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校參觀日

不是一顆簡單的蛋

住在 YWCA 的好處,除了便宜、自由之外 ( 若寄人籬下總是得處處拘謹有禮貌 ) ,還附早晚餐。來到美國的第一頓早餐,發現了蛋 … 不是你想像中的簡單阿。我端著盤子來到點餐區,黑人阿姨問我要什麼,在弄不清楚美國人的早餐有哪些玩意兒之前,我什麼都 YES ,除了水煮蛋。一顆顆泡在水裡的蛋,即使我來自台灣,還是知道那是水煮蛋阿,應該不會太出人意表吧…。後來發現,怎麼其他人光是一個蛋就講了巴拉巴拉一長串,這麼複雜阿 ? 在台灣阿不就是一顆蛋兩顆蛋要不要蛋的分別而已嗎 ? 原來,蛋是可以另外叫的。好吧,拿出上次在 NY 的經驗,叫個 SCRAMBLE EGG 好歹感覺爽點,結果煎蛋的叔叔竟然問我要不要加 CHEESE ,嘿, cheese 這種美味的東西,那當然要啊!後來我在 YWCA 的三個禮拜幾乎有三分之二的早餐蛋都是叫 scramble egg with cheese 。

可憐的室友也想叫一樣的蛋,卻因為他已經排一輪早餐,被阿姨活生生的貼上了 ” 你已經拿過了吧 ” 的標籤,結果他什麼蛋也沒有。


U HAVE THE INFORMATION U WANT

根據估計,搬進新家之前的生活肯定十分需要來一張 T-PASS 暢行無阻,一早就計畫殺到離 YWCA 最近的 BackBay 站買一張。 ( 所謂最近,指的是最近能購買 PASS 的地方,這裡並不像紐約,每個地鐵站都有得買,還可刷卡! )

到 BackBay 之後,又要開始用破爛英文問 PASS 的事情,眼尖的我們看到 INFORMATION ,一般所謂的 INFORMATION 不就是遊客諮詢中心嗎?想必就是這裡了。

“May I buy a monthly T-pass ticket?”

“OH, ladies, you can't buy tickets here. Here is “Information Service”, but I think you have the correct information now” 售票口的黑人老兄幽默地說。

講半天,原來 BACKBAY 是個大站,除了地鐵也包括火車和通勤電車等等,我們還以為只是個地鐵站而已。所以 information 真的只是 for information ,要買票請到地鐵的售票口買啦。

SMFA

當初在台灣找室友的時候,非常恰巧的因為 A 因為 B 因為 C 的種種緣故認識了現任的兩名室友,他們一個是 SMFA 的學生,一個是 HARVARD 公衛的學生,在地理位置上剛好分別位在我的學校左右兩邊,地鐵站也剛好各差一站。

幾乎所有有經驗的留學生們都建議一到當地,就盡快去學校處理各項事務,所以這就列在我們行程上的第一站,我也趕快把身上的鉅款繳交給學校,免得夜長夢多阿。

由於地緣的關係,加上三個還很閒的新留學生,我們打算一邊辦事一邊參觀波士頓,反正時間多,就一起逛各自的校園開開眼界。

按照前進的方向,我們第一站抵達的是 SMFA 。

這是一所美術館附設的學校,學校全名是 School of Museum of Fine Art 。美國好像還滿多這樣的學校,而排名榜上第一的芝加哥藝術學院也是附設在博物館之下的。 SMFA 不大,但是空間很小巧精美,這是第一次參觀國外的校園和教室,感覺滿奇妙的。

MASSART

接下來是我期待已久的 MASSART 。

一開始還因為先看到宿舍上大大的 MASSART 字眼而搞混了方向。

找到 graduate office 之後,已經在學校小逛了一下 ( 因為先到 ADMISSION OFFICE 去 ) ,對於學校的建築物有點小失望,老實說我覺得 TOWER BUILDING 很醜,還有一些看起來跟建築物很不協調的作品擺設著。

到了 Graduate Office ,終於親眼見到 EMAIL 上的人名, Nadia, Eric 還有 Dean—George 。 Nadia 長得不太像西方人但是也不太像東方人,有點像是俄羅斯混有東方血統。她說她曾到過台灣半年,真是令人驚訝呢。另外好心讓我郵寄包裹到學校的 ERIC ,原來是個金色長髮男,講起話來很慵懶,跟 EMAIL 裡簡潔有力的感覺不太像。後來想想,信寫的短不是簡潔有力,而是懶 … ,哈。第一次來到 OFFICE 的感覺滿親切的,大家都會跟你聊聊阿,連 DEAN 都出來跟你聊天,還問我我的名字中文怎麼唸,呵呵。

HARVARD

傳說中的哈佛我們先參觀了公衛學院以及醫學院的校區,校本部在 CAMBRIDGE ,查理士河的另一端。不過這一端的校園也真夠大了,附近還有很多很多的醫院,難怪這個區域真的叫做 medical area 囉。

PIZZA一片兩元

中午小尾帶著我們到他上次來波士頓時吃到的好吃 pizza 店,但是好像時間不到半年,這家店已經換店名也換老闆了,只是還是一樣賣 pizza 。我還買了罐子上印有蜘蛛人圖案的汽水,只是因為覺得圖案很好笑 … 。

MALL

最後陪小尾來到 CAMBRIDGE 的哈佛校區,一出地鐵站口,很快就找到哈佛的辦公大樓。學校大就是這樣,什麼系統什麼服務都層層分離,不像我,繳學費跟問問題通通在一個辦公室就解決。小尾每件事情都得到不同的辦公室詢問和辦理,偏偏這些辦公室還在不同校區,硬生生地跨了一條河的距離,真麻煩…= =..。

進入辦公大樓之後,只有哈佛學生可以進入,門口有保鏢,我跟Zoe只能在樓下閒晃。

傳說中舉凡私立學校學生招收人數超多的幾乎都會被冠上學店之名。物價反映在成本上,看看他們的大樓多麼新穎,保鑣多麼帥氣,學校大樓的下面有幾家商店,儼然已經有 SHOPPING MALL 的架勢,學店算什麼,這裡可是 MALL 啊!

一個資料夾 3.9,是搶人嗎 …

除了學 MALL 之外,也順便逛了 HARVARD SQUARE 附近的商店,走進一家可愛的文具店,拿起一本 20 頁左右的透明資料夾,翻過來看到價錢: 3.9 。天阿,搶人阿,我在台灣買一本才 20 塊錢吶 !! 無怪乎人家說,在美國,你得把一元美金當成是 10 元的台幣在用,才能對於在美國的消費價錢有些概念。這個概念讓我深深的了解…自己的確是個窮人…T_T

漫長的Aug 9th

出發





出發的前一晚,如同過去的慣性緊張,因為不安而焦躁著,除了頭痛無法入眠,發作一次蕁麻疹也不可避免。在MSN上找人抬槓聊天,一直到凌晨三點覺得還是要守住好寶寶規矩睡一下,就像是肚子不餓一樣要在正餐時間塞點小東西吃,買到不好喝的飲料還是會給他喝個幾口意思意思。

清晨六點,眼皮沉重也比不上沒搭到飛機嚴重。

出國唸書和出國玩樂在出發前一小時的行李收拾上,心情截然不同,哪個東西遺漏了,不是遺憾而已,而是牽涉到該用高級UPS快遞過來還是採取海運兩個月漫遊政策—重要性和預算的拉力戰。

結果我還是忘了帶手機…,幸虧發現的早,立刻折回家拿。飛機,我還是有趕上的。

機場

其實很害怕送機的情節,自己和父母隔著玻璃窗淚眼汪汪的相對,幸而我有兩位未來的室友同行,不只我有人作伴,連父母也有人作伴。我和室友們紛紛都在睡眠不足而昏迷的狀態,父母們卻自己高興聊開來還交換電話…-_-“…

飛機上

或許因為第一趟是飛往成田機場,對於即將第二次踏上東京而感到興奮,原有的緊張感稍稍被取代些;加上小熊的陪伴,在飛機上又多了些樂子可做,忙著拍小熊偶像劇照,緊張不知不覺悄悄地消失。

大概是胃口被養壞了,前兩次坐的飛機都有個人娛樂設施,這次坐UA的飛機沒有,剛開始心情真給他不好阿,付一樣的錢,爲什麼會有差別待遇呢?

消費天堂‧日本

連過境旅客的休息處都有可愛的販賣商店,還可使用美金購買,等待飛機到來的同時,就掏出了第一張美金…

第一個不順

在東京安檢時門響了四次。

HOW COME?

第一次, 脫了身上的隨身包,登機行李也放進安檢輸送帶。

逼逼逼!!

第二次, 脫了手錶。

逼逼逼!!

第三次, 拖了手鐲。

第四次, 脫了皮帶。

上次入境美國也沒這樣嚴格阿!連手錶也不行…(P.S.手錶是SEIKO 的LUKIA系列)

第二個不順

入境美國之後,在舊金山只有兩個小時的轉機時間,原以為很充分,誰知道,竟然在安檢的時候又出包。

入境之後第一件事情是等行李,這個還好,也不過就是等行李到,然後搞一輛大推車,把整整六十公斤的行李都堆上去,還有身上十幾公斤的隨身行李,然後推到要搭國內班機的登機處。而人呢,又要再做一次安檢。如果大家印象還在的話,應該知道911事件的飛機都是國內班機,所以他們現在對這點非常防範著。

我第一次遇到入境要拖鞋子的情況。為了怕遇上偷兒或搶匪時被洗劫一空流落街頭,遵守著雞蛋不能放在同一個籃子上的準則,我在鞋子偷藏了兩百元美金…。結果,鞋子一脫,大家都看到我的錢了…。(附註:後來因為雞蛋不同一籃的準則…我竟然搞丟了一百塊美金…因為實在是忘記自己到底放到哪裡去了…)

鞋子都脫了,皮帶也解了(因為我的皮帶上有金屬),錶也卸了,包包都交給機器去照X光了,想想在東京都檢查過了,應該沒啥大問題吧。結果,靠,X光竟然照出我的包包裡有尖銳物,海關人員立即把我的包包拿走,整個翻出來仔細檢查,最後問題出在我的修眉組合…裡面有一支小剪刀啦!!! 這支剪刀長得很尖銳,的確是像拿出來就可以威脅機長的武器。他們說要把我刀抽走。嗚,他是組合裡的一個成員,拿走了就不是一家人了啊!!不知道是什麼感情在作祟,總不想要自己有什麼東西被海關沒收,何況,這是一組的東西,少一個真的很怪異,平常沒啥完美主義的我,這時候到要求起完美來…= =…。好吧,海關先生,我要怎麼做才能保有我的可愛小剪刀呢?有個口因很重的海關人員批哩啪拉的說了一堆,我完全聽不懂,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了解他說我可以把我的剪刀拿去某個地方郵寄到我將要住的地方。為了保衛我的修眉組,即使已經一夜未闔眼還是精力充沛的在急迫的時間下去尋找所謂的郵寄處,但是才走到某個轉角,我就搞不清楚方向了,緊急著抓了路邊看起來應該是工作人員的老伯詢問,運氣很好,這位老伯竟然是會講中文的!他告訴我,我要去的地方超遠,回來一定趕不上飛機了,於是他帶我到旁邊的一個像小郵箱的地方,一步一步告訴我要怎麼樣填寫單子怎樣包起來,然後剛好我有信用卡,直接寫卡號給他們扣款就行了(現在想想我那時候真的很拼,14US我竟然花的下去…)。真是很感謝這位老伯,聽他說他也是從台灣來的,在異鄉碰到故鄉人,感覺特別親切阿。

待我回到原本檢查的地方時,我又得再排一次隊脫一次鞋一次皮帶一次錶,真他X的麻煩。難怪老伯說我會趕不上了。全部麻煩的事情重來一遍之後,我還得跑到我的登機口,看著最近的號碼離我的登機口號碼還遠得很,心裡七上八下的超怕趕不上,加上沒睡覺跟疲於奔命的操勞,一邊跑一邊喘的我真的很怕就這樣昏倒在機場。

還好我趕上了,在飛機起飛前五分鐘。

他馬的,下次我會記得不要再帶任何疑似危險物品上飛機了。(但是我的室友竟然是被檢查電腦,海關把它拿出來然後開機…,但是我和另外一位室友就沒被檢查這個部份了)

不過,他們竟然沒檢查出我鉛筆盒裡的小刀….

飛機餐

每次搭飛機最令人興奮的有兩件事情:第一是機上將要撥放的最新電影,其次就是飛機餐。

雖然很多人抱怨飛機餐很難吃,但是被安裝在一個固定大小盤子裡的多樣菜色,總讓喜歡新奇的我興奮不已,因為無法預期會出現什麼,加上每樣菜色都因空間上的限制,被巧妙地擺放在適當的位置,而飛機餐也正好符合我喜歡樣式多、份量少的用餐習性。

不過,美國人真的不懂中國菜。撘了幾次飛機,還是長榮的飛機餐最合胃口。即使是國泰的飛機餐,還是不太合我的台灣胃。然而,還是有出人意表的餐點囉,好比壽司、炒麵等等,我記得有個蛋糕超級好吃。

空姐

提到空姐,在大家的印象裡多半是浮現松島菜菜子那樣的氣質女性,臉蛋美身材高挑,不過,這種現象僅止於東方的航空公司,西方人可不來這套。UA全名是United Airline,那當然是老美風格的空姐嚕,美國的空姐其實不能叫做姐,很多都已經是三四十歲的媽媽級服務員。飛美國國內線時,我對一個滿頭銀髮的空服員印象深刻。因為那班機不知為何,旅客都還沒全部登機完畢,規