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Aug 9th

出發





出發的前一晚,如同過去的慣性緊張,因為不安而焦躁著,除了頭痛無法入眠,發作一次蕁麻疹也不可避免。在MSN上找人抬槓聊天,一直到凌晨三點覺得還是要守住好寶寶規矩睡一下,就像是肚子不餓一樣要在正餐時間塞點小東西吃,買到不好喝的飲料還是會給他喝個幾口意思意思。

清晨六點,眼皮沉重也比不上沒搭到飛機嚴重。

出國唸書和出國玩樂在出發前一小時的行李收拾上,心情截然不同,哪個東西遺漏了,不是遺憾而已,而是牽涉到該用高級UPS快遞過來還是採取海運兩個月漫遊政策—重要性和預算的拉力戰。

結果我還是忘了帶手機…,幸虧發現的早,立刻折回家拿。飛機,我還是有趕上的。

機場

其實很害怕送機的情節,自己和父母隔著玻璃窗淚眼汪汪的相對,幸而我有兩位未來的室友同行,不只我有人作伴,連父母也有人作伴。我和室友們紛紛都在睡眠不足而昏迷的狀態,父母們卻自己高興聊開來還交換電話…-_-“…

飛機上

或許因為第一趟是飛往成田機場,對於即將第二次踏上東京而感到興奮,原有的緊張感稍稍被取代些;加上小熊的陪伴,在飛機上又多了些樂子可做,忙著拍小熊偶像劇照,緊張不知不覺悄悄地消失。

大概是胃口被養壞了,前兩次坐的飛機都有個人娛樂設施,這次坐UA的飛機沒有,剛開始心情真給他不好阿,付一樣的錢,爲什麼會有差別待遇呢?

消費天堂‧日本

連過境旅客的休息處都有可愛的販賣商店,還可使用美金購買,等待飛機到來的同時,就掏出了第一張美金…

第一個不順

在東京安檢時門響了四次。

HOW COME?

第一次, 脫了身上的隨身包,登機行李也放進安檢輸送帶。

逼逼逼!!

第二次, 脫了手錶。

逼逼逼!!

第三次, 拖了手鐲。

第四次, 脫了皮帶。

上次入境美國也沒這樣嚴格阿!連手錶也不行…(P.S.手錶是SEIKO 的LUKIA系列)

第二個不順

入境美國之後,在舊金山只有兩個小時的轉機時間,原以為很充分,誰知道,竟然在安檢的時候又出包。

入境之後第一件事情是等行李,這個還好,也不過就是等行李到,然後搞一輛大推車,把整整六十公斤的行李都堆上去,還有身上十幾公斤的隨身行李,然後推到要搭國內班機的登機處。而人呢,又要再做一次安檢。如果大家印象還在的話,應該知道911事件的飛機都是國內班機,所以他們現在對這點非常防範著。

我第一次遇到入境要拖鞋子的情況。為了怕遇上偷兒或搶匪時被洗劫一空流落街頭,遵守著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上的準則,我在鞋子偷藏了兩百元美金…。結果,鞋子一脫,大家都看到我的錢了…。(附註:後來因為雞蛋不同一籃的準則…我竟然搞丟了一百塊美金…因為實在是忘記自己到底放到哪裡去了…)

鞋子都脫了,皮帶也解了(因為我的皮帶上有金屬),錶也卸了,包包都交給機器去照X光了,想想在東京都檢查過了,應該沒啥大問題吧。結果,靠,X光竟然照出我的包包裡有尖銳物,海關人員立即把我的包包拿走,整個翻出來仔細檢查,最後問題出在我的修眉組合…裡面有一支小剪刀啦!!! 這支剪刀長得很尖銳,的確是像拿出來就可以威脅機長的武器。他們說要把我刀抽走。嗚,他是組合裡的一個成員,拿走了就不是一家人了啊!!不知道是什麼感情在作祟,總不想要自己有什麼東西被海關沒收,何況,這是一組的東西,少一個真的很怪異,平常沒啥完美主義的我,這時候到要求起完美來…= =…。好吧,海關先生,我要怎麼做才能保有我的可愛小剪刀呢?有個口因很重的海關人員批哩啪拉的說了一堆,我完全聽不懂,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了解他說我可以把我的剪刀拿去某個地方郵寄到我將要住的地方。為了保衛我的修眉組,即使已經一夜未闔眼還是精力充沛的在急迫的時間下去尋找所謂的郵寄處,但是才走到某個轉角,我就搞不清楚方向了,緊急著抓了路邊看起來應該是工作人員的老伯詢問,運氣很好,這位老伯竟然是會講中文的!他告訴我,我要去的地方超遠,回來一定趕不上飛機了,於是他帶我到旁邊的一個像小郵箱的地方,一步一步告訴我要怎麼樣填寫單子怎樣包起來,然後剛好我有信用卡,直接寫卡號給他們扣款就行了(現在想想我那時候真的很拼,14US我竟然花的下去…)。真是很感謝這位老伯,聽他說他也是從台灣來的,在異鄉碰到故鄉人,感覺特別親切阿。

待我回到原本檢查的地方時,我又得再排一次隊脫一次鞋一次皮帶一次錶,真他X的麻煩。難怪老伯說我會趕不上了。全部麻煩的事情重來一遍之後,我還得跑到我的登機口,看著最近的號碼離我的登機口號碼還遠得很,心裡七上八下的超怕趕不上,加上沒睡覺跟疲於奔命的操勞,一邊跑一邊喘的我真的很怕就這樣昏倒在機場。

還好我趕上了,在飛機起飛前五分鐘。

他馬的,下次我會記得不要再帶任何疑似危險物品上飛機了。(但是我的室友竟然是被檢查電腦,海關把它拿出來然後開機…,但是我和另外一位室友就沒被檢查這個部份了)

不過,他們竟然沒檢查出我鉛筆盒裡的小刀….

飛機餐

每次搭飛機最令人興奮的有兩件事情:第一是機上將要撥放的最新電影,其次就是飛機餐。

雖然很多人抱怨飛機餐很難吃,但是被安裝在一個固定大小盤子裡的多樣菜色,總讓喜歡新奇的我興奮不已,因為無法預期會出現什麼,加上每樣菜色都因空間上的限制,被巧妙地擺放在適當的位置,而飛機餐也正好符合我喜歡樣式多、份量少的用餐習性。

不過,美國人真的不懂中國菜。撘了幾次飛機,還是長榮的飛機餐最合胃口。即使是國泰的飛機餐,還是不太合我的台灣胃。然而,還是有出人意表的餐點囉,好比壽司、炒麵等等,我記得有個蛋糕超級好吃。

空姐

提到空姐,在大家的印象裡多半是浮現松島菜菜子那樣的氣質女性,臉蛋美身材高挑,不過,這種現象僅止於東方的航空公司,西方人可不來這套。UA全名是United Airline,那當然是老美風格的空姐嚕,美國的空姐其實不能叫做姐,很多都已經是三四十歲的媽媽級服務員。飛美國國內線時,我對一個滿頭銀髮的空服員印象深刻。因為那班機不知為何,旅客都還沒全部登機完畢,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