開心。而像這樣以生活場景來展示食物的日劇, 不論是料理過程, 或是日常家庭吃飯的場景, 都有呈現一股溫馨的氛圍。或許是如此, 這一類的戲劇漸漸出現了一派相當癒療系風格的日劇或日影, 比方說深夜食堂, 這齣每集只有三十分鐘的深夜日劇, 伴隨著一點點寂寞低吟的開場曲子, 油鍋的吱吱聲,食堂老闆的自白, 開始了夜的序幕, 和這世界上另外一部分人的生活。每每看到開頭廚師在做豬肉味增湯的畫面, 總是忍不住的想像吃起來的味道是什麼。又比如說海鷗食堂, 同樣有逃脫實際生活的意味, 不過清明很多。前者是一種暫時的依歸, 後者則賦予了一個理想境界的想像。海鷗食堂的故事從主角在芬蘭開了一家日本食堂開始, 堅持只做日常飯菜, 而不虛張聲勢地做日本人在海外比較能招徠客人的壽司。故事情節以幾個先後到訪的客人作為串連, 溫馨有趣但張力都不甚強烈, 後來類似的電影樂活俱樂部, 劇情起伏更像是一條直線到尾, 但這類的電影的重點通常也都不完全在於故事, 而是製造出一種淡淡的, 舒緩人心的氛圍。這兩部戲的女主角小林聰美的樣子很知性溫和, 同時帶有一種擅長家務事的樣貌。交叉搜索下, 找到了這些美味的戲背後的功臣, 料理設計師飯島奈美, 後來, 還買了她的書LIFE家庭味, 食譜寫的很詳盡, 一些小細節小撇步都有, 日本人出的食譜好像一直都有這樣的細心傾向。

飯島奈美擔任場景設計的戲不少, 除了知名的深夜食堂等, 還有電影南極料理人, 去年期待度最高的日劇Going My Home等。還有一部比較短的劇集, 天使的贈禮, 女主角是我覺得好久不見的觀月亞里沙(但其實她持續都有在演戲), 這部戲只有六集, 女主角倒霉到家, 男友跑了還落了一個拖油瓶給自己, 女主角沒有什麼太大的長處但就是很擅長料理, 其中一項食物是萩餅, 用紅豆泥包著糯米飯捏成一團的東西, 我一直很難想像這個東西味道是什麼。

南極料理人裡, 堺雅人在這部戲裡演一個對於食物的正確性以及美味很執著的人, 有時候他精心做出的生魚片套餐, 大家完全不在意的圇吞, 把他的用心忽略在一旁, 廚師內心開始滴血。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在寒冷的南極吃完了麵條, 但又不能沒有這個解鄉愁的味道, 必須要自己想辦法做出來, 於是就看到堺雅人用著有限的材料和麵, 還用腳踩來打麵。這種想吃吃不到只好想辦法自己做的事情, 看得心有戚戚焉, 長年待在國外, 想吃吃不到的東西可多了, 外面賣的多是三分樣, 偶爾吃一下聊以慰藉但又覺得缺了點靈魂, 而且有些小點小食並不普遍, 想吃還沒著落, 比方說我很愛的芋稞巧。想吃得發狂, 就會自己動手了。一堆留學生在台灣的時候根本不進廚房, 來了這裡全都副修廚藝了, 而且還修得有模有樣。真的開始動手, 會發現還真的沒什麼不能自己做的, 只是要不要花時間的問題。

Going My Home步調非常緩慢, 慢到等同於電影的一部日劇, 以至於收視不佳, 甚至低到比消費稅還低, 枉費了一籮筐的大牌演員, 山口智子的復出, 跟導演是枝裕和, 說是去年最杯具的日劇也不過。第一集之外, 我一直等到這一季快結束了沒什麼好看才開始追, 但其實耐性一點看, 便覺得這是一部慢性癒療的戲, 雖然看到最後我還是沒有理解劇情要說什麼, 但倒是學了一招簡單美味的白花椰菜濃湯, 先把白花椰跟芹菜炒過然後加水裡煮軟, 然後用食物調理棒把鍋裡的東西打成泥, 再加點調味料, 就變成了濃湯, 我自己會偷加玉米, 很暖和的一道湯品。

Legal High裡, 古美門經常諷刺黛是晨間劇女主角, 我進而認識了”晨間劇”三個字, 在On檔日劇想看的看完之後, 百無聊賴地點了海女姑娘出來看, 意外的覺得很有意思, 故事講述跟著媽媽跑回東北三陸的女主角, 愛上了當海女, 愛上了大海, 誘人的海膽便當, 每日現撈, 只做四十個便當在火車上賣, 看得嘴饞。最近在翻出了去年晨間劇幸福鐵板燒, 因為很多集都有製作大阪燒/廣島燒的畫面, 不論是攪拌麵糊還是在鐵板上翻面, 不自覺地自己好像記得了那些動作似的, 自己實作的時候記得了要把空氣拌進去, 煎的時候不要壓才能保持蓬鬆感。我還滿喜歡晨間劇會把場景設在不同的日本小鎮, 介紹了當地特色跟特產, 雖然很像教科書, 但是還滿生動的。

我原本以為古澤良太編劇的戲都會跟Legal High或是鈴木老師一樣都跟社會議題比較有關, 不過沒想到也出現了像美味的米飯這樣的懷舊溫馨劇, 每一集都會介紹一種米, 一道家常的米飯料理, 以及一首老歌, 角色或氣氛是部很傻勁甚至土氣的戲, 但只要有食物阿, 默默的一集一集看下去。

最近新找到的食物劇, 麵包和湯和貓咪好天氣, 一樣又是海鷗食堂的班底演員, 以及同樣的料理設計師飯島奈美, 不得不說整齣戲維持了以往一貫的癒療風格, 以往這個組合只出現在大螢幕, 現在也搬到電視上來製作成連續劇了。看著小林聰美做三明治的樣子, 不得不說日本人不管是什麼料理都喜歡做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 起司都是以三小片仔細地排上, 一樣的內容物換到了美國就變成豪邁的樣子, 哪管得了起司的長相。不過我猜想, 大概味道嘗起來也會是一樣的吧, 淡雅清爽, 絕不可能是豪邁不拘的。這部戲才剛上, 官網陳列了劇集裡出現的食物的食譜, 那個據說很好吃的雞蛋三明治, 又讓我蠢蠢慾動了啊。

註:小林聰美拍了一系列的超熟土司廣告, 咬下吐司瞬間發出的酥酥聲實在好犯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